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十四节 布局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八十四节 布局


  迎来送往间,陆为民在两天时间里连续和五六位约谈人谈话,他觉得这是一种比较合适的工作方式,轻松而无拘,大家能够在一种相对放松的环境下谈自己这一年来工作中的想法和遇到的问题,以及应对之策。

  通过这种方式,陆为民觉得能够较为准确的掌握一个地区或者一个部门的工作状态,主要领导的思路想法未必能够代表全部,但是起码是重要的一方面。

  和郁波的谈话要更为随意一些。

  因为郁波已经就经开区的工作情况做过几次汇报和交流,郁波本身就是一个藏不住的事情的人,有什么说什么,对经开区翻年之后的展望郁波也是充满了信心。

  当然,郁波有充满信心的资格,经开区的狂飙突进俨然成为了宋州的火车头,这固然与经开区没有社会管理职能有关,但是也不容否认经开区在产业选择和培育上所花的心血。

  2005年经开区gdp实现了86亿,甚至已经超过了沙洲区,这样凶猛的涨势让宋州市其他区县都为之侧目,因为经开区财税收入属于市本级,这也成为市里边全力扶持经开区的一个重要因素,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经开区的要求总是最先满足,优先考虑,这也使得经开区在招商引资上的吸引力大增,连苏谯和遂安对经开区的优势都是艳羡不已。

  “陆书记。我知道您的意思,市里在经开区这边的投入很大,我也承认。经开区沾了属于属于市本级的光,池枫和曹孟非都是牢骚满腹,见了面也都是阴阳怪气的说小话,我理解,也不和他们计较。”

  郁波满脸小人得志的模样,看得陆为民也是无语。

  “但我们经开区也交出了让市里满意的答卷,86个亿的gdp。陆书记,这是86亿啊。不是8.6亿,远远超出我们两年前的预估,所以我很自豪。打个不太好的比方,我们经开区用三万人的工作量创造出了高于沙洲几十万人的gdp。我知道这种比方不合适,但是也能说明我们经开区的成长发展速度了吧?”

  沙洲去年gdp增长势头也起来了,尤其是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gdp达到了84亿,但是和经开区相比仍然逊色许多。

  当然经开区全副身心都是放在了招商引资、项目引进落地和建设发展上,沙洲区却由于是地处老城区,涉及到相当庞杂的社会管理事务,尤其是涉及到老城区改造和城郊结合部的农转非转移,问题相当复杂。矛盾也相当突出,牵一发动全身,所以受制约因素很多。所以也不能这样对比。

  “老郁,你也知道这个不能如此对比,你要比,那就去和苏谯比,和麓溪比去。”陆为民没好气的道:“经开区倾注了全市的心血,可谓优中选优。什么都首先考虑的是你经开区,可以说项目一来。只要是经开区看中的,基本上都是签约、落地、建设一体化了,五通一平彻底完善的熟地,什么时候建成投产都是明摆着的,你能和其他地方比么?而且经开区就在主城区,各种便捷的社会服务体系都能享受,但是却又不承担任何管理工作和责任,实际上就是这几个区在帮你分担了这部分社会管理责任了,人要有自知之明,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陆书记,我错了,呃,一定注意,一定注意。”见陆为民有些不悦,郁波赶紧承认错误,“我也就在您面前说说而已,在池枫和老曹他们面前,我都半句话不分辨。”

  “哼,你知道就好,机器人产业的确定我是看好的,包括我在党校学习的时候也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朋友谈及过这个产业,他也谈到从长远发展来看,中国虽然人力资源充裕,但是我们国家人口构成也有一个明显的缺陷,那就是由于我们实行计划生育政策,随着80后,乃至今后的90后这两代人慢慢成长起来,十年二十年后,我们的人口红利就会迅速消失,甚至成为我们的一大软肋,届时我们国家的制造业靠谁来支撑?现在大家还觉得是包袱是累赘的需要解决他们就业问题的难题,也许就会变成四处都要吆喝着喊用工难的问题了。”陆为民吁了一口气,“那个时候,对工业机器人的需求量将会是海量的,而这种趋势,我判断从三到五年后就会逐渐开始显现出来,会在十年后开始进入快速攀升期。”

  陆为民的判断让郁波有些怔忡,好一阵后郁波才道:“陆书记,您的判断是机器人产业会在三年后就会出现较大需求增长,十年后的需求就会非常大?”

