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九节 毕业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六十九节 毕业


  “你敢说对玉琦没一点儿想法?”卢莹似乎是有意要出陆为民的丑,不依不饶。

  “卢莹,我投降了,你想要个什么答案,我直接承认行不?”陆为民再度扬起手,在锦被里狠狠的拍了卢莹的裸*臀一掌,“没见过你这样的女人,这个时候专门问这些大煞风景的事儿,你不觉得这是对自己魅力的一种不自信么?”

  被狠拍了一掌的卢莹妖媚的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为民,我们俩上床了,不代表我们就能一直这样下去,也许只是一时间的感情冲动,或者说身体需要,虽然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但是也是在某种特定时间特定环境下才会出现,也许下一次,就算你想要有这种事儿,也得看我心情如何了。”

  陆为民快被这个女人打败了,“行了,卢莹,我服了,咱们不说这事儿了好不好?”

  卢莹脸上依然闪动着得意的神采,“说起来我还觉得玉琦应该先和你上床才对,我感觉得到你对她很有吸引力,……”

  陆为民真是不想和这个女人再说话了,这个时候却来说这些,这是有特殊癖好么?杜玉琦或许会感激自己,但是要说自己对她有多少吸引力,陆为民还真没感觉到多少。

  “你别用这种表情,我说的自有道理。”卢莹见陆为民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淡淡的笑了笑,“女人揣摩女人的心思往往比你们男人更精准。因为我们是同类。”

  “真没那事儿,你别再那里诈我。”陆为民根本不信。

  “我不用诈你,或许你自己也不知道。但我十一月还去了沪上,和玉琦在一起,她现在很充实满足,甚至对以往的生活很是不屑,但谈到你,我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变化,但你要我具体说里边有什么。我也说不出来。”卢莹语气变得有些幽幽,“为民。你不知道现在的你和大学时候的你完全不一样了么?”

  “有什么不一样?”陆为民装傻。

  “大学时代的你,顶多也就是一个略微出色一点儿的普通学生罢了,说实话,在岭南大学里表现比你出色的不知凡几。你真是不起眼儿,所以无论是我还是杜玉琦对你的追求,都觉得不过是司空见惯的小插曲,但是现在呢?我不是说男人的魅力就一定要从他的官职或者身家来体现,但是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一个成功的男人可以从几个方面来体现,仕途或者商场上的成功都是最为直接的一种,因为在这个社会中,在这两个层面竞争性最强。在中国,前者甚至比后者更为被人看重,能够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自然足以证明他的优秀,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是正常的,都会更喜欢强者,除非心理比较特殊者。”

  卢莹的话让陆为民更不以为然,“你的意思是只要是成功者就更能吸引女人?”

  “成功者有魅力加成。这毋庸否认,而如果在同等条件下。魅力加成者自然胜算更大,而玉琦本身就遭遇了感情挫折,又有你这个成功者的毫无保留的援手,能够让她走出厄运困境,摆脱过去那种让她恶心窒息的生活,再加上原来你还曾经是她的仰慕者,你说她会不会有一些别样心思?”

  卢莹分析得似乎头头是道,但陆为民却根本不信,“卢莹,那你呢?你对杜玉琦好像分析得很透彻,就像你能看透别人心思一般,那你呢?你是不是也被我这个魅力加成者给迷惑了呢?”

  卢莹脸微微一烫,矢口否认,“no,我是一时糊涂,噢,是酒害人,……”

  看见卢莹羞不可抑的模样,陆为民心中大乐,总算扳回一局,“好了,卢莹,不说这些事儿了,……”

  “嗯,也行,你刚才和谁通电话,好像你们在商量什么收购的事儿?是沪上电气?”卢莹耳朵很灵,消息也挺灵通,“沪上电气好像和黑河电气在美国进行什么收购,对,是西屋电气,搞核电设计的吧?沪上电气打算到你们宋州投资建设生产基地?你们怎么又把沪上电气给拉上关系了?”

