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二十节 云开风动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二十节 云开风动


  杜崇山的这番话也引起了荣道声的感慨,他对杜崇山的分析极为赞同。

  “是啊,下边都在说招商引资一天比一天难,投资商挑三拣四,地方上要想招到一个合意的项目更是难比登天,但是看看宋州今年一季度的招商引资数据,依然呈现出快速增长势头,而据我所知去年这个时候同样是宋州招商引资大获丰收的时候,宋州仍然实现了同比的大幅增长,为什么宋州/丰州这样的城市就能做到,我们其他地市的党委政府却只会屡屡喊苦叫累?”

  “这其实就是一个问题,你党委政府把自己该做的工作做好没有?你知道不知道当前投资商们最关心哪些问题,最看重哪些要素?老是抱着老一套想法,请吃请喝,地价折扣,税收优惠,以为这样投资商就愿意在你这里投资落户了,天下有这么简单的好事么?”

  荣道声越说感触越深,声音也提高了几度。

  “投资商来你这里投资建厂,不是来呆上一年半载就能赚回本的,那是需要持久的发展,你这地价也好,税收也好,要么就是一锤子买卖,要么就是三五年到点,能让人家赚回本么?显然不可能,但是其他要素呢?你们跟上了么?像刚才老杜提到的,可持续的职业教育体系建设,可以使得企业落地之后享受到长久的,持续不断的为企业提供助力,你的招商引资后期服务质量也同样是人家投资商看重的。拉来之后,就不闻不问了,甚至关门打狗了。你怎么能让人放心留下来谋发展?”

  “还有,总是把目光盯着外边儿,盯着什么五百强,什么外资企业,却忽略了本地民营企业的发展,我看过宋州的一些数据,如果说前期宋州还主要是把精力放在对外招商引资上。在大项目上还是放在对外招商引资上,那么近一两年来。在中小企业的培育上,宋州明显与其他地方不一样,更鼓励和扶持本土企业的创业发展,尤其是鼓励返乡民工创业和大学生回乡创业。宋州市,以及宋州经开区和遂安/苏谯都出台了专门的政策来针对返乡民工和回家大学生创业,这就很好嘛,其他地方我就没看到谁有这个意识,而宋州目前快速发展的经济很大程度得益于中小企业的蓬勃兴起,这也是陆为民多次向我汇报时提及的。”

  荣道声所说的这些都是目前昌江省在招商引资中存在的问题,重招商引资,轻本土企业培育发展,重招商引资前的准备。轻招商引资后的服务,重硬件设施,轻软件服务。重具体项目的招揽,轻配套的制度建设。

  方国纲见两位主要领导越说越兴奋,都有些跑题了,忙轻咳一声,“荣书记,您刚才说的。其实也就是咱们省里各地市普遍存在的一些问题,我们的招商引资和经济发展都还停留于较为低级的阶段。发展经济要么就是招商引资,要么就是用基础设施建设来拉动,这几乎成为了我们各级党委政府的套路了,但是随着竞争日趋激烈,你怎么来脱颖而出,你怎么来实现自身产业结构的调整升级,这里边有太多的经验要总结,也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但我们的很多领导干部心思却不在学习总结上。”

  似乎是方国纲的话语有些严肃,让荣道声和杜崇山心思都收敛了一些回来,荣道声点点头,“老方,说说吧,前期你和老左去了京里,中组部那边有什么新的东西?”

  “部里边新东西倒是没有太多,不过也提到了对年轻干部的培养和考察,专门提到了我们省陆为民同志,另外也谈到今年根据实际工作需要,可能部里边近期会下来,有一些考察工作要进行。”方国纲汇报道。

  荣道声微微颌首,示意明白方国纲的意思,“部里边要下来考察了?我估计也差不多了,我和老杜去年到京里参加四中全会时部里边领导就和我们交换过意见。部里边的意思是干部选拔和交流机制要逐步形成定制,本地干部要尽可能的实现横向和纵向的交流,我和老杜也阐明了我们的观点,交流是好事,但是也需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本地干部在合适的岗位上有时候的确能够发挥出比外来干部更显著的效果来。”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央对干部的交流提拔日益重视,也逐渐形成了定制,从原来三七开甚至二八开,逐渐向四六开甚至五五开的状况变化。

