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七十八节 常岚的成长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七十八节 常岚的成长


  吕文秀猛吃一惊。

  在陆为民尚未回来之时,市里边已经有一些传言称陆书记可能会在中央党校学习结束之后高升,但是具体去向却不明,有说要担任副省长的,也有说省委对昌州当前局面不满意,要调陆书记去当市长的,还有传言说陆书记可能会去京城某个部委,不一而终。

  他也只是听着,从未发表意见,也有人问过他,他也只是说他从未听说过,但现在陆为民突然问起他这个问题,就不能不让他多想一些了。

  “陆书记,我还真没想过。”吕文秀摇摇头,“我觉得我在您身边时间还不长,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我更希望留在你身边多点一点儿东西。”

  “你啊你,我只是问一句你想过下去没有,怎么引来这么多话?”陆为民笑了起来,“给我当秘书能学到多少东西?就算能学到,但那也是纸面文章,真正想要让自己成长成熟,你不到区县一级去学习去锻炼去磨砺,怎么可能得到真正的提高?”

  “陆书记,我也知道这一点,但是我还是更希望在你身边多学习一些时间,有句话不是说好么,学到用时方很少,我觉得能在你身边多呆一天,就能多学到一些东西,这样日后我真的到下边去工作了,我的底气也更足,心里也更踏实。”吕文秀态度很诚恳。

  陆为民深深的看了吕文秀一眼。不再多说,既然人家这么诚挚的想要留在自己身边,这也符合自己的想法。他也有些腻烦经常换秘书了,说来说去他都换了好几茬秘书了,换一个秘书需要重新适应一段时间,而且实事求是的说吕文秀是他最满意的,虽然比灵性不如顾子铭,但是论质朴却有过之。

  *********************************************************************************************************************************************************************

  常岚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看着对方有些急促的呼吸,陆为民摆摆手。笑着道:“不急,还有一个小时时间。我上午也没事儿,甚至连吃饭的地方都还没有找好,还在寻摸到时候去哪里混一顿饭呢。”

  “要不陆书记去我家对付一顿?”常岚笑着把包放在沙发扶手上,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刚处理完,也真是不巧,三十晚上不行了,这大年初一,县里也不能不问,曹部长也去了。”

  “没啥问题吧?”陆为民注意到常岚脸色不是太好,随口问道。

  “哼,现在老干部也的确不好说,原来担任过革委会主任。85,南下干部,也算正常。可家属提了很多要求,希望解决,估计这也是等着的,一个孙女不愿意当教师了,要想到政府机关,而且还指名道姓要到财政局或者交通局。可年龄都三十岁出头了,干了十年教师。突然要求改行到政府部门,这像什么?”常岚有些疲惫,摇摇头,“而且县里现在这种身体不太好的老干部不少,如果开了这个头,日后怎么办?正处级这样了,那副处级的可不可以也提这个要求?”

  “所以就扭着不放,非要给个说法承诺?”陆为民对这一个情况也不陌生,这种情况很常见,尤其是县里边,本来就那么大一个圈子,抬头不见低头见,这些老干部每年年末都要去看望慰问,有些子女免不了就要恃宠而骄了。

  “嗯,我也只有陪着耗着,不敢松口,走的时候,子女还在那里说开了年之后要来我办公室里坐着不走,不给办不行,我说欢迎来,但是办什么事情都要讲原则讲制度讲规矩,我是县委书记,但是也不能违背制度规矩。”常岚淡淡的道。

  常岚语气里流露出来的坚定让陆为民暗自赞许,一个女性县委书记,霸道不是最合适的,但是一定要表现出自己的坚韧果决,只有这样你才能在班子里体现出自己的**。

  “我走了一年了,麓城今年的情况如此之好,增速仅次于梓城和遂安,梓城不说了,基数低,遂安是赶上了硅产业的爆发,你们能高居第三,我看了看数据,一下子就逼近了麓溪,我估计赵大恒是不是有点儿坐卧不安的感觉了。”陆为民笑着道。

