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九十三节 对阵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九十三节 对阵


  赵建安耐心的开导着宋子元。

  他也知道宋子元肯定有意见,本来今天下午的事情就有点儿打脸,现在还要继续狠抽,谁受得了?但这却是不得已。

  省委政法委那边态度空前严厉,邓绍荣新官上任要烧几把火,谁要是挡他烧火,他就得把火烧到挡他烧火的人身上去,常老板不想邓绍荣把火烧到省厅这边来,就只有让邓绍荣把火烧到宋州去了。

  邓绍荣哪里都没有选,却选了宋州,不能不说是有些蹊跷,当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连宋州我都敢烧火,其他哪个地方还敢炸刺?怕是昌州都得要老实一些,这有点儿杀猴吓鸡了。

  当然你杀猴得有那份底气,别让猴给倒转来给你脸上挠上几把,伤了你的脸那就亏大了。

  邓绍荣不简单,这是常旭告诫赵建安的,中央下来的角色,据说在上边很有些人脉底气,这也是他一个外来下派干部为什么敢于一来就要烧火,而且烧向宋州这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的缘故。

  “赵厅,你说的情况我承认在宋州的确存在,涉黄涉赌涉毒,但是可能您也是清楚的,我们宋州打击毒品犯罪是得到了省委省政府和省公安厅高度评价的,涉毒形势在我市并不像有些人所说的那么严峻,至于涉黄涉赌,我承认宋州市公安局肯定在管理上有些不到位,这我可以做检查,但是我不认同那封检举信上所说的。省厅既然这一次已经动手查处了金碧天下,想必也是先前就做过调查的,我们宋州情况究竟如何。您和常厅心里肯定都是有数的,是不是我们宋州就真的成了全省的毒瘤,就到了非要用这种方式来处理的地步了?”

  宋子元的反问让赵建安也有些尴尬。

  省厅治安行动队是按照他的安排下去的,花了一个星期对宋州的娱乐市场进行暗访,甚至也包括遂安、苏谯和西塔这些不是市区,但是因为经济较为发达外来人口较多的县份。

  应该说涉黑涉毒这一块的确没有太多有价值的发现,涉黄涉赌上存在一些问题。尤其是在市区这一块相对突出,但是这个相对突出真的只能说是相对。

  拿行动队员们的话来说。情况就属于中等偏上的程度,也就是说,在他们看来,宋州这种经济发达程度涉黄涉赌的情况属于正常可控范围。当然你要查处,治安行动队也能随时找出其中的问题来,关键是省里的意图是什么。

  省里的意图是什么,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常旭专门去向邓绍荣作了汇报,邓绍荣的态度很明确,既然有问题,不是诬告,当然要一查到底,查个水落石出。有这些丑恶现象,就必须要严加整治,要在宋州掀起一场净化社会风气、杜绝丑恶现象的风暴。还宋州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这是邓绍荣的原话,常旭也原封不动的带给了赵建安,让人深思。

  这也意味着邓绍荣是铁了心要整治一下宋州了,问题是这却是通过省公安厅这只手来整治宋州,相当于是把省公安厅当做了一把枪了。

  分管公安的副省长关力出国考察去了,一直没有回来。常旭连找个帮忙搭手的人都没有,这事儿要直接向杜崇山或者方国纲汇报。又显得有些小题大做,弄不好就会被领导视为缺魄力没担待,但是常旭却知道这背后隐藏着很多东西,稍不注意就得要引发一场风波。

  宋州市委书记陆为民不是善茬儿,刚从中央党校一年制中青班学习归来,邓绍荣就要给他上眼药,他能善罢甘休?所以常旭也是被逼得两头为难,所以才会让赵建安亲自与宋子元一道回宋州,向陆为民解释此次省厅的做法和意图,起码不至于让对方把恚怒记在自己身上。

  赵建安也想象得到,连宋子元都没法说服,你怎么去说服陆为民?想到这里,赵建安就觉得头大如斗。

  “子元,你就别添乱了,待会儿我会去和你们陆书记谈,邓书记签批的信你也看了,常厅也签了意见,要讲原则顾大局,既然领导签了,我们作为公安机关一级领导就必须要服从命令,如果你们陆书记问起你来,你得要把嘴巴给我关紧一点,别说些发气的话,于事无补且容易引起矛盾。”

  赵建安话音刚落,宋子元已经叫了起来,“赵厅,发气的话我不会说,但是有些事情我得实事求是的说清楚,陆书记你可能没怎么打过交道,他这个人喜欢把话说明白,你要能说服他,一切都没问题,而如果你没能说服他,那可就麻烦了。”

  赵建安心里也暗自叫苦,陆为民肯定不好打交道,四十岁不到的市委书记,牛气十足,这会儿你要不和他说过子丑寅卯来,他能听你的?

