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节 我更放心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节 我更放心


  秦宝华明白陆为民话语里的含义,基本上是认可了省公安厅的推荐人选,当然认可归认可,但是也还是要讨价还价一番,最后才能按照程序来走。

  对宋子元的表现还要听其言观其行,公安局长人选非比寻常,关系一方,在这个人选上慎重一些秦宝华也是赞同的。

  奥迪车里两个人的交谈还在继续。

  “明年就要多辛苦宝华你了,我可以好好休整一下,说实话,我对中央党校是仰慕已久了,一直未能有机会去深造一下,心里也正遗憾得紧,这一次总算是如愿以偿了。”陆为民话语里充满了喜悦,是真实的,并非那种口头。

  秦宝华在担任市委副书记期间就已经到中央党校进行过了,预计下一轮进修得要几年后了。

  “是个难得的机会,不过陆书记,今年担子可是够重,你可不能彻底撒手,还得随时把我们掌舵把脉,没事儿星期五飞回来,星期天下午走也来得及。”秦宝华语气里也是很诚恳,并没有假惺惺的味道。

  她心里是真的不踏实,虽然陆为民的离开对自己来说是一个难得锻炼机缘,但是谁都知道今年极其关键,宋州已经把昆湖和昌州拉开了相当距离,可以说如果没有特别的变故,昆湖和昌州再想要撵上来是很难了,但省里给宋州已经隐约安排了新的目标,那就是要三年内冲击全国城市经济前二十强。

  虽然这个目标从无哪位领导明确提出来过,但是包括陆为民和秦宝华也都收到过领导或明或暗的提点,原来领导可从来没有这么清楚而频繁的提到这些情况,那是因为昌江省从没有哪一个城市具备这个冲击这个的实力。但现在时不时有领导在和自己的谈话中要提到沿海某个城市的发展路径或者方式,谈到他们的经济发展动向,话里话外也就要冒出来这个城市目前排在了城市gdp排行榜上的多少位,比如佛*山2003年的gdp是接近1400亿,排在18位。而2004年则达到了1650亿,仍然排在18位,但石家*庄2004年的gdp冲到了1630亿,第一次冲进了20强,而在此之前,石家*庄是从未进入过前20强的。

  当然这个榜是一个不太准确或者规范的榜。其中既包括副省级城市,也包括京津沪渝这样的直辖市,也包括如苏*州、无*锡、佛*山、烟*台这样的普通地级市,如此混在一起来进行评比,似乎有些不合情理。但是这却是全中国所有城市最直观的一个对比,没啥可说的,就是gdp绝对值的对比,直接而明确,不管你是直辖市还是普通地级市还是副省级城市或者经济特区,是骡子是马,都拉出来遛,所以苏州、无锡这样的普通地级市一样可以力压副省级城市、经济特区甚至直辖市。而你副省级城市一样可以在榜上无名。

  这是一个相当“势利”而又真实直白的榜,尤其是在18位至20位之间,那是经常城头变幻大王旗。今年上榜,明年下榜,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有些城市原来一直在榜上,但是下榜之后就再没有回到过榜上,而有的城市则是原来不在榜上。但一旦上榜之后就再没有下来过,而且位置还在不断向前攀升。也有的城市偶尔昙花一现上过榜,但是就再无踪影。还有的城市从一有这个榜开始就从未下过榜。

  对于昌江来说,之前这个榜只能是仰望。

  2001年时,这个前二十强的门槛是1000亿的gdp,而当时全省经济最强的昌州gdp不过472亿,不到门槛线的一半,而到了2003年时,第20名,也就是门槛是1360亿的济*南,而昌江经济头牌是昆湖,gdp610亿甚至连一半都没有到,距离还在拉大。

  2004年情况略有变化,宋州的突飞猛进,gdp一举破了千亿,而这个城市gdp排行榜的门槛是1600亿,最后一名是石家*庄,距离第一次缩小到了一半以内,而且宋州表现出来的强势增速,也让昌江省委的领导们心里第一次产生出了觊觎这个榜位的野心。

  不指望一年能够冲击这个榜位,但是两年呢,三年呢?2005年不行,2006年行不行,2007年行不行?无论是陆为民还是秦宝华都能从省委主要领导心中感受到这份热切,诚然,昌江是内陆不发达省份,但是却不能一直以老眼光看人,不发达省份的形象也在不断改观,昌江改革开放也在结出硕果,昌江省委希望能够通过这个现象来向全国证明昌江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取得的成就,宋州不能辜负省委的期望。

