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三十四节 淡菊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三十四节 淡菊


  陆为民把这个调子定了下来,秦宝华明白剩下的也就是在具体措施上的落实了。

  她并不反对陆为民的观点,只是有些担心陆为民过犹不及。

  如果过于强调一切都要围绕老百姓的意见来推进工作,那么势必影响到全市的一些规划,老百姓的意见观点更多的是感性和短浅的,事关他们自己切身利益的当然会热切积极,觉得距离他们很远的,他们自然就不关心。

  以教育为例,关系他们子女就学的幼儿园、小学建设他们当然都会举双手赞同,但是在加强比如职业教育培训上的投入,可能他们就未必那么感兴趣了,但职业教育对于提升一座城市的产业竞争力是毋庸置疑的,你能只盯着基础教育而忽略职业教育么?显然不能,如何取舍,如何平衡,这也是考验党委政府的一个执政能力问题。

  所以秦宝华的观点就是对于社情民意要不要听,当然要听,该不该尊重,该尊重,但是要有所筛选,当然这种筛选不能凭主政者的主观好恶,而应当要通过较为科学合理的机制来进行评判。

  一句话,要适度平衡。

  好在陆为民的观点并不偏激,并不是一味要求就只能按照所谓社情民意来开展工作了,当然就目前的政治大背景下,提升执政能力,赢得民心民意的确很重要,而且在宋州经济已经迎来腾飞的情况下,把一定精力转向民生工作也在情理之中。

  陆为民是市委书记,他考虑问题的方向性也和自己这个市长有差别,这很正常。秦宝华也能理解,她最担心的就是陆为民从全力发展经济这个极端一下子走到要全力专注民生问题这个极端,还是小瞧了陆为民的政治智慧和悟性,他对此显然有更深层次的准备。

  *********************************************************************************************************************************************************************

  一个半小时之后,陆为民已经和秦宝华分手。

  他是直接就在昌州大街上下的车。拿他自己的话来说,离开昌江几个月了,想走走,感受一下。

  秦宝华和司机也都笑了,秦宝华还打趣,说陆为民的思乡之情这么浓厚。以后若是要离开昌江工作该怎么办。

  五一前夜,天气正好,对于喜好夜生活者,十二点不过是刚开始,陆为民当然不是夜生活喜好者。他只是有些茫然,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说起来都是笑话,回了昌州居然不知道往哪里去了。

  虞莱?岳霜婷?似乎就这么两个选择。

  这是五一前夜,今晚肯定是活动不断,虞莱虽然已经是老总,但是还是喜欢亲临一线观战,当然也有关心员工的缘故在里边,这也是虞莱受到一大帮姐妹们爱戴的原因。

  那就只能去岳霜婷那里了。

  给岳霜婷打电话时。岳霜婷还有些睡意朦胧,但一接陆为民电话,立即就清醒过来。惊喜的问陆为民是不是回来了,问清楚陆为民在哪里后,让陆为民等着,二十分钟后,岳霜婷已经开着一辆最普通的大众波罗接到了陆为民。

  波罗车里有淡淡的香水气息,和岳霜婷身上的气息相似。

  岳霜婷本来就是一个生活比较简单。性子也比较单纯淡泊的女人,经历了父亲大病母亲入狱的大变之后。对工作生活似乎看得更淡了。

  在昌州市政府办公厅里岳霜婷也显得很特立独行,资历很深。似乎也很有背景,但是却从不追名逐利,甚至明显有一些机会,她自己也主动放弃,穿着打扮简约却不简陋,朴素而不寒酸,举手投足的那份气质更让人觉得她有些不一般。

  这样漂亮一个知性女人,性格却有些淡泊,总觉得给人以距离感,也会参加一些单位上的聚会聚餐,但是却明显不是太投入,给人的感觉她只有两大爱好,看书和旅游。

  而她的独身也是让很多人无法理解,面容姣好,身材苗条,气质优雅,工作这么好,条件这样好的一个女人,除了性子冷淡一点儿,好像找不出什么缺陷来了,以至于也有人在背后怀疑她是不是同性*恋或者性*冷淡这一类。

  岳霜婷的父母已经正式定居海*南那边了,基本上不怎么回昌州了。

  的确对于两个老人来说,海南的气候,尤其是冬季的气候要好过得多,另外陆为民也给岳霜婷推荐过两位老人的避暑之地,建议可以在青岛、伊春或者贵阳选一处作为夏季长居地,这样对两位老人尤其是岳霜婷的父亲身体更合适。

