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九十五节 应战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九十五节 应战


  “赵厅,我没赌气,而是省里的处理方式没有考虑我们宋州的感受。”宋子元知道可能会得罪赵建安,但是他必须得在陆为民面前把态度摆明,否则他可能又会变成昔日自己在昆湖那样,至于说赵建安这边,日后有的是机会来重新恢复,但市委书记这边若真是失了分,再要拿回来就难了。

  赵建安一怒之后,也迅即理解了宋子元,都不容易,宋子元也是在昆湖吃过亏的人,现在到了宋州,面对一个可能比恽廷国更强势霸道的陆为民,很多事情自然要考虑多一些,赵建安也能理解,当然理解归理解,他却不能认同对方的意见。

  “子元,咱们不说那些气话了,我刚才都说了,这是省委政法委的要求,不是我们省厅有意要作怪,我还是那个意见,查处由省厅治安总队来牵头,宋州市局配合,娱乐市场整治,由宋州市局负责,省厅督导,陆书记,秦市长,林书记,这个意见算是合情合理吧?”赵建安目光望向陆、秦、林三人,宋子元把态度表明也就够了,真正做决定的还是这几位。

  陆为民面无表情,看了一眼秦宝华和林钧,“宝华,老林,你们的意见?”

  “我看可以,陆书记,单个案件查处,省厅牵头,我们宋州市局负责主要查办,至于说整治么,宋州市局可以搞一个有针对性的清理整治行动。到时候省厅来督导查看效果就行了。”

  林钧在知道是省委政法委书记邓绍荣亲自签批之后就一直在嘀咕,本来这事儿也轮不到她来说话,但是他暂时兼任市委政法委书记。所以才摊上这么一桩事儿,他不想节外生枝,早点把这事儿给了结了,自己本来也在宋州呆不了多久了,何况在这种事情上找茬儿。

  “宝华,你的意见?”陆为民没有理睬林钧,看着秦宝华。

  秦宝华有些犹豫。她也知道新任省委政法委书记邓绍荣不是一个简单人物,只是为什么一上来就针对宋州她还有些搞不明白。赵建安的话也很明确了,这是省委政法委的态度,并非省公安厅要针对宋州,省公安厅只是执行者。也愿意配合宋州一到把这个问题解决了。

  问题是省厅的做法对宋州无疑是一个屈辱性的举动,省厅直接查案,省厅督导宋州市公安局进行清理整治,这几乎成了城下之盟,刀压在脖子上的举动,如果是宋州的情况真的恶化到这种程度,宋州倒也无话可说,可宋州的情况到这一步了么?

  以秦宝华对宋州娱乐市场的了解,根本没有到这个程度。所以她对接受这样一个城下之盟是极为反感的,但是问题是要去拂逆新上任的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一个据说是手眼通天的角色的意见。她又有些犹豫。

  “陆书记,赵厅,查处丑恶现象是公安机关的职责,在宋州这块土地上,宋州市公安局是不是应该发挥主导作用?这一点请赵厅考虑一下我们宋州方面的情感,另外这个清理整治行动有多大必要?就因为一两个个案就要对全市娱乐市场进行清理整治。是不是有点儿一人得病全家吃药的意思?我个人认为可能值得商榷。”

  秦宝华语气很委婉,但是不太认同的意思还是表露了出来。

  赵建安见状。知道恐怕最终还是要陆为民来拍板,尤其是秦宝华专门提了一句“个人认为”也是预留了伏笔,也算是尊重陆为民作最后的表态。

  “唔,宝华的意思我明白了。”陆为民点点头,手肘撑在沙发上,一时间没有再说下去,似乎是在酝酿言辞,好一阵后才缓缓道:“赵厅,我们也是老熟人了,我也不愿意在你面前绕圈子玩虚的,我表明我的态度吧,关于我们宋州娱乐市场上存在的个别丑恶现象,我觉得的确有必要查处,包括金碧天下夜总会,至于说由谁来主导,我觉得省厅治安总队行动队也好,宋州市公安局也好,都可以,当然我倾向于宋州市公安局,我也相信宋州市公安局能处理好这个问题,必要时可以由宋州市纪委跟进,对涉及到我们干部有牵扯进去充当保护伞的,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赵建安心中一松,既然陆为民表了这个态,那就好了,对方并没有强求一定要宋州市公安局主导,也算是理解自己的苦衷了,他也微笑着连连点头。