  要实现这个目标,陆为民和秦宝华都隐约琢磨过,起码要连续三年保持百分之三十五以上的增速,才有可能触及这个城市实力榜的门槛线。

  陆为民和秦宝华都认定,要连续三年保持百分之三十五以上增速很困难,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今年的大好势头,尤其是遂安太阳能光伏产业和多晶硅产业以及经开区、苏谯的几个大项目比如蒂森电梯、华达蒂森特种钢材等陆续开工建成投产带来的冲击力,力争在今年把增速能维持在去年的水准,然后明后年力争稳一稳,增速可以降一些,那么也能够达到这个目标。

  “呵呵,宝华,别这么没底气,今年框架咱们不是已经搭好了么?”陆为民瞥了一眼秦宝华,摇摇头,“我有这个信心,咱们宋州今年不会比去年差多少,凭啥?就凭咱们手里边有货,手里有货,心里就不慌啊,遂安今年爆发式增长是必然,而且明后年也会呈现出一个高增长态势,这是国外市场的火爆决定了的,我研究过欧美太阳能光伏市场,会有持续几年的火爆期,我估摸着苏谯和麓溪要想和遂安争夺这个全省十强县冠军够呛,当然这话暂时还就只有咱们两人说说,别漏出来,要不曹孟非又得翘尾巴,池枫和赵大恒又要说我们是长遂安志气,灭了他们威风了。”

  又顿了一顿,陆为民继续道:“苏谯也产业升级作为向导的方向是非常明智而科学的,我相信苏谯有这个方针指导,会保持一个持续的向好期,经开区不用说,郁波还是有些眼光的,把工业机器人制造产业确定为了宋州经开区的第一主导产业,我觉得短期内也许见不出什么来,但从长远来看,这也许是我们宋州今后经济最耀眼的一个看点。麓溪正在就自身的产业格局进行重新定位,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明智之举,确立自己的商贸物流中心地位,选择一些较为高端和具有一定规模的核心产业壮大,同时将一些低端的、规模较小的企业转移到周边要素价格更低的县份,这符合市场经济规律,也能促进麓城这样的县份发展。只要这几个区县的经济稳得住,我们心里就有底气,至于说叶河的产业细化,沙洲、宋城的产业新规划和第三产业发展,烈山强化优势产业结构,西塔继续保持其主导产业发展优势,梓城的现代农业特色发挥,泽口自我蜕变,那都是锦上添花。”

  “我们不能苛求每个区县都能随时绽放,但是我们要确保每个区县都能在合适时候展示出它们具有其生命力的一面,宋州加上经开区十二个区县,只要随时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区县保持着良性发展的态势,我想我们宋州就是成功的。经济发展有其一定规律,不可能一直一帆顺风,总有起落,经济危机说是资本主义的特有产物,但是随着经济全球化,我们国家早已经融入到了全球经济体系中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受其影响也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要做的也就是趋利避害,壮大自己,让自身经济结构更优化,更能引领潮流,更能经得起风浪而已。”

  被陆为民这滔滔不绝的长篇大论倒是鼓起了信心,秦宝华也是满怀雄心,“陆书记,你这么一说如果我都还没信心,那也太逊了,放心吧,这一年我就是拼死拼活也得要扛过去,扛到你回来,不过我还是那句话,你没事儿里有周末回宋州来,宋州现在不是已经开通了飞京沪的航线么?每天都有航班,多便捷,一个多小时而已,有你回来给咱们讲一讲党校的所见所闻,让咱们也了解一下外边大势,咱们心里也更有底。”

  “行了,行了。”陆为民也笑了起来,“有机会我会回来的,不过我回来也不会参加市里的会议和活动,除非有特殊情况。不过我们俩有时间沟通一下倒是没啥,说实话我也舍不得走,但是我想你也需要一个机会证明一下自我,这是个机会,宝华,我这话有点儿像大话,但是也是实话,我不可能在宋州呆很多年吧,今年,明年,也许后年,但再往后呢?总归要交棒吧,我希望能把宋州交到你手上,我更放心。”

  秦宝华目光迎上陆为民的目光,点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