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十五节 过问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二十五节 过问


  三月一晃而过,陆为民日益适应这种非常规律的作息,很享受这样无比轻松的生活,学习任务不轻,但是却很充实,有滋有味,同学间也日益熟悉,尤其是支部活动丰富多彩,学员俱乐部也成立了,除了涉及到文体外,也还有学术交流这一方面,陆为民倒是比较感兴趣。

  课程也日益丰富,央行来了一位领导讲全进金融经济发展走势,讲得极好,视野开阔观念独到,发人省醒;商务部一位同志来介绍国际贸易中的平衡和冲突,介绍了日益严峻的反倾销动向和国内对策,建议要主动迎战,学会用法律和国际规则捍卫国家利益和企业利益,很精彩;还有多堂哲学课,启迪颇多,方法论、发展观等都有涉猎,也是很有新意,让人不舍。

  一句话,中央党校不愧是中央党校,言之有物,开卷有益,收获巨大,短短一个月已经让陆为民觉得胜过自己几年所获,当然那和具体实践经验又不同。

  不到一个月,就已经有学员“毕业”离开了,国开行一位同志调任吉省任副省长,算是一步跨进了副部级干部,这种情况不多见,但是也不是绝无仅有。

  学校的各方面设备都不错,也很适合锻炼,陆为民也恢复了自己的锻炼习惯,早上六点过起来慢跑热身,晚上有时间还可以到游泳馆里去游泳,把自己累得筋疲力尽,睡觉格外香甜,连梦都没有一个。

  同学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多,陆为民和赵烨、卢启民以及刘国达几位迅速熟悉起来。张坚和李希那边也时不时走动,话题也更加宽泛。

  陆为民也再没有问过赵烨关于西屋电气出售的情况,在他看来,他已经尽了自己的努力,至于说沪上电气乃至他们的上级怎么考虑。那就不是他能管得了的事情了。

  不过他感觉赵烨对这事儿应该很上心,这段时间电话很多,甚至还耽搁过几节课,应该是请假回了沪上。

  甄妮出差去了,去了英国,一个月才回来。一回来,就给他打了电话。

  *********************************************************************************************************************************************************************

  “看来你现在的生活很悠闲,也很自由啊。”陆为民上下打量了一下对面的甄妮,淡青的薄绒春装透露出些许职业丽人的气息,化妆浅淡而精致。乌发挽成一个发髻坠在脑后,毕竟不是女孩子了,三十好几的女人了,虽然眉目间仍然灵动清澈,但是却已经掩不住那份成熟女性的风采了。

  “没你想象的那么轻松,只不过才从英国回来,辛苦了这么久,给了几天假。好好休息一下,也倒一倒时差。”甄妮捧着咖啡杯,“春节前就听说你年后要到党校培训。只不过我也巧,你来京里,我去英国,……”

  “英国那边适应么?”陆为民没话找话。

  “谈不上适应不适应,就一个月时间,不适应也就这么久。还行吧。”甄妮显得有些漫不经心,“公司这边有些业务。主要是准备收购一家英国小型企业,不过英国人有些敏感。百般审查,其实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复杂,他们自己也清楚这不是什么独门绝技,只不过我们收购这家企业是看好日后的发展,以及和我们能更好的对接。”

  “问题解决了?”陆为民也知道现在的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公司和前世中的有些不一样了,随着大飞机工程的主导权被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公司拿下,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公司目前显得更为强势,而且因为涉及到大飞机工程,国家很多资源也在向这方面倾斜,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公司走出去的步伐也比前世要快得多大得多,据说国务院有意要把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公司和中航工业第一集团公司合并,这比前世中要早得多,而郭征极有可能要出任合并之后的中航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

  “差不多了,一个月的谈判和接受调查,再解决不了,我们也只有放手了,英国人还是明白事理的,知道这就是一桩再普通不过的商业并购案,如果要鸡蛋里挑骨头,那就是鸡飞蛋打。”甄妮淡淡的道。

  陆为民感觉到甄妮的气场又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有了一种沉静自若的雍容,这种感觉很独特。

  “听说你们中航工业第一集团公司和第二集团公司有可能要合并重组为一个公司,郭征有可能当董事长?”

