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九节 年末事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九节 年末事


  2005年的春节对于宋州干部来说是热闹幸福的,首先宋州赢得了全省经济增速第一和gdp总量头名的双料冠军,同样这也带来了一系列好处,比如财政大幅度增收,市和区县两级都出现了这种势头,这对于普通干部来说是个好消息,这也就意味着在年底年终考核奖上,会有一个较大的增长幅度,同时各类评比的单项奖数量和含金量都会有较大提高,说得再直白一点,那就是干部们年低收入会比去年有一个较大增长,这是最让人愉悦的。

  年底是忙碌的,忙碌让人感到充实,同样也让人有盼头,年终奖数量关乎每个干部能拿回家的数量,也关系到这个年能不能过得宽松。

  对于领导们来说,2005年的春节同样是一个让人心情愉快的春节,宋州终于突破了这几年的惯例,麓城史无前例的跨入了十强县,这也就意味着宋州下辖区县几乎要占去十强县半壁江山了,这是宋州经济崛起的一个最典型信号。

  目前宋州已经有四个gdp过百亿的经济强县(区),苏谯156亿,麓溪154亿,遂安141亿,麓城125亿,近这四个区县的gdp就达到了576亿,占去全市gdp的大半,宋州的经济版图也呈现出了两极分化的趋势,第一板块自然就是这四个区县,如果把发展势头同样迅猛的经开区加上的话,可以算是第一集团,第二集团则是叶河、西塔、烈山三个原本基数比较小,但是这几年发展势头很猛的县份。现在这三个县的gdp总量都已经过了80亿,西塔最高达到了89亿,烈山次之,86亿,叶河再次。84亿,剩下的就是第三集团,梓城、泽口,还有两个老城区沙洲和宋城。

  第三集团的情况略有不同,梓城和泽口属一类,典型农业县。基础薄弱,前期发展不得法,没有找到合适的路径,一直在低位徘徊,但目前已经有了一些起色;沙洲和宋城情况相若。老城区,原本是有一定底子的,但是在产业发展和培育上三心二意,没有培育其真正的主导产业,也是在班子调整之后才开始转向,尤其是开始注重除房地产业之外的其他产业,去年增速也不算慢,都超过了40%的增速。但是由于前几年速度的趋缓,已经和西塔、烈山、叶河三个县拉开了明显的距离。

  宋城去年的gdp达到了58亿,而沙洲则突破50亿大关。梓城去年固定资产投资规模增速仅次于遂安,主要集中在公路和现代农业的多个项目上马上,也拉动了建筑业增长势头,去年gdp实现了33亿,算是一个历史性的突破,泽口状况最糟糕。但是也算是从下半年有了较为明显的改观,实现gdp22亿。但估计今年状况会有一个好转。

  第三板块的四个区县人口总量和第一板块的五个区县相若,但是在gdp总量上却只有对方的三分之一。而这里边居然还有两个是主城区,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让人感到有些难堪的对比,这也是陆为民和秦宝华都觉得有些遗憾的,所以在对沙洲区班子全面调整之后,宋城区的班子也进行了调整,就是希望能够利用新班子新气象,让宋城和沙洲两个条件原本是非常好的市区能重返宋州前列。

  陆为民和秦宝华在年前的主要研究事宜都是围绕着第三板块这四个区县来进行,说实话第一板块已经走上了良性发展的道路,包括经开区,都让陆为民和秦宝华很放心,第二板块情况也差不多,虽然这三个区县的经济结构还有待于改善,但是从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还是比较切合目前它们各自的县情的,陆为民和秦宝华也无意做过多的干涉,但是第三板块的情况却必须要引起高度关注,这甚至关系到宋州是否能够真正具备冲击全国城市gdp20强和能否与沿海发达地区城市竞争的关键。

  *********************************************************************************************************************************************************************