  “至于说对宋州娱乐市场的清理整治,我不太认同。”陆为民话锋一转,“宋州娱乐市场如果存在问题,那么我们就查处问题,金碧天下不是查处了么?还有哪家场所有问题也仅可以彻查,但为什么要搞这种不加区别的大鸣大放式的运动?刚才宝华市长说的一人得病全家吃药,我很赞同,这不是科学的态度,同样也是对我们宋州娱乐市场健康发展的不负责任,或者说寄希望于这种运动式的清理整治想来达到一劳永逸的目的,本身也是不切实际的,所以我不能认同。”

  在场其他几个人都有些懵了。

  陆为民这个态度不可谓不鲜明,几乎就是明确告诉赵建安,他反对在宋州娱乐市场搞一场清理整治行动,而做为市委书记这个态度一摆出来,那几乎就是没有回旋余地,就是代表了宋州市委的态度,无论是省公安厅还是省委政法委都不能不考虑宋州市委的这个态度。

  赵建安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沉吟了好一阵才缓缓道:“陆书记,省委政法委邓书记专门签批了这个意见,如果宋州不执行,恐怕不太合适吧?”

  陆为民也知道赵建安话语里的意思,省公安厅是要回复省委政法委的,如果宋州方面不在程序上走这个过程,恐怕省厅也不好睁着眼睛说瞎话。

  问题是陆为民很清楚这里边的猫腻,如果只是程序上搞一下当然没什么,但是政法委这一次明显是有针对而来,有为而来,清理整治行动一旦搞起来,恐怕局面就由不得宋州市里了,恐怕不仅仅是省公安厅,省委政法委肯定回来凑热闹,暗访,抽查,民调,什么花样都得要玩出来,陆为民可以肯定,这绝对不是什么走走过场那么简单。

  更为关键的是陆为民认为宋州没有理由搞这样的运动式清理整治,这样大鸣大放,除了搅风搅雨,能起到多大作用,震慑丑恶现象?笑话,如果这样搞都能杜绝丑恶现象,那只怕早就天下无贼了。

  陆为民一直认为某种现象存在必然有其存在的原因,对于这种丑恶现象,你只能通过严格的社会管理压缩其生存空间,对于表现突出的通过查处打击来遏制,即便是这样,在当今的社会时代下,仍然无可避免会大量存在,因为这是社会性问题,社会需要带来的问题。

  就像不远千里来宋州打工的外地民工,经年难得回家,指望依靠道德水准来约束生理需求,本身就是一种不切实际的愿望,从某种以上来说,发嫖*娼案总比发强*奸案好,这是陆为民内心的想法,可能有些偏颇,不能公之于众,但却是他真实看法。

  “赵厅,这个问题,我想宋州市委会向省委政法委汇报,做一次意见交换,现在我只是想表明这个态度。”陆为民没有退让。

  *********************************************************************************************************************************************************************

  赵建安和宋子元离开了,办公室里只剩下三个人。

  林钧有些烦躁,他没想到陆为民态度如此强硬,他也不信陆为民不知道邓绍荣的来头,这个时候和邓绍荣发生冲突是不明智的,而陆为民这样做无疑是在反抽邓绍荣的脸,甚至连给下台阶的机会都没有给。

  “陆书记,这样做恐怕会有很大的麻烦啊。”林钧一脸忧心忡忡的模样。

  “天塌下来不是还有我这个高个子撑着么?”陆为民笑了笑,“老林,别一脸愁眉苦脸的模样,天垮不下来。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宋州当前的局面来之不易,有些人却总想要来挑事儿,我没那么多精力来陪这些人玩你攻我守博弈角力的游戏,有什么事儿说什么事儿,真的有问题,就解决问题。”

  秦宝华和林钧都听出了陆为民语气里的不耐和怒意,看样子这一次省委政法委的动作被陆为民视为了对他的“不宣而战”了,只是陆为民的态度未免也太强硬了一些,要知道对方可是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但两人心里也都明白陆为民不傻,敢于这样态度强硬的“应战”,那也是有所恃。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