  也就是说原来提拔干部,十个里边顶多也就是两三个会交流出去,而且不少都是提拔起来之后工作几年才交流出去,但现在情况有变化,一是交流出去的比例在增大,二是很多都是在提拔时候就交流出去了。

  昌江省这几年的发展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有一些亮点,虽然像昌州/青溪/桂平这一些老牌的经济强市表现不尽人意,但是却崛起了诸如宋州/昆湖和丰州这样的新兴经济强市,尤其是宋州和丰州。

  一个是老工业基地经历了九十年代的没落之后重现辉煌,硬生生闯过了国有企业改革的难关,相对平稳的度过了艰难时期而进入了再度勃兴的发展期,从今年的发展态势来看,宋州今年可以稳居全国城市二十强之列,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壮举,也是中西部地区城市的一个突破。

  同样丰州的表现也是让人眼前一亮,一个十多年前还在全省末尾徘徊的农业地区,几乎没有半点工业基础,但是在经历了十多年曲折发展之路之后,连续两届党委政府的稳定持续高速发展,使得丰州市如同一匹脱缰野马在荒原上狂奔,以不可阻挡的气势连续超越了排在其前面的多个地市,预计今年将成为全省仅次于宋州/昆湖和昌州的全省经济前四强,这份冲击力甚至比宋州都更让人瞠目结舌。

  昆湖的发展也应该说是不错的,但与宋州和丰州相比,昆湖产业集群的规模显得相对分散而单薄,没有像宋州和丰州那样形成具有优势性主导产业和产业集群,在这一点上荣道声和杜崇山都曾经在考察昆湖时专门给昆湖市委市政府提到过,但是要扭转这个局面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昆湖长期以来就采取的是放水养鱼广泛撒网的模式,但是在重点培养这个阶段却做得不是很好。

  三个人在具体研究了人事问题之后,方国纲也表示中组部对一批年轻干部非常关注,认为昌江在这方面工作做得较为扎实,希望昌江省委要总结经验,为全国组织部长会议做准备,可能届时昌江省委选拔培养年轻干部的经验会作为会议的经验交流材料。

  荣道声也叮嘱方国纲要做好中组部下来的考察工作准备。

  *************************************************************************************************************************

  “中组部已经开始启动这一轮的干部考察了,为民,你得要做好准备啊。”夏力行看着坐在自己对面正在削水果的男子,不无感慨的道:“一晃就是十多年啊,看见你我就想到92年组织考察我的时候,十四年时间,你也从一个普通干部成长成为党的高级干部了。”

  这个消息在五一前陆为民已经获知了,曹朗的消息来得更快,作为在中*宣部办公厅这种要害部门工作的干部,各种消息的敏感程度更甚,也更灵通。

  曹朗也即将迎来晋升的机会,不过据说他可能要到下边去挂职锻炼,具体去向也还没有定。

  “夏主任,也没啥好准备的,清清爽爽,工作情况就摆在那里,前几天方书记还给我打电话,要我这段时间安分一点,我说怎么安分,啥事儿不做?唯一一个我觉得有点儿戏的大学城和高新技术产业园区规划都被你们给按住了,我想不安分也没机会啊。”陆为民乐呵呵的把削好的香梨递给夏力行,“安部长也给我打了电话,要我认真对待,他说他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说宋州这段时间不太清静,我说没那回事儿,宋州比任何时候都安定,都是一些工作上的正常分歧,如果没有分歧,反而说明这个地方一潭死水,缺乏活力。”

  “哟,你这个理论可够新鲜,照你说的,你倒是希望你们市委研究工作每次都是吵吵闹闹不成?”夏力行笑了起来。

  “夏主任,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如果每项工作下来,大家都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按部就班就去干了,我觉得这未必是好事儿,这说明我们的干部起码没有认真去研究这项工作,难道这些工作里边都没有值得探究和琢磨的东西?恐怕不是,只图完成任务,过关了事,缺乏创新求变和精益求精之心,那么这个班子也是有问题的。”陆为民解释道。

  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