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十五节 一年制中青班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十五节 一年制中青班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自己不是万能,也不可能帮到每个人,就像自己一样,外界的助力只是短暂的和暂时的,目标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努力去完成。

  从黄文旭邀约的聚会离开的路上,陆为民就在思考这个问题,就像杨达金一样,虽然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是对方却没有多说什么,陆为民相信对方会找到自己的办法去解决问题,同样像章明泉,对于他在松阴县委书记位置上面临的困境,也只是想听一下自己对松阴产业发展上的一些建议,尤其是他自己提出的吸引外来资本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观点,希望自己给一个评判,并没有指望自己能帮什么。

  这说明什么,说明大家都在成长,成长到一定阶段,都要勇敢地面对外界一切,勇敢的去走自己的路。

  想到这里,陆为民也忍不住哑然失笑,每个人都有这个阶段,成长的路程上免不了风风雨雨,但只要你坚定勇敢的去面对,就没有什么大不了,在这一点上杨达金也好,章明泉也好,都要比自己想象中的更理性更现实。

  回到自己身上,何尝不是如此?

  要指望谁来帮自己,不如现实一些自己靠自己,就像80万吨乙烯项目一样,谁能帮自己,不能,只有自己去面对,明知道其中有风险,但是你还是得去面对,只能最大限度的通过各种手段来规避风险,总要去做,不能因为有风险就不去干,也不能没人帮。就坐等。

  *********************************************************************************************************************************************************************

  苏燕青是大年二十九带着孩子回到昌州的。

  二儿媳妇和孙女的到来给陆宗光和陈昌秀两口带来了很大的欢乐,加上老大的孩子也回家,一时间家里很有点儿其乐融融的味道。

  老二是独身主义者,而老四则是飘荡无羁,现在都还没有个定型。这让陆宗光和陈昌秀两口也是颇为担心,不过陆爱国已经明确表示自己不会效仿二姐独身,会三年内解决自己的婚姻问题,这让人不得不怀疑陆爱国是不是在外边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这一次春节陆宗光和陈昌秀也打算要好好“拷问”陆爱国一番。

  宋州最后两天的工作其实已经基本上就是一些过场性的工作,看望老同志老干部。视察节假日加班加点守在一线岗位上的同志,这都是惯例,陆为民和秦宝华也早就形成了默契,各自负责一摊子,再加上其他副职。三下五除二就搞定。

  这期间林钧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配合姿态,这既在陆为民意料之中,也还是略略有些意外。

  林钧是聪明人,但是表现出来这样积极的姿态说明他还是不甘于在副书记这个位置上一直逡巡,作为省委组织部考察干部极为重要的一环,自己做为市委书记对其的工作评价相当重要,甚至可以说决定着他日后升迁时走向好坏也不为过。

  林钧现在表现出来的姿态很有点儿痛改前非的味道,陆为民对此倒是能理解。现在要和自己掰腕子,智者不为,审时度势的顺应潮流。干自己该干的事情,才是聪明人。

  当然,对林钧这些改变陆为民还是欢迎的,他无意和林钧缠斗到底,说到底并没有什么杀父夺妻不同戴天之仇,都是利益作祟。既然大家都心知肚明了,那么握手言和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不是说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么?有林钧帮自己在市委很多日常工作上操心。自己也要轻松许多。

  林钧甚至主动提出了在这个春节值三十和初一初二这几天,这个姿态摆出来,陆为民和秦宝华也都很满意。

  陆为民是三十下午回的昌州。

  这个春节算是全家齐聚,很难得。

  陆爱国仍然拒绝将其神秘女友带回来,这让陆拥军、陆志华和陆为民三兄妹都感到很好奇,也不知道一直在外边飘荡的陆爱国会找一个什么样的女友回来。

  “中央党校学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意味?”陆志华和陆拥军对这个话题都很感兴趣,包括陆宗光和陈昌秀都对自己儿子能到中央党校去学习进修感到无比的自豪和光荣。

