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三十三节 脓点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三十三节 脓点


  陆为民没有等到假期结束才回宋州,而是6号下午就乘飞机返回了宋州。

  包泽涵给他带来一个预料之中的坏消息,苗奇伟的问题查实了。

  这虽然是一个坏消息,但是从虞莱给陆为民说了苗奇伟豪赌的事情之后,陆为民心里已经有了预感。

  这种一掷万金的豪赌,只要是官员,基本上没谁跑得掉,而且从陆为民前世中的经历来看,事实上像处级以上的官员,如果要认真逗硬的查处,估计多多少少都得有些不合规的方面。

  这年头焦裕禄式的干部不能说基本没有,而是绝对没有,因为时代变了,如果还要用五六十年代的标准来要求,根本做不到,就像公车私用一样,谁没有这种事情?有没有浪费过?有没有公款消费过?有没有公款旅游过?百分之百都有过,所以要指望现在的干部能赶上五六十年代的模范干部,那本身就不现实。

  能让纪委盯上的,那都是有原因的,要么就是过度自作死,要么就是其他因素牵扯进来,或者两者兼有。

  苗奇伟能力陆为民一直比较看好,他也或多或少听到过这家伙有点儿喜欢打牌,不过他当时也估摸着这家伙也就是和有些关系密切的“朋友”或者下属玩玩,一场输赢八千一万的,以这些县委书记的灰色收入,也能支撑得起,但是这一场二三十万就明显有问题了。

  有问题还张狂无忌,而且还被纪委盯上了,那么陆为民也就只能说这是自作死了,对这一类的干部。陆为民不会去保,也不可能去保,尤其是遇上包泽涵这种骨子里就对某些事情还有一种执着感和敏锐性的角色。

  *************************************************************************************************************************

  “问题初步已经查清楚的就有三个,都是好土地出让有关。”包泽涵的汇报言简意赅,垂着眼皮子看自己手中的资料。“其中在水岸金城2期的这块土地上,苗奇伟通过打招呼的方式同意昌江瑞恩房地产公司更改了容积率,由此收受对方120万现金和一辆奥迪tt轿车,现在这辆奥迪tt轿车交给一个叫江雁容的女人在开,我们通过对江雁容的核实,对方承认和苗奇伟是情人关系。目前江雁容在昌州经营一家卫浴门市,主要业务也是面向西塔房地产企业,……”

  陆为民听得头都有些大了,一笔查实的就是120万,还要搭上一辆奥迪tt。估摸着这就要挨边200万了,苗奇伟胆子之大,简直超出自己想象。

  “还有一笔也已经查实,是在出让天星湖东c3地块上,苗奇伟收受了鼎晖房地产公司80万现金,另外还从鼎晖房地产公司在昌州开发的一个锦云翠屏楼盘里以低价购买的方式购买了两套独栋别墅,其只支付了60万价款,而这两套独栋别墅初步估计起码在280万以上。”

  一个接一个的炸弹扔出来。在座的秦宝华、林钧都是脸色格外复杂,不过陆为民已经有些麻木了,200万和1000万的差别已经不大了。现在陆为民琢磨的是苗奇伟除了受贿和生活腐化之外,还会不会翻出其他问题来,这才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苗奇伟是在他手上提拔起来的,但是自己很快就离开了宋州,之后这三年多时间里,苗奇伟除了收受贿诺之外。他有没有其他违法行为,这才是关键。

  如果单纯的只是受贿。那就简单,就怕对方收受了这么多贿赂。觉得不稳当,就觉得还得要买个心安,把这些钱向上运作了,这才是最大的麻烦。

  在汇报的时候,包泽涵就一直很小心的观察着陆为民的表情变化。

  之前他向省纪委汇报的时候也就很明确的提出来,最好由省纪委来直接牵头,目前的情况已经有些不太适合由宋州市纪委来查处了,但是这个意见在纪委里引起了一些争议,乔书记支持由省纪委来牵头查处,但是最后却被叶书记否决了。

  叶书记提出来的意见就是目前宋州市纪委查处的干部还停留在处级干部上,从目前的格局来看,既可以由省纪委接手,也可以由市纪委查处,目前宋州市纪委也没有反映出宋州市委对宋州市纪委的工作有什么干扰干预和影响的情况,那么就应该要相信宋州市委,如果在查处工作中涉及到更高层面,或者有其他外部因素干扰,那么再由省纪委来接手更合适一些。