  “一句话,子元,待会儿你就听我说,别拆我台就行,非得要弄得我下不了台,常厅也不会给你好果子吃。”赵建安瞪着眼珠子道。

  “赵厅,待会儿你见了陆书记的面就知道了,我觉得这事儿恐怕他不能同意,很麻烦。”宋子元阴着脸摇头。

  *********************************************************************************************************************************************************************

  赵建安和宋子元一行回到宋州时,已经是晚上八点过了。

  这边省厅治安总队行动支队的人和宋州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人也都已经将金碧天下查封,传唤了金碧天下的法人代表和实际控股人,同时在下午的现场行动中,挡获了七对涉嫌**嫖娼和淫邪色情陪侍活动的男女,以及近百名陪侍女郎和管理人员。

  案件也还在进一步侦察之中。

  宋子元给吕文秀打了电话,吕文秀称陆书记已经在市委等候了,宋子元觉得更是棘手,但是这个时候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和赵建安一道去市委汇报。

  赵建安和宋子元一进办公室,陆为民很热情的迎了出来,与赵建安握手,“赵厅,有两年没见面了吧?我记得还是我在丰州当市长时候,你还在交警总队时候咱们在一起吃过一顿饭吧?怎么,我来宋州这几年,赵厅就舍不得踏足我们宋州一步?”

  赵建安也有些佩服陆为民的记忆力,四年前陆为民还在丰州当市长,他当时还是交警总队长,到丰州检查交通安全工作,在一起吃过一顿饭,那时候陆为民就给赵建安的印象很深,当时陆为民就是最年轻的正厅级干部,而且还是封疆大吏,没想到四年后陆为民却已经是宋州市委书记了,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形下见面。

  “陆书记记忆力真是超人啊,是有四年了。”赵建安也含笑道:“都知道陆书记您忙啊,去年我来过宋州两趟,您又在中央党校学习,这一次我不又来了?”

  陆为民也朗声笑道:“是啊,子元给我打电话说赵厅你要过来专门研究一下工作,我还在纳闷儿,什么事儿还值得赵厅你专门跑一趟宋州,有什么工作直接交代给子元就行了。”

  赵建安脸色不变,但是心里也在嘀咕,看样子这陆为民还真不好说话,得琢磨琢磨怎么来开这个口。

  等到秘书把茶送上来之后,赵建安看了一眼宋子元,知道还得自己来说,也只能自己来开这个口。

  “陆书记,可能子元已经你大略说了一下今天下午省厅治安总队行动队查处了宋州市沙洲区辖区内的金碧天下夜总会,嗯,现在省厅治安行动队与宋州市局治安支队正在一起联合办案,查处这起案件。”赵建安字斟句酌,语气中正平和,没有任何感*彩。

  “唔,这事儿我听子元简单说了说,实际上我今天下午正好在沙洲的玉蚌巷调研第三产业发展情况,也正好看见了省公安厅的同志在花庙街执行任务,当时还觉得有点儿奇怪,两台大车把金碧天下的大门封了,而且都是便衣警察,引来很多人围观,……,没想到是省厅的同志在办案,也难怪问子元,子元也不知道。”

  陆为民语气平淡,似乎也没有什么感情倾向,但赵建安却听出了里边的一些不悦。

  “陆书记,我得向您汇报一下,省厅治安行动部门直接查处金碧天下也是有原因的,省委政法委邓书记亲自签批了三封举报信涵,而且签署的意见很严厉,要求严肃查处,并对宋州多家娱乐场所存在的大量丑恶形象进行查处打击,要对宋州娱乐市场进行一次认真清理整治行动,彻底扫除宋州娱乐市场的不良风气,……”

  “等一等,赵厅,请恕我打断一下,赵厅的意思是这不是一起单一的案件,还牵扯到一些其他下一步需要开展的工作?”陆为民眼睛眯缝起来,眼光也变得冷峻起来,“文秀,你给秦市长和林书记打电话,请他们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兄弟们还有月票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