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十七节 新感觉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十七节 新感觉


  家里美美的睡了一个午觉,一直到快到两点半,陆为民这才起床洗了一个热水脸擦拭了一把,准备告别一日家庭生活,到党校报道,开始为期十个月的党校生活。

  大有庄100号,地处颐和园北门,位于海淀区,距离家也有些距离,朝阳到海淀相当于要穿小半个城,一个在西,一个在东,得提前走。

  吕文秀已经回去了把自己送到家,自己也给了他一些交待,这一年也算是对他的一个换位锻炼,年前他已经担任市委办秘书一处的处长,实职正科级干部了,那么这一年里他就要正式履行作为秘书一处处长的职责,而不需要在再为自己服务。

  陆为民活动了一下身体,穿上外套,接待办的车恐怕早就在家门外候着了,本来陆为民是不愿意让接待办来车接的,但是接待办那边态度很坚决,坚持以自己有行李和洗漱用具这些东西需要运送为由,一定要派车过来,陆为民也就只有勉为其难了。

  他是真不想拂逆对方好意,伤了别人的好心热情。

  简单收拾了一下,陆为民四下打量了一下,回来就住一晚就得走,当然在京里呆一年,时间就相当宽裕了,要回家也方便许多了,再说学习生涯紧张,毕竟也在同城,打个的就能回家,实在很方便。

  孩子被岳母带走了,大概是要给自己和燕青留个私密空间,陆为民倒是觉得自己岳母挺有意思,不过他也能理解对方的好意。

  出了门,春寒冻人。陆为民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比起宋州来,的确要冷多了,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那辆皇冠很快就开了过来,陆为民摆手制止了司机要下来替自己开车门。自己提着包拉开车门上车。

  他是专门打了招呼让驻京办的其他人不需要过来了,就司机一个人来,看来自己**尚存,起码这个要求是遵从了的。

  司机也是京城里多年厮混的老师傅了,没有让陆为民操心,径直开往西边儿。一路上倒还顺利,四点过一点抵达党校。

  进了校门,陆为民先去报到,在档案馆办理了手续,填完表格。然后买饭卡,交押金拿房门钥匙,和组织员见面交谈,一切都很自然顺利。

  不过陆为民还是注意到了报到处几个人对自己的讶异,陆为民估计讶异感主要是来自两方面,一是自己的年龄,二是自己的身份。

  三十七岁在本期中青班里绝对是年轻的,更为关键的是自己的职务还是市委书记。本来这一期就是以中直机关和国务院部委的厅局级干部为主,基本上没有地方党政干部,而自己居然夹杂其中。还如此年轻,估计这很让人感到意外。

  组织员姓赵,赵栋国,很有味道一个名字,四十来岁,沉稳有度。虽然目光里有些惊异,不过还是保持着那份矜持。

  简短几句话之后。赵组织员介绍了学校的情况,也就是吃住行的情况。让陆为民心里有个大概,尤其是知道陆为民是第一次到中央党校进修,以前从未来过时,赵组织员就更惊奇,大概在他理解里,能够担任地方市委书记,起码也该是在中央党校有过短期培训吧,哪里有陆为民这样的异类。

  惊奇归惊奇,陆为民也不以为意,既来之,则安之,他也不是啥都没有经历过雏鸟,谢过赵组织员,就自个儿直奔寝室了。

  寝室里一应俱全,沙发、衣柜、书柜,电视、电话,卫生间条件也不错,比较典型的酒店式标准间。

  打电话需要用电话卡,陆为民没买电话卡,觉得意义不大,手机开着静音状态,上课时候不管,下课时候可以看看有什么重要电话,更方便。

  既新鲜又充实的党校生活开始了。

  *********************************************************************************************************************************************************************

  在开学典礼和新生见面会上,陆为民才知道这一期人数不算少,接近三百人,基本上都是中直机关、国家部委、人民团体和央企干部,地方上来的党政干部少之又少,陆为民没有注意除了自己还有没有,但是就算是有估计也就是那么屈指可数的两三个特例了。

