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三十五节 罪魁祸首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三十五节 罪魁祸首


  岳霜婷摇摇头,却没有说话,她知道陆为民这番话是发自内心,也知道陆家的确不缺这点儿钱,但是她还是觉得内心有些过不去。

  海南那套别墅基本上算是送给了自己,陆为民都说了,她姐送给了他,而他送给了自己。

  现在又要在蓝岛买房,虽然父母亲很喜欢蓝岛的环境,但是却也知道蓝岛的房价的确不低,所以从未提起过这事儿。

  岳霜婷也知道父母对自己现在这种生活状态不满意,也曾经多次苦口婆心的劝说过自己,到后来发现自己似乎已经铁了心,才渐渐不怎么说了。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这种生活状态并不正常,尤其是在外人眼里,条件不差却独身,自然会引起人怀疑,好在自己关系特别要好的人并不多,就那么一两个关系好一些的,也基本上对自己的私生活不过问,大概也是认定自己喜欢独身生活吧。

  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好处,起码没有太多人能够随时盯着你,下了班之后,各回各家,都有自己独自私密空间,不虞被别人窥觑。

  她对现在的生活没有什么不满意,也没有太多要求,她本来就是一个生活比较简单的人。

  父母现在健康,而也还有一个男人能让自己牵挂,虽然这个男人名义上不属于自己,但她感觉得到,这个男人对自己有一种特殊的情感,每一次来自己这里总是有一种说不出惦念和关怀,她并不知道这是前世中的丈夫对自己的情意,但这种特殊之处还是这让她很感动。

  她觉得这样的生活没什么不好。未必就非要成为夫妻。

  见岳霜婷只是摇头却不言语,陆为民也多劝,有些事情需要时间,欲速则不达,水磨工夫才能让这个女人内心那些壁障慢慢磨蚀掉。

  手勾了勾。把岳霜婷纤巧的身体揽入怀中抱得更紧,女人体香浮动在鼻腔里,让人迷醉。

  岳霜婷在*上并不热衷,当然也绝对不是性冷淡,陆为民在春节前来过她这里一次之后,一直到离开昌州赴京都未来她这里。她也没有什么不适应,在她看来只要能惦挂自己就行。

  此时的她也感觉到身畔男人的欲*望涌动,颊泛桃花,自己身体也有些微微发烫,当男人的手在自己胸前和臀缝间摩挲时。她也禁不住情动,很主动的迎合摇曳着身体,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

  喘息声,**声,呢喃声,连大床有节奏的咯吱声都显得那么富有情调,一直到慢慢平息下来。

  *********************************************************************************************************************************************************************

  “市里边承受的压力很大,茅市长从开年开始心情就不太好。一季度数据出来之后,茅市长在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很罕见的点名批评了两名副市长,……”

  “市委常委会上也相当少见的提出了要以人事调整来促进工作的开展。不能让尸位素餐的人耽搁昌州的发展,据说彭书记也在会上支持了茅市长的意见。要知道以前彭书记是基本上不就这些具体问题表态的,一般都是和稀泥或者不搭话,所以震动很大,……,上个星期市里边对香河、昌化、无忧三个区县的班子进行了大调整。香河县委书记被调整到市农工部担任副部长,昌化区委书记担任市委群工部担任副部长。都只保留副厅级,……”

  听着呼吸还有些急促尚未完全恢复正常的女人在自己怀中喁喁细语。说着昌州市里的八卦事儿,陆为民觉得特安详,很有感,岳霜婷是自己身畔女人中最苗条的一个,也只有萧樱和她有一比,蜷缩在自己怀里,就像一个向自己撒娇的小情人。

  “听说彭书记一直想走,不太愿意担任咱们这昌州市委书记,但是却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走不掉,不得不继续在咱们昌州呆下去,总而言之市里边心思感觉有点儿散,茅市长倒是像做点儿事情,但是好像总觉得有点儿不得劲儿,……”

  岳霜婷就这么叽叽咕咕的唠叨着,陆为民也基本上只是听,不插话,偶尔问那么一两句无关紧要的。

  彭海波的确是不愿意留在昌州,在没有能够接任杜崇山的省委分管党群副书记之后,他心态似乎更浮躁了,大概觉得走不掉就像在昌州干出点儿成绩来,好向中央证明,但昌州尤其是这么三五两下就能打开局面的,三五两下见不到分晓,反弹力量又让他心生忌惮,觉得不如稳一稳,总而言之,缺了章法,就更乱了。

