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六十四节 境遇

第十七卷 花枝俏 第一百六十四节 境遇


  苏彤同样遭遇了麻烦。

  或许比杜玉琦遇到的问题稍微好一些,那就是起码她还有一个能理解她的丈夫,虽然丈夫其实也对这事儿有些不以为然。

  杜玉琦虽然半句都未提到过她自己的家庭,但这恰恰说明了很多问题。

  陆为民甚至怀疑杜玉琦之所以逃避而去甘省对口支援,很大程度估计也是对自己家庭的失望,这个家庭主要是指家庭里的顶梁柱——丈夫。

  遇上这种事情,一个女人却没有自己丈夫的支持,那无疑是非常悲哀的,在陆为民看来,杜玉琦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支撑下来,难能可贵,这也是他之所以愿意施以援手的主要原因。

  华民集团的确有意要建立一个公益性质的基金会来履行的社会义务责任,但是却没有这么急。

  陆为民很突兀的提出要推荐一个人去负责基金会,自然也让陆志华很是诧异,免不了就要问一个一二三。

  陆为民花了四十分钟电话说服了陆志华,然后又分别说服了杜启立、崔磊二人,除了陆志华外,杜启立和崔磊两人是华民集团董事会成员,也是陆志华最重要的助手,这样一个举措也不是儿戏。

  按照陆志华的意见,既然要做,那就一定要做好,华民集团计划第一步先拿出3000万元,首个项目应该是以支持教育为主,尤其是贫困地区教育扶持,其次会考虑扶贫项目。

  搞这个基金会是一个长期的工作,像华民集团这样的企业一旦要搞,肯定会持之以恒。这既是一项对社会责任义务的承诺兑现,同时也是对企业品牌形象的一个长期塑造。

  正是陆为民一力推荐,才让杜启立和崔磊同意,只不过杜玉琦那边还有些犹豫,当然陆为民也能理解杜玉琦的担心。

  苏彤的问题在于她过于理想化的看问题了。

  她以为她是光明正大的竞争。公开的竞聘,演讲,代表和领导打分,似乎一切都很完美,当然结果不完美,她败下阵来。而且还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污水抹黑,让她为此伤痕累累。

  这也罢了,她以为竞争既然结束,她已经失败,那么一切就恢复正常。没想到当选的副主任和上边觉得她不按组织意图来的领导都因此而对她“另眼相看”,现在她发现自己在校办里成了一个多余人,既没有人给她安排什么工作,也没有人说她什么,但是她就觉得自己就这样被慢慢的边缘化了。

  这份滋味让她无法接受。

  如果她已经是四十五岁以上,那也就罢了,她可以忍,可以熬。但是现在她才三十五,她不可能为此熬十几年。

  两天的接触下来,陆为民对苏彤的印象很好。甚至超出了预料,他觉得自己应当帮一帮这个同学。

  和顾天来不一样,顾天来那边,陆为民会看情况而定,也就是说要有合适机会,他才会考虑。而苏彤这边,他是打心底想帮一帮。

  第二天他就给花幼兰打了电话。表示自己会在近期去拜会她,顺带问了怎么联系她的秘书。

  不出所料。花幼兰的秘书未定,暂时还由省府办一位副主任临时代替。

  根据陆为民的了解,花幼兰在这方面是比较挑剔的一个人,作为贴身秘书,花幼兰素来要求很严很高,她不轻易换秘书,但是原任秘书已经留在团中央了,到湘省孑然一身而来,那么肯定会在秘书的选择问题上十分慎重,所以到现在还没有正式选定秘书也很正常。

  对于推荐秘书陆为民当然不可能在电话里就大马金刀的提了,他准备面见花幼兰之后再来考虑。

  出于对花幼兰性格的了解,陆为民觉得对方应该会比较认同苏彤这样的风格,坦率大方,有自己的坚持,但是却又不是那种完全不明时务的,当然不足肯定有,但相较于本质来说,就无关紧要了。

  *********************************************************************************************************************************************************************