  开学典礼,常务副校长和校长都要参加,足见对本期培训的重视程度,校长是副主席兼任,百忙之中也要来参加,一番国际形势分析和国内工作介绍,直透人心,很有说服力。

  领导就是领导,就凭对局面的分析透彻程度,就能看出和一般领导干部之间的差距。

  本期学员太多,还需要分成几个支部,相当于这一年里的临时支部,也需要参加各种组织活动。

  第一次支部活动就是自我介绍。

  陆为民的自我介绍很简洁,名字,职务,多一个字都懒得说,不过宋州市委书记这几个字一出口,还是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陆为民也知道自己这一露面肯定会引起关注,在一个支部里边只有自己一个是来自地方上的党政干部,其他都是中直和国务院部委以及国企干部的时候,自己这么年轻,而且宋州现在也不算默默无闻,尤其是去年的表现估计也有很多人知晓,自然也就会引来瞩目了。

  “昌江宋州?听说去年宋州的表现很抢眼啊,好像是昌江第一个地区经济总量破千亿的城市吧?昌州都没做到,宋州做到了,不简单啊。”陆为民刚回到位置上坐下,旁边那个眼镜已经把头侧过来搭话道。

  “赶上时候了吧。”对这个话题陆为民还不太好回答,说满了吧,容易被人视为骄傲,如果谦虚吧,又把人说是虚伪,只能用些含糊一些话语来抵挡了。

  “你好,我是赵烨,沪电集团。”眼镜伸出手来,陆为民赶紧伸手,“你好,有幸同学。”

  沪电集团是国内三大发电设备制造商之一,陆为民有印象,大型央企,和黑河电气、东方电气齐名,

  眼镜貌似很爽直的性格,一点不像沪上人,“不是说这一届地方干部不参加么,你们要重点抓党的先进性教育活动啊。”

  “特例,特例,我们那儿党的先进性教育活动开展得早。”陆为民打了个哈哈,随口敷衍,“哪里都是学习提高,到党校也一样啊。”

  对方也不多问这个话题,转入感兴趣的话题,“听说你们宋州这一两年来在多晶硅和太阳能光伏产业上很猛,投资力度很大,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陆为民有些郁闷,对方问话倒是有些意思,大概是询问自己对太阳能光伏产业的前景问题,“恐怕也不是我们宋州一地对这个产业感兴趣,实际上这取决于市场,市场有需要,那么这个产业就会迅速发展,如果市场出现波动,这个产业也可能就会受到打击。”

  交浅言深,陆为民第一次见面也不可能说得太深层次,只能说到这个份上,但对方显然不肯罢休,“那你们宋州地方上对太阳能光伏市场很看好?”

  “一定时期内我认为国外市场是不错的,但归根结底,还得要看国内市场,单纯依靠国外市场风险比较大。”陆为民半真半假的打太极拳,“赵总,莫非沪电集团也有兴趣进入这个领域?”

  “考察之中,暂时还没有,不过我个人倒是对这个领域很感兴趣。”赵烨很坦然道。

  “沪电集团是做电力和动力设备的,恐怕对新能源领域涉足不多吧?跨领域风险不小啊。”陆为民笑了起来,“不过目前能源领域风起云涌,太阳能光伏发电、风电、核电三大板块对传统常规发电领域冲击比较大,而且随着国际国内环保压力加大,新能源领域的发展势头还会进一步加强,黑电集团有这方面的谋划可谓高瞻远瞩啊。”

  陆为民的话把赵烨给逗得笑起来,“陆书记,你这话官僚味儿重啊,不过倒是有几分道理,黑电集团首先需要确保自身核心主业的发展,才能谈得上其他,当然对于新能源领域我们也很关注,毕竟这是一个发展趋势,而且你对我们沪电集团了解也不多,我们沪电集团其实早就涉足新能源产业,只不过不是光伏发电领域罢了,这一块毕竟是才兴起,发展时间短,我们的确了解不多,但在国内核电和风电领域我们的底蕴说是第二,就没有人敢说他们是第一,在这两项领域,我们早就在做,而且国内市场我们也有很高的占有率。”

  第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