  这让包泽涵也很不理解,省纪委应该是很清楚陆为民和苗奇伟之间的关系的,可以说陆为民就是苗奇伟的恩主,虽然之后陆为民离开了宋州几年,但是如果他们之间真的存在这种利益关系,那么这种关系就不可能因为这离开几年就淡化,而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之前陆为民力推苗奇伟接任李幼君的县委书记也显现出了这方面的倾向,这更增加了包泽涵的怀疑,但这个意见却没有被接受,包泽涵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乔书记还是很含蓄的提醒了自己,要求在调查过程中注意方式方法和手段运用,如果发现有什么情况,及时向省纪委汇报,省纪委可以随时插手接过案子。

  但让包泽涵有些失望的是,他从陆为民有些阴沉的脸上看不出其他异样,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陆为民能干到市委书记这个位置上,这点城府也还是应该有的,否则那才是不正常了。

  “还有么?”陆为民寡淡的翻了一下笔记本,原子笔在食指和中指之间灵巧的滑动。

  “还有一笔也基本查清,西塔腾辉建筑公司在获取西峰山中空山大道建设工程项目时为了获得支持,向苗奇伟赠送了一辆丰田霸道越野车和50万现金,现在这辆丰田霸道越野车一直是苗奇伟私人在使用,但是是上的腾辉建筑公司的户头,苗奇伟本人也承认是腾辉建筑公司的确有意送给他,但他本人没有接受,只是同意借用,50万现金他本人承认,……”

  包泽涵干涩的声音在会议室里回荡,会议室门是掩上的,只有陆为民、秦宝华和林钧以及汇报的包泽涵四人。

  “唔,苗奇伟你们已经控制起来了吧?”陆为民其实知道苗奇伟在国庆前就已经被隐性的控制起来协助调查了,不过他没有多问,当时毕竟还是协助调差,而现在恐怕就真的成了接受调查了。

  “嗯。”包泽涵点头。

  “那有没有涉及到其他干部?”陆为民显得很洒脱,“涉及到土地和建筑工程,我估计这些开发商不可能只拜苗奇伟这一个码头吧,分管领导呢,部门单位呢?”

  包泽涵深深的看了陆为民一眼,继续点头,“西塔县国土局、建委、环保局都有部分干部牵扯其中,目前市纪委已经对西塔县国土局、建委和环保局相关人员采取了措施,另外西塔县常务副县长于跃龙也涉嫌收受贿赂在接受我们调查,……”

  “嗯,情理之中的事情,县长出问题,下边没有几个干部牵扯其中,说不过去。”陆为民吁了一口气,目光转向秦宝华和林钧,“宝华,老林,就这个事儿,说起来心里也还是有些不是滋味,苗奇伟还是1999年我在宋州担任市委副书记的时候提拔起来的干部,实事求是的说,我在他的提拔上负有责任,当时是我向童书记和魏市长推荐他担任县长,没想到会出这么大状况,所以说知人知面不知心,缺乏必要的监督措施,好人也可能变坏,而本身素质就有问题的人,那就更不得了。”

  “陆书记,你也不用自责,要说我也有责任,苗奇伟提拔的时候,组织部门也是经过严格考察的,我当时还是分管党群副书记,更有责任。”秦宝华倒是显得很淡然,“只能说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缺乏必要的监督机制,那么就难免要迷失在金钱和权力的诱惑之下,我看老包介绍,苗奇伟的问题主要还是出在2000年到2003年这三年间嘛,也是担任县长之后,可见也是在权力膨胀之后觉得可以随便伸手了,无人监督制约了才会酿成这种局面。”

  “嗯,宝华,我倒不是担心责任问题,如果有责任,该我承担的责任我们也不会推诿,我是担心苗奇伟的问题会不会牵扯到其他人,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陆为民悠悠道。

  “陆书记,你是说……?”秦宝华有些迟疑的问道。

  “唔,泽涵,现在有这方面的反映么?”陆为民点点头,平静的道:“我想真有的话,包括我在内,谁也躲不过,逃不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嘛。”

  继续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