  “不太好说,中央党校的培训进修有两类,一类是短期的,一类就是我这一次要参加的这种一年制的,算是最长的了。实际上我算是错过了短期培训的特例,本来我在宋州但是市委常委期间就应该去中央党校参加那种三个月的短期培训,但是一直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去成,后来是准备让我2000年去的,结果我又去了援藏,被耽搁了,回来到丰州变成正厅级干部,也还是有机会参加短期培训的,结果我在丰州市长岗位时间太短,大概这也让组织部门感到不好安排,一直拖到这一次。”

  陆为民在自己家人面前倒是没有什么掩饰的。

  “这种一年制培训名额很少,一般说来都是由中组部来最后确定人选。”苏燕青补充道。

  “这也就意味着三子已经进入了中组部的视线?而且这还不是一般泛指的视线。”陆志华虽然长期在商场上,但是在国内,到了这个层面,你不接触政界,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未必清楚体制内那些最细微的细节内幕,但是对于自己弟弟进入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干部培训班的含义她还是明白的。

  陆为民觉得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倒是苏燕青很坦然的回答道:“二姐这么说也不算错,实际上担任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和市长就已经纳入了宽范围的中组部视线,一般说来只要在年龄上合适,都会被视为中组部的后备干部群,当然进入这个群体并不意味你就一定有机会,但是没有进入这个群体那就意味着你肯定没机会。在这个群体中仍然有差别,一些表现特别突出的会被省委推荐,中组部也会重点考察,而为民参加这种一年制中青班其实也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证明中组部和省委都对为民的看重和工作的认可,我是这样理解的,可能含以上略有差异,但是不会太大。”

  苏燕青对陆志华很尊重,这是对强者的尊重,不完全是因为陆志华是自己丈夫的二姐,一个单身女人能赤手空拳打下这样一个商业帝国,虽然也清楚自己丈夫肯定也在其中发挥了作用,但是谁也无法抹杀陆志华在其中的核心作用,就凭这一点陆志华就值得苏燕青尊重。

  最关键的是陆志华是独身主义者,这也就意味着日后偌大一个商业帝国会交给谁,决定权也在陆志华手里,苏燕青虽然不是那种贪财好利的女人,但是你要说对这样一个可能涉及到数十亿的商业帝国毫无感觉,那也太虚伪,就算是自己不动心,她也需要为自己的孩子考虑,而且她也感觉到陆志华对丈夫的亲情偏爱远超大哥陆拥军和四弟陆爱国,很多事情陆志华几乎不给大哥和四弟商量,甚至联系,但是肯定会给自己丈夫沟通,甚至可以说这个庞大的华民集团更像是陆志华和自己丈夫共有的一般。

  陆志华心满意足,三子进入中组部视线,而且参加这种含义很特别的一年制中青班,也就意味着如果不出意外,三子有很大可能在未来几年里有可能走上更高更重要的岗位,也就是副省级岗位,这也是陆家的骄傲。

  “三子,其他二姐不提醒你了,你是成年人了,我相信你也不会在经济这些问题上犯错误,二姐就是担心你在工作中急于求成,急于事功,你才三十七岁,对于一个厅级干部来书,已经年轻的过分了,所以适度稳一稳,工作上可以耀眼夺目,但是不能哗众取宠,多做一些实在的东西出来,这对你日后有帮助。”陆志华深吸了一口气,“另外就是要注意在声誉影响,当对手面对你正面无法突破时,也许就要剑走偏锋,只要你自己别把破绽路给对方,你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陆志华的话含义很丰富,陆为民却明白二姐其实是在提醒自己某些方面要收敛,别玩火。

  苏燕青同样很聪明,装出一副心领神会但是却又没听出其中深藏含义的模样,自己丈夫是什么情况他不是不清楚,就像在结婚时候陆为民就很坦率的表示过怕伤害自己,什么能伤害自己,除了感情,也就是女人问题上伤害自己,还能有什么能伤害自己?但最终陆为民还是和自己结婚了,这说明起码陆为民在这个问题上是有一定分寸的。

  要想一个人十全十美,苏燕青不敢奢望,从和陆为民结婚时,她也没有奢望过陆为民在这方面纤尘不染,只要不过分,有底线就行。

  第一更求月票,真的没有了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