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七十四节 底蕴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七十四节 底蕴


  秦宝华从陆为民办公室里离开时,脸上还残存着深思的表情。

  不能不说陆为民能以这个年龄担任市委书记绝非偶然。

  当大家还沉浸在宋州的辉煌数据中时,陆为民却已经在考虑宋州存在的隐忧和短板了,而且这并非杞人忧天,他谈到的宋州的短板可谓字字见血,一剑封喉。

  宋州的gdp总量的确很风光,逼近了沿海那些副省级城市,但是风光之后的隐忧却又有几个人注意到,走一步看三步,这才是市委书记的真实水准。

  陆为民看到了,第三产业的发展不平衡,城市底蕴城市竞争力乃至城市魅力的不足,这是最根本的问题,这会导致下一步宋州在与其他同等水准的城市竞争时显得缺乏吸引力。

  正如陆为民所说,现在虽然宋州的gdp已经是昌州的两倍有多了,可如果100名大学毕业生让他选择到昌州还是宋州来工作,可能其中70甚至80名以上的大学生还是会选择昌州而非宋州,这除了昌州是省会城市和副省级城市这个因素外,更多的还是因为宋州的城市底蕴和魅力不足。

  提升宋州城市底蕴和魅力非一蹴而就,而是一个漫长而持续的综合性系统工程,宋州也早就在做,比如城市规划的优化,交通的顺畅,绿化的美化,空气的清新,教育和医疗的发达,文化娱乐生活的丰富。更优良的创业环境,更多的就业机会,更高的薪酬待遇。这些都是,但宋州做得还不够,还远远不够。

  要想和南京、武汉这些城市竞争,那么宋州还需要在很多方面下足功夫。

  其中陆为民提到了两方面,一是第三产业的优化发展,需要政府加以扶持和引导,二是在城市历史文化底蕴的挖掘和提升上要下功夫。打造文化宋州、古韵宋州,让文化宋州和古韵宋州成为宋州的一张城市名片。要让国人在一提到宋州的时候想到的不仅仅是宋州发达的工业经济,更要想到宋州厚重的文化底蕴和悠久的历史传承,而在这两点上,宋州是有很多资源可供挖掘、整理和打造的。在这上边宣传部门更要拿出一整套的策略来。

  秦宝华感觉到陆为民对宣传工作的不太满意,也就是对霍廷江工作的不太满意。

  别说陆为民,就连秦宝华都觉得霍廷江在担任宣传部长之后表现乏善可陈,秦宝华甚至都觉得把霍廷江安排在宣传部长位置上是一个错误,这位还是在政府序列一边干点儿实际的工作更合适,对于文化宣传这一块,他的确没有多少天分,更缺乏一些敏锐性。

  林钧的离开似乎要提供一个机会,但是秦宝华却知道霍廷江没有机会。陆为民对他的不感冒不可能让曹振海在接任副书记之后还把组织部长留给他,而秦宝华本人也更倾向于张静宜接任组织部长,这是陆为民和她都能接受也是最合适的人选。

  市委秘书长更不可能是霍廷江能胜任的。谁来接任这个市委秘书长也是一个问题,秦宝华考虑过池枫,但是她感觉陆为民可能有些不愿意,池枫在苏谯干得很顺手,她雷厉风行的作风很快就在苏谯控制住了局面,这很不容易。如果易人,势必对苏谯的发展有影响。

  郁波也不是一个合适的人。经开区短时间内也还离不开郁波。

  市政府这边黄鑫林俨然资深副市长,但是他曾经担任过市委秘书长,却未能进入常委,这是个很让人尴尬的情况,再让其来担任市委秘书长,合适么?秦宝华觉得不合适。

  孙道滨显然不合适,外来干部,和陆为民不熟悉,冒然接掌协助陆为民沟通联系外边儿的秘书长一职,恐怕孙道滨还不如陆为民自己干得顺畅呢。

  葛明呢?也许葛明可以试一试,他和陆为民也比较熟悉,好像原来就有些瓜葛,不过一个挂职干部担任市委秘书长,怎么看好像都觉得有点儿古怪,还不了解省委那边对这个情况怎么看。

  *********************************************************************************************************************************************************************

