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四十二节 不够看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四十二节 不够看


  左云鹏的心情很不好,即便是吕嘉薇的到来也没有让他的心情变得好多少。

  省委这个干部交流计划原本是该由组织部来发起和主导的,但是这一次却好像有了一些意外,方国纲的手伸得太长了一些,在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两个职务一肩挑的情况下属还有些不满足,居然还要伸手进组织部,这让左云鹏很是不满。

  但他知道现在再大的气,他也得忍着,不仅仅是方国纲现在的身份,更重要的,这明显得到了荣道声和杜崇山的授意。

  左云鹏还不清楚自己在哪样工作上让两位大老板不满意了,在他看来,自己的工作似乎和刚接任省长的杜崇山交葛不多,起码杜崇山在担任分管党群副书记时和自己的工作合作也还过得去,没啥太大的矛盾,那么对自己工作不太满意的就只能是来自于荣道声的态度了。

  当然这里边肯定也还是有方国纲自己的意图。

  方国纲这个时候伸手进组织部显然是要在下一步的党群工作中争取更多的主动权。

  本来分管党群副书记和组织部长就是一对很微妙的搭档,名义上副书记分管党群,负责日常党务工作,但是这日常党务工作具体到实处又有多少,组干工作有组织部,宣传工作有宣传部,政法工作有政法委,各自一把手都是常委,上边还有一个省委书记,可以说这个副书记的位置是很尴尬的,但是谁都有不敢忽视这个位置,没经历过这个位置。要想迈入正部级岗位,少之又少。

  换了是另外一个人,左云鹏也没有那么忌惮,哪怕是原来的杜崇山,但是方国纲。左云鹏不得不小心行事。

  方国纲在昌江工作时间太长了,抛开能力不说,,单论资历、人脉、底蕴,可以说样样都要强于自己,而且他也是干过一任组织部长的角色。可以说对于他来说,那就是驾轻就熟,要糊弄他,或者要敷衍他,不行。玩不过去。

  获得了荣道声支持的方国纲,自己也得俯首帖耳的听从,左云鹏还是有些自知之明的,这种情况下要去和对方别苗头,那就是自找没趣了。

  但这样却让左云鹏很是憋屈。

  虽然方国纲没有横挑鼻子竖挑眼,但是在和自己的沟通中,方国纲却很明确的提出来部里边有些工作没有抓住重点,没有领会到省委的真实意图。没有把握住工作的关键,没有落实省委的核心想法,语气虽然和缓。但是却很坚定的指出必须要改正过来。

  要改正,也就意味着前期组织部做的工作被一票否决了,这是左云鹏有些无法容忍的,这关系到组织部对下边地市州委的权威,也关乎自己在部里边的**,如果就这么悄无声息的低头了。日后部里边的工作还怎么开展?

  当然,左云鹏也知道不按照方国纲的意见来。恐怕也不行,对方既然摆明车马。那就是要达到目的,左云鹏希望在这之间求得一个折中。

  在这个问题上,他还有姚放这个盟友,但是这个盟友分量却还轻了一些。

  *********************************************************************************************************************************************************************

  “别的我不多说了,荣书记和杜省长都和我交换过意见了,老左,姚放,这项工作要抓紧。”方国纲大马金刀,坐在沙发里,语气温和,但气势却扑面而来。

  “我再强调一下,这一个交流计划的目的不是做做样子,也不是走走形式,省委的意图很明确,就是要通过尝试轮换干部来实现一个地方的发展理念和思路的改变,这一点上,我和涉及到的几个市州党委主要领导都交代过了,经济发展较好的地市党委要为落后地区输送优秀人才,帮助落后地区发展,这种人才的输送甚至比搞点儿对口援建和扶持更为重要,落后地区的市州党委要看清楚形势,要明白省委的意图,要坚决服从和执行省委的意见,省委组织部要对这些干部交流到各地的表现进行跟踪考核,……”