  “你消息倒是挺灵啊,有这种传言,也的确有这方面的趋势和动作,而且可能性也很大,大飞机工程其实不仅仅是举中航工业第二集团公司全公司之力,第一集团公司也一样早就参与了进来,力度也不小,事实上是举国之力来办这件事情,正因为这个项目合作过程中,上边还是觉得这种两个公司还是有诸多不便,机制问题,资源调配问题,人事问题,还有心态问题,所以也就有了要合并重组的意思,至于说郭总是不是要当郭董,这就不是我能知道的了。”

  甄妮倒也没有遮掩什么。

  “合并有合并的好处,分开有分开的好处,但从目前集中资源办大事儿的角度来说,合并是有益的。”陆为民只是轻描淡写的点评了一句,然后转开话题:“你呢,你现在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还不就那样,上班下班,工作生活。”甄妮平淡的道。

  “呃,你就没有考虑改变一下自己现在的生活?”陆为民犹豫了一下才问道。

  “改变一下?”甄妮微微蹙眉,“是谁又来碎嘴了?我爸现在是不会管我的了,甄婕?她自己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还来过问我?我还想问问她是不是打算就这么一辈子过呢?和你这么纠缠不清,你都是有夫之妇,她不惧人言,难道也不提你考虑一下?你也就这么安之若素的享齐人之福?我姐就这么被你耽搁一辈子?”

  一阵夹枪带棒的话劈头盖脸扫过来,连带着陆为民和甄婕都给卷了进去,陆为民也只能苦笑,无言以对。

  甄妮的话没有错,自己不是和甄婕还藕断丝连么?年前自己去沪上一趟,在隋立媛那里住了一宿,第二天还不就在甄婕那里歇息的?

  两天时间周旋于两个女人之间,连陆为民自己都得要佩服自己的神经和身体,都是三十如狼四十如虎的女人,连续两夜几度缠绵,*蚀骨,从甄婕那里离开时,他不也就有点儿疲惫不堪的感觉?

  自己都觉得也许自己还得要多锻炼,要不现在还能凑合对付,再等几年上了四十之后恐怕就真的有点儿吃不消了。

  见陆为民沉默不语,甄妮心中也是一软,这个男人什么都好,唯独就是在对待女人的时候过于心软,过于多情或者说滥情,再联想到自己,甄妮心里就更不是滋味。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说到痛处了,你现在都是到中央党校学习的人了,身份不一样了,还不知收敛,真打算要学古代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不成?”甄妮心虽软,但嘴巴还是不饶人。

  “哪里有?”陆为民弱弱的辩解了一句,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解释。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副花花肠子,到哪儿不是招蜂引蝶?”甄妮根本不给陆为民解释机会,事实上陆为民已无从解释。

  “我错了,行不?”陆为民下意识回应了一句。

  熟悉的语气和话语,让给甄妮顿时一怔,仿佛一下子又回到了十多年前自己和对方处对象的时候,每一次自己无理取闹或者纠缠不休的时候,这个男人就会这么来一句,让自己有台阶下,时过境迁,十几年后,自己和这个男人坐在一起,这个男人依然如故,只可惜枕边人却不再是自己。

  见甄妮眼眶里泪珠滚动,陆为民心中也是一阵懊悔,他知道那句话勾起了对方的伤感,可这种情况又无法再解释,只能叹息着挠头。

  好一阵后,甄妮才拿纸巾把汩汩滚落的泪珠从脸颊上拭去,“人是不是年龄大了就特别怀念以前的事情?”

  “什么年龄大了,你才多大,三十五岁,还早呢,……”

  “对于女人来说,三十五岁已经是五十岁了。”甄妮幽幽叹道:“所以很多人都要抢在三十五之前忙着忙着把自己嫁出去,以为自己就能找到一个归宿,可那种不甘不愿,无滋无味的生活就真的是她们想要的么?与其生活在那种后悔莫及的日子里,还不如淡泊一点,当个独身者也一样有自己的幸福和快乐。”

  感谢兄弟们的月票支持,终于进了十六强了,但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俺只能继续埋头向前冲了,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