  “嗯,机器人产业对人力资源要求比较高,所以这种集成效应会更好,不二越虽然是日本著名机器人制造企业,但是它现在还只是把制造基地放在了我们这里,我们不能单单只把心思放在它一家身上,我的观点还是经开区还要主动出击,利用不二越这个引子,招揽更多的机器人设计和制造企业,以及相关零部件的设计制造企业来经开区,尤其是要主动为我们国内的一些大型企业和科研院所的实验性企业提供实验平台,比如搞高新产业孵化基地,又比如联合搞工业实验室,这些都可以进行尝试,在这方面我看沪上和京城都有类似的经验,经开区应当去考察学习,就像我给令狐道明他们说让他们到杨凌去考察一样,我们得有紧迫感,不能取得一点儿成绩就沾沾自喜,……”

  孵化基地?工业实验室?郁波对其他话都没怎么听入耳,但是这两个词却是深深嵌入了脑海,陆书记这一趟学习归来,看样子也是眼界大不一般了,对经开区的要求也越发高了,但话说回来,经开区就是应该引领全市产业发展的潮流。

  郁波一直不怎么看得起以房地产业发展作为引擎的宋城、沙洲,按照他比较朴素的观点,房地产行业就是一锤子买卖,政府卖地,房地产商卖房,哪怕宋州会发展成为五百万人以上大城市,但是卖地卖房始终有个极限,房子卖了之后再不能为地方政府创造税收,同样也不能创造就业,物业那点儿就业可以忽略不计,但地方始终要发展,归根结底还是要靠工商业。

  在麓溪因为条件所限,第三产业始终强于第二产业,但是郁波也从未放弃过对服装鞋帽和文体用品产业的扶持发展,也正是在他担任麓溪区委书记期间,麓溪才成长起一批在国内服装鞋帽市场赫赫有名的明星企业来,打响了宋州服装产业的知名度。

  陆为民提出了产业孵化基地和工业实验室,无疑是对经开区下一步工作的一个提醒,机器人产业发展不能局限于一两家企业,而要把经开区打造成为一个开放的平台,要让更多的成品制造企业和相关企业都愿意到这里来落足,这些产业可以形成互动流通,甚至在技术和零部件制造上形成共享互通,这样这个产业才能在经开区真正兴盛起来。

  *********************************************************************************************************************************************************************

  郁波走了,陆为民知道自己这一番话又给了对方不少启迪。

  郁波是一个擅长学习吸收的人同时自身也不乏创意灵感的人,陆为民尤其欣赏对方这一点,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郁波更具有一个优秀企业领导的心理,追求创造突破,不拘于窠臼,吸收新鲜东西纳为己用,再在这上边突破。

  当然郁波也有弱点,那就是处理社会事务的能力上稍弱一些,这在他担任麓溪区委书记期间就能看得出来,主要社会事务工作都是赵大恒在负责,谷伟也帮郁波扛起了很重的担子,否则麓溪的发展也不可能有这么快。

  现在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应该说是最适合郁波的岗位,没有繁杂的社会管理事务,一心一意抓经济发展,而经开区班子也相对单纯一些,毕竟工作就那么几样,勾心斗角哪里都免不了,但是也要看时间地点。

  经开区去年已经专门划出了一片作为机器人产业园,不二越的制造基地项目也全面启动,也有部分相关制造企业进入,现在经开区需要做的是吸引更多的相关企业进入,陆为民也知道经开区也在积极接触安川机电以及德国几家机器人制造企业,希望吸引对方来,但这也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事儿,如何能让这些企业觉得宋州经开区值得来,还有大量工作要做,但陆为民觉得工业实验室和产业孵化基地应该是一个亮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