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零五节 不欢而散,引而不发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零五节 不欢而散,引而不发


  邓书记,宋州在产业规划发展上的确是有些不足之处,第三产业的发展上我们欠缺了一些经验,当时也是考虑到宋州是老工业城市,要振兴工业,所以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工业这一块上。”陆为民斟酌言辞,他在考虑如何来应对对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欲*望。

  对这种事情,他知道避免不了,但是他却不能容忍对方用这种方式来“敲诈”自己,有一就会有二,如果不在第一次就让对方明白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么对方就会把自己的隐忍视为软弱可欺,下一步就会得寸进尺,会更加麻烦。

  当然陆为民也知道现在不是和对方撕破脸皮的时候,他也无意就此与对方弄成水火不容,那样同样对宋州大局不利,就算是自己再占理,但是如果弄得怨冤不解,那么省里领导也会认为自己是在恃宠而骄,起码也是不懂规矩了。

  所以在不超越原则底线的情况下,陆为民是打算妥协的。

  但前提是对方得明白是非道理,明白自己不是可以随意拿捏的人,明白自己之所以愿意握手言和,并非是惧怕了对方的手段,只是不愿意两败俱伤而已,这也同样需要对方拿出姿态和动作出来,这也同样是自己给宋州市委市政府的一个交代。

  “宋州前期主抓工业这一块也没错,否则宋州不可能有今天的表现,只是时移势易。我们作为一级领导干部,也需要与时俱进,审时度势。不断调整我们的工作重心,宋州现在第二产业相当发达了,但第三产业在拖后腿,而且第三产业在发展上也有些问题,过于倾向于那些见效慢且社会效益差的产业,像娱乐业,这些产业容易滋生违法犯罪。毒化社会空气,像你们宋州前期出现的这些问题。我个人感到很痛心,也很震惊,所以在签批意见上也签得比较严厉,为民。你要理解和支持我啊。

  “对于这些产业,我个人认为需要限制和控制,像房地产和旅游产业这些则应该大力扶持推进,……”

  邓绍荣似乎有些忘乎所以了,对于陆为民表现出来谦冲,他觉得这是陆为民对自己的尊重和敬畏,以至于有些话题也渐渐超越了边界。

  陆为民皱了皱眉,他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有些头脑不清醒。

  诚然,作为省委常委。你有资格在自己面前指手画脚,但是你也需要自我评估一下,你的这个观点是否正确。合乎不合乎宋州当前的发展局面,现在看来,这家伙好像有点儿飘飘然了。

  “邓书记,可能您的观点和我们宋州市委的想法略略有些出入,我们认为房地产业和旅游产业当然是下一步大力发展的,但是像餐饮业、酒店业、娱乐业、家政服务等您谈到较为低端的服务产业。我们觉得对于当前宋州的发展也是极其重要的,像这些产业可以吸纳对技术能力要求不高的低端劳动力。尤其是缺乏必要劳动技能的中青年妇女,可以帮助她们实现本地就业,就地增收,解决很多社会问题,比如空巢老人和留守儿童问题,又比如农忙时期农村劳动力缺乏的问题,……”

  陆为民满脸深思的表情,似乎是真的在对邓绍荣的建议做深刻细致的分析和解释。

  “当然,我们市委市府在发展和日常管理工作中还存在不少问题,但是我们觉得还是不能因噎废食,我们不能因为它们存在问题就不去发展,那反而就成了削足适履了,邓书记,您说呢?所以我们市委市府也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认为需要认真总结其中经验,也准备出台一些具体管理规定,加强这些方面的工作,……”

  陆为民语气很温和淡然,但是流露出来的意思却是清晰的,有事儿说事儿,有问题说问题,第三产业发展上,宋州市委有自己的构想规划。

  邓绍荣宽厚的脸上微微一僵,他意识到了眼前这个人话语中流露出来的意思,他也觉察到了自己的话语好像逾越了界限,对方态度很好,也摆出了一个非常愿意倾听自己观点的态度,但是骨子里却并不接受自己的意见。

  他吸了一口气,脸色微微几变,似乎是在掂量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再度发难撕破脸?邓绍荣否定了这个意见。

  对方已经拿出了有意退让的姿态,再要继续进逼,可能就会遭遇来自省里其他人的反弹,陆为民敢摆出这样姿态,肯定也是通过其他渠道已经向相关领导做出过汇报了。

  就此揭过?邓绍荣心里又有些不得劲儿,如此虎头蛇尾的收场,似乎让自己有点儿外强中干的味道了。

  这也罢了,关键在于自己这样收场,下一步怎么走?