  卢莹其实对后边的问题更感兴趣,沪上电气收购和她关系不大,但是沪上电气如果有意像内陆地区转移生产制造基地,那就是一个很不简单的事儿。

  沪上电气是国内五百强企业,其发电设备制造、电梯制造、新能源、机床制造、纺织机械设备制造、轨道交通、空调压缩机生产、环保设备、自动化仪器仪表等,是国内最大的机械设备制造企业之一,如果其生产基地真的有意向内陆地区转移,那么宋州作为承接城市,必定又会拣一个落地桃子。

  “你消息挺灵啊,沪上电气他们还在和美国人谈判,准备联合竞标西屋电气,至于你说沪上电气有意转移产业,的确有这个意图,但是能不能落实下来,还要看情况,不过这应该是一个大趋势,尤其是在涉及到一些非高端、科技含量不是很高的产业,中部内陆地区承接这些产业转移是很有条件的,你们庐州也一样啊,不过庐州的条件可能比不过我们宋州喔,沪上电气首选是我们宋州,你们想加塞或者撬墙角是没戏的。”陆为民回应道:“再说了,赵烨,沪上电气常务副总,好歹也还是我党校同学,我还帮了他们沪上电气一点儿小忙,也得给我点儿面子吧。”

  卢莹推搡了一下陆为民,含嗔道:“说你胖,你就喘上了,你们宋州有啥大不了,不就是这两年踩了狗*屎运么?以前还不是一样萎靡不振?”

  “是啊,以前是不行,我来了就行了啊。”陆为民笑着开玩笑道:“要不我来你们庐州当市委书记怎么样?保证把沪上电气的产业转移拉到你们庐州来。”

  卢莹心中微动,想起什么似的:“为民,是不是你真又要动了?”

  卢莹也是体制中人,自然也清楚这种一年制中青班的含义,但是陆为民的调整频率未免太快了一点,两年时间的丰州市长就升任宋州市委书记,这宋州市委书记才当两年半,而且还有一年是在中央党校里度过,居然又要调整,而且以宋州现在在昌江省的地位,陆为民要么就只能去昌州这个副省级城市任职,要么就是直接到省里担任副省级领导,总而言之高升是必定无疑的。

  想想岭南大学这一届的学生里边,恐怕连走到副厅级的都很罕见,可身畔这一位可倒好,已经是要奔副省级的架势了。

  “动或者不动,不是我能决定的,要说没这种可能性,好像有点儿矫情了,有这种可能吧,不过我个人觉得,短时间内大概还不会,好歹也得要等我在宋州稳一稳阵脚才行吧。”陆为民想了想道:“宋州局面看似很不错,但是毕竟根基还没有完全稳住,再有一年时间,我觉得会更好一些。”

  *********************************************************************************************************************************************************************

  毕业如约而至,虽然大家都很不愿意见到这一天,但是却也不可避免。

  毕业联欢会很是热闹,大家都要离开了,这个时候也特别放得开,关系好的几个,自然免不了相互邀约,欢迎对方到自己“码头”上去做客,气氛很是热烈而融洽。

  吃完饭,大家又都借着酒劲儿,一起表演节目,这个时候再是没有文艺细胞的人,都得要上去表演一番,留作纪念。

  陆为民也不客气,上去表演了一段京剧,《杜鹃山》,陆为民也是很久没有唱过京剧了,也是大学时代才有点儿兴趣,工作之后基本上没有碰过,偶尔兴致来了,吊几嗓子,今儿个兴致来了,所以也就壮起胆子吆喝了一番,也是博得了大家一致掌声。

  大雪初晴,一年制中青班的学员们迎来毕业时刻,合影,总结,道别。

  学员们都是依依不舍,纷纷拥抱,偶尔还有洒泪的,说实话,连陆为民这种本身不太爱感动的,这会儿都有些感触,基本上算是整整一年时间,大家在这里学习、探讨、提高,相互交流,感情也渐渐建立起来,这个时候却要分手了,这里边可能有很多人今后都不可能再见面,天各一方,但这段学习的缘分,却会永远记在心中。

  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来这里再重温旧梦,也许会有,但是那可能就是时间很短的短期培训班了,像这种一年制的,基本不可能了。

  这一段学习时光收获不小,同时也结识了几位志同道合的同学,也许在今后的工作中还会有再相逢的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