  春节终于如约而至了。

  陆为民主动申请从大年三十值班到正月初三。

  实在是因为这一年来自己没有能够在宋州呆太久,有些亏欠心理,所以陆为民主动提出自己值前四天班。

  这一个情况他也和苏燕青说了,苏燕青也理解。

  离开了一年,陆为民也需要用这几天时间的走访和谈话来进一步深入了解这一年里宋州出现的潜移默化的变化,以免自己真的成了睁眼瞎了。

  大年三十,陆为民和另外几个市领导出现在各个岗位上,包括在建的长江二桥工地上,二环线在建工地,宋昆高速公路工地,江洲到泽口快速通道工地,中石化80万吨乙烯项目在建工地,看望留守工地人员,又分别慰问了自来水厂、桂塘电厂、公交公司、长途客运站、交警支队、特巡警支队的执勤岗哨以及城区两个派出所的值班人员,对这些仍然工作在第一线值班人员表示节日的问候。

  从早上到下午,陆为民几乎是马不停蹄,他和林钧、陈庆福、黄鑫林分别走,但是一天要跑这么多单位,到了这些单位总还得要说几句,看一看,一上午下来能跑三四个单位已经不错了,哪怕是作秀,你也得作。

  秦宝华辛苦了一年,也该休息一下了,所以腊月29就离开了宋州回了昌州,陆为民义无反顾的扛起最后一天的所有工作。

  坐在柯斯达上闭目养神,陆为民也觉得有些疲倦了。

  中午休息了半个多小时,又开始出动,一直忙乎到这会儿,看看表,快五点了,这个时候普通人都已经在开始准备年夜饭了,想必苏燕青和窈窕也正在老岳父家里忙乎着。

  苏燕青和自己父母这边不太亲,这是不争的事实,只是保持着很普通或者很正常的婆媳关系,好在窈窕很得父母的喜欢,父母已经说过很多次,想要带窈窕一段时间,但是苏燕青不答应。

  苏燕青不答应也是有理由的,孩子本来自己就过问得少,更需要母亲的照料,而且分居两地,还在呆在昌州的确不适合。

  父母也承认这一点,所以也只能说,心里很是难舍,好在隋立媛那边还有一个。

  隋立媛的孩子取名隋缘,小名乐乐。隋缘这个大名儿倒是起得很有味道,也是陆为民苦心孤诣想出来的,也就是纪念他自己和隋立媛的这段缘分,而且也有取隋立媛名字最后一字的谐音之意,隋立媛很喜欢这个名字。

  这个小名是隋立媛取的,让陆为民很是不解,这个显然似乎有点儿像个宠物的小名,但是隋立媛坚持,她觉得隋缘的特殊情况意味着他的一身可能是要充满许多波折的,她希望他是一个性格坚强绵韧的孩子,能够理性乐观的看待世界,更加希望他一辈子快乐。

  隋立媛比陆为民想象的还要坚强,她现在不但在学习企业管理课程,同时还在学习英语,十分辛苦,但是却一直坚持。

  乐乐也两岁多了,只比窈窕小一个月不到,陆为民在回到宋州之后利用周末飞了一趟沪上,在沪上呆了一晚,一方面是看望隋立媛,另一方面也是看望孩子。

  在京里呆了一年,和苏燕青、窈窕呆在一起,让陆为民内心深处的某处心弦被拨动了,对窈窕的喜爱也让陆为民意识到自己对隋立媛和孩子的不公,哪怕自己无法给隋立媛和孩子完整的丈夫义务和父爱,但是起码自己应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自己的责任。

  当然尽这份责任就意味着风险,陆为民很清楚自己这是在踩钢丝,但是他觉得自己必须要有所担待。

  隋立媛在得知自己春节要值班之后有点儿心动,想要带孩子来宋州,但是再三考虑之后,觉得这种风险太大,哪怕只是见一面住一晚,都比在沪上见面风险大上许多倍,所以只能放弃了,不过隋立媛还是想要自己单独悄悄来一趟。

  不能不说这是在冒险,但陆为民发现自己竟然无力拒绝。

  春节期间值班其实没有太多的事情,除非有突发事件。

  陆为民给自己的工作安排就是老老实实呆在市委里边,要么看看文件,想想事情,要么就是找人聊聊天,谈谈话。

  他知道值班表挂出去之后,估计初一初二初三三天要来自己这里汇报工作的人不会少,所以索性早一些安排,像曹振海、郁波、钱瑞平、常岚、魏如超、令狐道明等人都要好好谈一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