  雪终于还是纷纷扬扬的下了下来,虽然不大,但是总算是下雪了。

  前两天的雨夹雪让人很不适应,那种冷到骨子里的冻雨让人连门都不想出,稍微开关一下门都能溜进来几丝渗入骨髓的冷风,让人寒噤连连。

  新任市委办主任杨占一本来就是市委副秘书长,这一次是兼任了市委办主任。

  对于这个新任的市委办主任,陆为民还是比较满意的,来宋州这一年多,他和杨占一接触也不算少,此人虽然不及常岚那么和自己思路相合,但是也算是才思敏捷,文笔也不错,进入状态也很快。

  常岚也专门和自己说过,杨占一专门找过她了解自己对市委办主任的特殊要求,常岚也没有藏私,把自己总结的一些经验介绍给了杨占一。

  看见杨占一脚步匆匆的走出办公室,招呼着吕文秀研究这几天的日程安排,陆为民闭上眼睛,想自己的事情。

  年前的工作基本上都排了出来,陆为民划掉了一些,转给了其他领导参加,只保留了一些必须的,这又需要他们市委办自个儿去协调。

  由于年后不久自己就要去京城学习,所以很多事情基本上要在年前就定下来。

  好在和秦宝华也比较合拍,很多工作两个人聊一聊,或者在电话里说几句就基本能定下来,倒也省去不少麻烦。

  刚和徐晓春还有杨达金通了电话,邀约着春节一起到黔中去,看望安德健。

  这事儿是徐晓春发起的,杨达金也附和,还有张立本也会去,问到陆为民这里,当然无法推托,所以就这么定下来了。

  也和安德健通了电话,安德健对此很高兴,毕竟他在黔中那边人生地不熟,又是第一个春节,还不好走,所以能有家乡的朋友同事来看望,当然高兴。

  苏彤调湘省政府办的事情也算是敲定下来了。

  这事儿花了陆为民不少心思,专门飞了一趟长*沙不说,也找了机会让花幼兰见了苏彤一面,比较满意。

  但是比较满意却没有那么简单,省政府办公厅那边肯定是愿意自己内部人士来为政府一把手服务,对于外来秘书自然不那么乐意,而这只见一面就要定下来秘书,哪怕陆为民再大面子也不可能。

  所以陆为民还不得不利用周末再飞一趟长*沙,再度帮忙牵线见面,这才算是让花幼兰敲定。

  这事儿以后千万不能再做,这是陆为民告诫自己的话,太费神,而且责任不小,知人知面不知心,如果所托非人,这给领导带来麻烦,那可就真百死莫赎了。

  好在前两天花幼兰和陆为民通电话,对苏彤的表现很满意,这才让陆为民放下心来,总算是对双方都有了一个交代。

  既然苏彤已经要给花幼兰担任秘书了,那顾天来的事儿也就不叫事儿了,顾天来也很聪明,对陆为民很热情,也半句不提起其他的事情,有苏彤在大老板身边当秘书,这同学之情在有机会的时候,自然能照拂得到了。

  除了这两位同学的事情,杜玉琦的事情也终于敲定了。

  杜玉琦准备在年后正式辞职,参与筹建华民基金会,投身公益事业。

  陆为民也去了一趟沪上,专门为杜玉琦引荐给了陆志华和崔磊,见面双方的印象都还不错,基本上算是把这件事情敲定了下来。

  正想着事儿,电话响起来,陆为民看了看,是梁炎的,他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梁炎的电话没啥好事儿,但是这也是不得已之举,不推出一个合适的接盘手,80万吨乙烯项目哪有那么简单。

  这个项目一旦运作起来,其涉及到利益太多太大太杂,陆为民自己当然不能掺和进去,而有些事情,你不掺和那么也就意味着你这个人不可靠,也许就只能作罢,所以你就得找一个合适的接盘手去,让对方明白,会按照他们的规矩来,但一切得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走商业渠道来,不涉及其他。

  这里边的东西很复杂,陆为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知道梁炎合适。

  梁炎的老爹梁广达就是国企领导出身,自然清楚国企里边的弯弯绕,而梁炎本人又自办私企,浸淫商场十多年了,有这两者结合,自然就是最合适的人了,这样才能把自己摘出来。

  有时候为了大局,你还不得不做一些违心的事情,这既是现实国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