  陆为民是聪明人,邓绍荣估计对方也应该琢磨出一些东西来,邓绍荣甚至也可以肯定,对方在日后的工作中对自己的一些“建议”也会给予“善意”回应。

  但这就是自己想要的么?

  自己的确想要一些东西,但是却不应该用这种近乎于“施舍”的方式。

  “为民,可能我和你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有些分歧。”邓绍荣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沉吟了一下才又道:“宋州市委市府对第三产业发展有自己的规划,我理解,但是我觉得这不是因噎废食的问题,而是要不要底线的问题。是不是为了发展经济,就可以突破一些底线,是不是就可以对一些业已出现的问题,甚至在蔓延的问题视而不见?我觉得宋州市委市政府要反思,要重视。”

  陆为民正欲解释,邓绍荣却挥手制止,“为民,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加强管理嘛,但我觉得加强管理是肯定有必要的,可对于已经形成了一种现象,存在着有继续蔓延的风险,就不是仅仅靠加强管理那么简单了,嗯,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些更有力的措施跟上才行,打击处理是一方面,清理整顿也是一种形式,破而后立嘛,经过打击处理清理整顿,再来出台周密可行的管理举措,这样才是合适的,也才能起到效果。”

  *********************************************************************************************************************************************************************

  不欢而散。

  这场争斗还将继续。

  陆为民觉得自己还是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而且他也知道可能对方一样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

  陆为民一直认为对付这种在利益上有所图的家伙要好办得多,但是没想到这个家伙却用这种方式来展示他的存在,还有点儿耐性。

  在双方都阐述了各自的立场之后,好像也没有太多可谈的了,自己把姿态摆足,对方也表现出了一定的灵活性,认同省公安厅前期查处上取得的成绩,但是就下一步的清理整治却没有一个明确说法。

  陆为民知道这是对方有意要在宋州颈项上悬着一把剑,始终不落下来,就是要让自己难受。

  他也不怵,引而不发也是一种策略,表明了对方的意图,同样自己也不是引颈待戮,对方也需要真要落下来这把剑,能不能砍断宋州的铁颈项,弄不好会崩了剑刃,所以引而不发也是非常高明之举。

  自己还是小觑了对方。

  不过对于陆为民来说,这事儿起码有了一个暂时性的结果,各自都需要回去评估,以待于下一次“会战”。

  今天的结果可能双方都不满意,但是又都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目的。

  掂了掂手里的茶叶罐,陆为民也是摇摇头。

  茶叶是邓绍荣送的,极品祁红。

  应该说这家伙还是相当有风度和感召力的,自己告别时,也是笑语宴宴,让秘书把茶叶送上来,很有点儿“依依不舍惺惺相惜“的味道。

  这样的角色不好对付,想想也是,能走到这个位置,连这点儿风范和手腕都没有,还玩什么?

  陆为民并不惧怕什么,实力决定一切,自己已经表明了态度,这就足够了,下一步自己也要继续按照自己的路走下去。

  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那么多精力都放在这上边。

  接下来宋州市会迎来一系列的人事调整,林钧走人,市委副书记、组织部长、市委秘书长、政法委书记,都会陆续调整。

  同样,市里边也还有好几个重大经济发展中的重大事项要展开,宋昆高速、长江二桥、中石化80万吨乙烯项目、昌宋高速前期准备工作,都要进一步推进,同时市里边表现不太好的诸如泽口今年也是攻坚之年。

  2006年,对于整个宋州来说,将是决战之年。

  出差辛苦,更新更辛苦啊,求月票刺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