  茅道庵倒是真心想做出点儿事情来,但是一来他不是市委书记,先天上就弱了一头,二来他也不是昌州土生土长干部,在外边辗转多年,昌州并没有他真正信得过用得上手的干部,三来昌州作为副省级城市和省会城市受到省里制约,也让他举步维艰,这些因素也注定让昌州每一步都走得相当艰难。

  对于这些事儿陆为民也大略了解一些,当然不可能有岳霜婷知晓那么细腻具体,但他知道彭海波和茅道庵现在都不好过,而且两人关系也不是很融洽,有点儿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的味道。

  昌州面临的局面的确很尴尬而艰难,被昆湖超越,然后又被宋州碾压并大步甩开,看着前面两座城市蓬勃发展,这个昔日昌州老大的心态恐怕是非常复杂的,更为关键的是他们一时间找不到什么破解办法来应对。

  对于昆湖来说,可能昌州还觉得距离不大,凭借雄厚的产业基础,只要调整得法,未尝不能扳回来这一局,但是对宋州,他们就真的有点儿发憷了。

  300亿的差距不是说追上就能追上的,何况宋州仍然保持着高速增长的态势,2005年第一季度的增速再度证明了这个似乎不可逆转的态势,按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2005年可能会是一个灾难,宋州的gdp总量将有可能是昌州的两倍,这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昌州人始终无法想明白,宋州怎么就能在五六百亿的gdp基础上还能实现百分之六七十的增速,你说一两百亿gdp的基础上实现超高速增长可以理解,毕竟基数低嘛,但是已经五六百亿的基数了,还能实现百分之六七十的增速,这需要多少固定资产投资来拉动,产业的培育又是如何做到的?怎么才能让这些工业项目心甘情愿的落到你宋州头上,这一点也让昌州干部无比费解。

  这些数据是玩不了多少花巧的,想在这上边做文章那是玩火*,所以昌州人有时候想要避免尴尬,在数据上耍耍心思都不敢,一次可以,下一次呢,数据摆在那里,这一次做了手脚,下一次怎么办,那就只能继续做,而且作假力度更大,那太危险了,智者不为,没有哪个领导愿意去承担这个责任。

  但是面对宋州凶猛的发展势头,昌州又真的压力山大。

  岳霜婷也不知道平素话不多的自己怎么在和陆为民在一起之后,就变得如此八卦唠叨起来。

  或许是欢好之后的心情愉悦,或许是依偎在这个男人怀抱中的极度放松,让她可以把一切内心的束缚和包袱都彻底放下来,可以自由轻松的释放内心的压力,把平时不能说的东西都倾泻出来。

  “都说我们昌州现在的状况都说被你们宋州造成的,这个罪魁祸首就是你,……”岳霜婷突然仰起头,露出调皮的表情,“就是你抢走了本该属于我们昌州的投资和项目,还有荣耀,……”

  “哟,把帽子扣在我头上来了,我不是与有荣焉?”陆为民把怀中胴*体搂得更紧,“能被省会城市的干部们所记挂,不是谁都有这份资格和荣幸吧?”

  “宋州华达钢铁对昌钢形成了很大挑战,而且挤占了昌钢相当一部分市场,听说原本昌钢也是有意要和蒂森克虏伯钢铁进行合作的,但是却被你们宋州抢了先,就是因为你们先把蒂森电梯项目拉到手,才会使得蒂森钢铁项目也最后落户你们宋州,这件事情在我们昌州市里家喻户晓,昌钢方面虽然否认,但是下边人也说本来的确是有这个意向的,……”

  岳霜婷也有些为身畔男人自豪。

  “昌钢是央企,和昌州市关系不大吧?”陆为民哑然失笑,“蒂森克虏伯是跨国企业,要和谁合资,要在哪里投资建项目,恐怕不是因为宋州方面做做工作那么简单,肯定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评估的,没你说那么戏剧性,就算不选择宋州,也未必会选择昌州,你们太想当然了,……”陆为民摇头。

  第二更求票,一切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