  几天的休整让陆为民的神经得到了彻底的放松,的确,和同学在一起,哪怕知晓有些同学是有想法的,但是毕竟那也不涉及最直接的现实利益,很多话题可以放得很开,丢开了所有的面具,彻底融入到回忆大学时代的情境中,的确有一种让人乐而忘返的感觉。

  当然作为厅级干部,尤其还是86级这样距离离校时间不长的学子,陆为民和曹朗的发展前景自然也被学校看在眼里,骆康的情况也一样,已经名列《企业家》富豪榜上的人物,哪怕是以家族身份进入,但是仍然足以让岭南大学感到自豪了。

  在目前包括福布斯富豪榜、《企业家》富豪榜、胡润富豪榜这三大最具影响力的排行榜上,岭南大学毕业学子数量根本挤不进场,不说和北大、浙大、清华和复旦这些大学相比,就连和同城的华南理工大和暨南大学都远不及,这也让岭南大学校方很是遗憾,现在终于出了一个富豪榜上人物,骆康自然就成了一张名片和头牌。

  这几天里骆康受到的殊遇甚至超过了曹朗和陆为民,毕竟在经济社会,创富这个词语更具有吸引力,官场上需要步步为营,而商场上则是千变万化,也许一遇风云便化龙,骆康也三十六岁之龄边荣登富豪榜百强之列,自然也就成为校方希望塑造出来的一个创业造富典范了。

  一直到陆为民和曹朗离开广*州时,骆康仍然被校方挽留着,校方希望骆康能够抽时间为即将毕业的学弟们做一次小范围演讲,谈一谈在创业和工作生活中的一些感悟,分享一下创业的经验。

  这也算是给骆康除了一道难题,骆康性格本来就有点儿内向,也只有在熟人面前稍微健谈一些,这要然他去面对陌生的学弟学妹们,这不是要让他命么?但学校的殷勤挽留他又不能置之不理,而且学校也说得很在理,天马化工集团也一样需要更多的仁人志士加盟,在学校做一番演讲,也能为天马化工吸引更多的人才。

  反正在陆为民和曹朗离开广*州时,骆康还在修改着演讲稿,这也差点儿让曹朗和陆为民笑破肚皮。

  杜玉琦仍然没有给陆为民回音,不过陆为民也不在意,他相信对方最终会做出一个明智的选择,无论接受还是不接受。

  陆为民没有直接飞昌州,而是飞了沪上。

  来之前他虽然在沪上停留了一晚,但是主要是应对吕嘉薇,回宋州之前,他还想去看看孩子和隋立媛,现在他越来越忙,对隋立媛这边的看顾机会也越来越少,虽然隋立媛从未提及,但是陆为民问心有愧,只能抓住一切机会弥补了。

  *********************************************************************************************************************************************************************

  隋立媛的打扮丝毫看不出已经是四十岁的女人了,这个女人越来越会打扮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居移气,养移体,隋立媛也是越发注重自己日常修饰打扮,尤其是在日常保养和服饰的搭配上,也是日益讲究。

  一条深色的长裙搭配着一件藕荷色的丝质衬衣,略带蕾丝花边的袖沿和领边,外罩一件小外套,成熟中略带几分活泼味道,很适合隋立媛目前的风格。

  “公司那边没事儿了?”坐在沙发上,接过隋立媛递过来的咖啡,呷了一口,在冲泡咖啡的水平上隋立媛已非吴下阿蒙,在香港带孩子的期间,没事儿她也就自个儿琢磨锻炼,插花这些本事都有了点儿。

  “没啥大事儿,我就先回来了。”隋立媛挨着陆为民坐下,菲佣带着孩子在外边花园里玩儿,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我现在就是相当于替他们看看家,大事儿都是他们在定,公司变化也挺大,从内部提拔了一些,也从外边招聘了一些,搭配着,还在磨合期。另外我也报了沪上财大的管理课程,没事儿学一学,像你说的,活到老,学到老,总能增长点儿。”

  陆为民讶然的扬起眉毛看了她一眼,前段时间隋立媛还在说不想学习了,觉得年龄大了,这会儿又改变主意了,“怎么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