  这个建议也让本来一直在各方面都很淡然的岳霜婷很动心。

  由于离开了昌州这个伤心地,岳如松和晏永淑的身体和心情都要好了许多,定居海南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是海南夏季气候的确不适合老人,所以以前两位老人都是回昌州,但是昌州夏季一样酷热,所以选择一个夏季避暑之地生活也是岳霜婷替自己父母考虑的事情,蓝岛、伊*春和贵*阳都是合适的地方,夏季气候凉爽,但无疑青岛和贵阳比伊春合适,交通便捷,风景秀丽,只是生活成本可能要高不少。

  所以当陆为民在春节岳霜婷离开昌州到海南时就给了她这个建议,让她征求一下两位老人的意见,看看究竟在哪里生活最合适。

  岳霜婷一直没有给陆为民明确答复,但陆为民隐约知道岳霜婷为什么没有给自己这个答复。

  估计岳如松和晏永淑还是比较中意蓝岛,因为岳如松老家就是鲁省人,距离蓝岛不远,蓝岛属于海洋性气候,夏秋两季凉爽,尤为适合居住,但蓝岛房价却不低,比起昌州来都要高出一大截。

  如果定居蓝岛,要选一套位置地段好一些的住宅,估计价格不菲,陆为民也略微了解了一下蓝岛的房价,在去年11月份校庆时候陆为民就问过杜玉琦,杜玉琦当时还很奇怪,问他怎么会突然关心起蓝岛房价来,陆为民也没有多说,只说一个朋友的父母身体不好,想在蓝岛买一套房,用于夏秋季节避暑,杜玉琦就说目前蓝岛房价涨势很猛,沿海好一些的地段房价已经逼近万元,如果说要想买别墅类的,价格更贵。

  陆为民对蓝岛房价并不清楚,但是他也知道蓝岛房价即便是在沿海地区也一直属于比较高的,按照他估算,如果要替岳霜婷父母买一套比较中意的,房款加上装修这些杂七杂八的下来,哪怕是一百平以下,估计也得要150万元,比起昌州房价来起码也是翻了两番。

  这笔款项对于岳霜婷来说是不可承受之重,按照岳霜婷目前的月收入,加上岳如松的退休收入,两个人年收入不超过12万元,也就是说他们父女俩得十二年的不吃不喝不用才能攒够这套房子钱。

  陆为民估计也正是这个原因岳霜婷才闭口不谈这事儿,哪怕她内心很希望有这样一个愿望,但她却不愿用陆为民的钱来实现,虽然她也知道陆志华和陆为民的关系,也清楚陆志华目前的身家。

  抚摸着依偎在自己怀中的女人,陆为民浮想联翩,前世中这个女人就是这样,性格淡泊,但是在某些方面却又敏感而自尊,两个人结婚十多年,但是最终却又走向分手,事实上前世中陆为民也没有搞明白岳霜婷为什么要和他分手,要知道前世中自己可是十分老实,并没有在外边花天酒地,而岳霜婷也不是那种有外遇的人,甚至离了婚一直到自己前世中出事也没有结婚,一直独身和她父母住在一块儿,所以到现在他也不明白他们俩之间发生了什么。

  这一世就更无法来判断了。

  岳霜婷似乎对现在这种生活很满足,和虞莱、甄妮不同,岳霜婷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满足,似乎她很喜欢这种淡然如水的生活,无拘无束,了无牵挂,或许只有她的父母和自己能让她有所牵挂,其他都无所谓。

  “还没有想好?我说了,真的没有关系,钱这个东西,一旦到了一定数量级,那就真的是数字了,虽然我本人没多少钱,但是我姐那里真的不缺,几百万对她来说就像我们的几百块,所以你没有必要太多心理负担,而且就算是有些感动,那记在我身上好不好?”陆为民抚摸着岳霜婷略有些瘦削的肩头,柔顺的发丝披散在颈间肩头,散发出幽幽香气,锁骨明显,好在那对鸽乳也还挺拔,要不就真的太瘦了,和萧樱又得一比了。

  陆为民突然想起了萧樱,似乎岳霜婷和萧樱不但在身材上有得一比,在性格上也好像有些相似呢,都是这种人淡如菊的滋味。

  第一更求票!推荐票,我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