  麓城2005年gdp达到了232亿,极大的拉近了与前三强的距离,这和2004年下半年麓溪部分产业转移到麓城有很大关系,但麓城能够在这一点上做得很好,同样很不简单。

  “陆书记,这个功劳可归不到我们头上,要说老赵也是有些功劳的,麓溪产业去年在进行调整,相当一批产业转移到了我们麓城北部几个乡镇街道,我调研过,这一批转移过来的产业对于今年我们麓城经济增速起到了很大作用。”

  常岚毫无居功之意,倒是很有长远考虑。

  “麓溪这么做我觉得更长远,他们追求的是附加值更高、规模更大、品牌影响力更大的产业集群,但对于我们麓城来说,看起来似乎也是机遇,我们承接转移出来的产业,也的确给我们麓城带来了现实的好处,但是我们要看到随着宋州城区南扩势头加快,我们麓城融入宋州市区的步伐会越迈越快,您也说过,苏谯、麓城、叶河三个县改区可能是迟早的事情,这样一来,我们就需要评估这些产业进入麓城,日后会不会也像从麓溪迁出一样,一旦土地等要素价格变化,也会迁出我们麓城呢?”

  陆为民含笑点头,“常岚,看问题看得比较远啊,你说的没错,老赵他们在进行产业转型升级,别看他们今年的增速比起你们几个区县慢了不少,但是我觉得这种舍弃短期速度而打造好自己的构架,确立起自己长远发展的目标,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今年慢了,也许明年就能快起来,或者明年还不快,但基础夯实了,后劲有了,发展起来是迟早的事情。”

  “是啊,我也觉得老赵他们这么做很有前瞻性,但是我们麓城现在还做不到这一点,麓溪区有这个条件,他们的第三产业所占比例远远超出了第二产业,事实上已经确立了商贸流通和服务业为主的产业导向,我们麓城还不行,我们的产业还比较单一,第三产业比例偏低,而第二产业中纺织业占据绝对优势地位,所以我们必须要想办法改善产业结构,麓溪的制鞋、鞋材、服装、饰品等产业转移过来也是对我们产业的一个有益补充,县委县府也有一个想法,麓溪转移出来的产业并不意味着这些产业就没有发展前景了,也不意味着这些产业就没有办法培育壮大了,我们还是要准备效仿麓溪之前的做法,对这些企业进行筛选培育,启动小巨人计划,有选择性的要扶持一些具有发展前景的企业成长。”

  陆为民发现常岚还是变化不小,一年的县委书记当下来,多了几分气定神闲和果决坚执,在一些问题的考虑上,也有了她自己的理解和判断。

  “麓溪转移出来的产业你们接手,刚才你不是还在担心这些产业可能在下一波风潮中转移走么?”陆为民反问。

  “是有这种可能,但是当这其中一部分真正成长起来,具备了更强的竞争力,达到了一定层次,那我们认为这些企业就可以留在我们麓城,因为我们麓城可以为它们的发展提供值得留下来的环境氛围。”常岚很自信的道:“我们现在的想法就是要把这些企业培育成为骨干支柱企业,依托这些企业,培育起具有成长性的产业集群。”

  “嗯,有这个自信心就好,那么县里有什么想法,需要市里在哪些方面给予支持?”陆为民知道常岚既然把目标定得这么高,肯定也是有一些想法的,他喜欢这种在位有为的干部。

  “陆书记,您要这么说,我都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不过我还是要说,市里边还是有些偏心。”常岚笑吟吟的道。

  “哦,实力怎么个偏心法?”陆为民也笑着问道。

  “看看市里十二个区县,市区不说了,一环二环投入巨大,三条高速公路,基本上每个县都通高速公路了,宋昆高速一修,烈山和梓城也通了,唯独我们麓城倒远不近,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挨着市区,却没有沾到市区的光,这是不是厚此薄彼太过?”常岚不忿的道。

  “哟,这个帽子可扣得不小啊。”陆为民摇摇头,“常岚,别在我面前喊冤叫苦的,有啥说啥,市里有统一规划,昌宋高速不也是在规划么?昌宋公路现在不也是一级公路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