  左云鹏竭力让自己脸色好看一些,做到云淡风轻的模样,只是眉目间的阴霾却还是难以完全掩饰住。

  方国纲却懒得理这个家伙,这件事情上荣道声、杜崇山和他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可以这种情况下如果左云鹏还要不识时务叽叽歪歪,那只能说明这个家伙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了。

  可有的时候你还真就高估了某些人的情商,起码方国纲是这么认为的。

  “方书记,部里边会认真做好这项工作,只是我个人感觉是不是可以把交流的涉及范围在适当扩大一些,宋州、昆湖和丰州固然发展比较快,但是但是其他地市也有一些表现不错的干部,是不是可以纳入到一并来考虑,过于强调经济工作的能力,也会……”

  听见左云鹏的这番话,方国纲不由得一阵心火乱窜,本来这段时间他就很忙,中央迟迟未定谁来接任常务副省长,他还得要两边跑着,就有些疲倦,这项工作荣杜二人又很重视,一直盯着他,这会儿左云鹏这个蠢货居然还在这里叽歪,不敢去和荣道声正面叫板,却在自己面前翻弄嘴皮子,实在让人有些烦躁。

  “好了,老左,原则上我们不争论了,这是定下来了的,具体规则你们定,但我说了不是省委有什么偏见,这一次的目的就是一个,试点,那么就要鲜明的特征,省委确定了从宋州、昆湖和丰州甄选优秀干部,这不是提拔,而是一种考验,所以不要和部里选拔干部的日常方式并在一起。”方国纲有些不耐烦了,这个左云鹏是怎么回事,怎么真的还摆不端正自己的位置了,这种事情上还在讨价还价?真给了三分颜色就要开染坊了,“你和老姚都再好好琢磨一下啊,尽快拿出方案,和各地市委沟通协调好,把方案报送给荣书记、杜省长和我,就这么定了。我还有个会,你们俩在合计合计,我先走了。”

  *********************************************************************************************************************************************************************

  看见方国纲头也不回的夹起包离开,左云鹏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方国纲这样做就真的有点儿打自己脸的味道了,当着姚放如此,这把自己这个组织部长视为何物?

  姚放面无表情,只是低垂着眼睑,如老僧入定。

  左云鹏竭力把自己的心情平息下来,他知道这个时候越是愤怒,越是失态,也就越证明自己的无力和软弱。姚放不是自己的盟友,也仅仅是在某些具体事情上能够和自己站在一条线上,一点外部条件有变,这个家伙又会毫不犹豫的改换门庭。

  “老姚,看来方书记对这件事情很上心啊。”左云鹏自我解嘲的笑了笑,“对部里边这项工作的安排不太满意,你觉得呢?”

  姚放抬起眼睑,做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思考了一下:“可能是省委主要领导对这件事情的重视程度更高吧,让方书记也有些急躁了。”

  没盐没味的一句话让左云鹏真的有些无语,这算是个什么意见?

  左云鹏望向姚放的目光里已经多了几分鄙屑和轻蔑,见利就争,风色不对就闪,这家伙也就这点儿底气了。

  姚放是真不愿意掺和在这事儿里边去,方国纲已经摆明态度对眼前这一位的一些小心思不满意了,方国纲可不是杜崇山,那是在昌江政坛浸淫几十年的牛人,从市委书记到副省长,再到组织部长,常务副省长,副书记,每一个岗位上都留下了极深的烙印,你左云鹏要和方国纲斗法,那就太嫩了点儿。

  更重要的是方国纲在这件事情上得到了荣杜二人的支持,或者说这根本就是荣杜二人授意方国纲来执行而已,你左云鹏何德何能敢和这三位叫板?当然左云鹏不是叫板,就是想要借机搭船,但就这样也不行,你逾越了,超出了自己的能力和职权范围,所以方国纲不给你面子,要打你的脸。

  别以为你是个组织部长就可以人五人六了,在方国纲面前还真不够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