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二十一节 成熟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二十一节 成熟


  夏力行从陆为民的言谈举止中就能听出来很多含义。

  担任了几年市委书记在经历了中央党校一年学习之后越来越显得从容大气,也越来越能用不同的视角和眼光来探究问题,比起几年前才到丰州当市长的陆为民,此时的陆为民已经完全成熟了,成熟得可以游刃有余的应对任何挑战。

  宋州大学城和高新技术产业园区方案搁置不像陆为民所说的那么轻松,这本来该是今年宋州力图推出的第一号重点工作,也是陆为民为了进一步提升宋州教育科研能力和产业竞争力的得意之举,从长远来看,这甚至可能对宋州整个产业结构的变化都起到意想不到的推动作用,但是现在却被无端搁置了。

  现在说搁置可能为时过早,但是很明显的是这个方案构想被压了下来,不再像最初设想的那样会迅速推进,而进入了常规性的评估审查阶段。

  夏力行也很认真的研究过宋州的这个构想,陆为民的思路很清晰深邃,未雨绸缪,可以说已经在为今后几年宋州的发展做打算了。

  七年前否决软件业作为宋州经开区的主导产业,证明他是明智之举,现在又重新在西塔西峰山区启动了以发展信息软件业/电子商务和高端服务业为主的计划,当然辅之以大学城的建设,从这一点就足以说明陆为民的成熟理性。

  七年前否定软件产业作为宋州经开区的主导产业。是他判断宋州没有这个人力和科研资源储备,而七年后却在紧邻昌州的西峰山区启动这个规划构想,这显然不是改弦易辙。也不是心血来潮之举,这是想要借助昌州的高端人力和教育科研资源来实施的借壳生蛋,这一手不可谓不精妙。

  当然这个对宋州来说的精妙之举,对于昌州来说却是釜底抽薪,本身昌州经济发展已经大大落后于宋州了,唯一的优势大概也就是高端教育科研和人力资源优势了,现在宋州居然想出来这样一招“阴损之极”的举动。这如何能让昌州接受,夏力行不用想也知道昌州肯定会坚决反对。而且也会采取各种手段来反制,这种情况下昌江省就有点儿坐蜡了。

  暂时搁置,寻找一个更合适的解决之道是昌江省下一步要做的。

  从陆为民的话语中夏力行也能听出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陆为民对宋州局面的掌控充满自信。甚至有点儿不希望宋州市委市府内部因此变成一言堂的局面,希望宋州市委市府内部能够在“严肃”的基础之上加上一个“活泼”。

  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这本来是抗大的校风,但陆为民似乎把它运用在了宋州市委的工作氛围营造上了。

  “为民,你成熟了。”夏力行没有多说,只说了这一句话。

  “夏主任。任何人都要成熟,也许我经历的东西多一些,所以成熟得快一些。”陆为民笑了笑。但是笑意中也颇多感触,甚至有些复杂,“成熟也会让人丢失很多东西,甚至失去很多快乐,所以很多人宁肯自己成熟得慢一些,就在于可以享受成熟的那段令人回味的过程。”

  “很有哲理啊。为民,不过既然你走了这条路。那就不要去做那些风花雪月的无病**了,我们是一级领导,需要把更多的心思和精力放在如何搞好自己手中的工作上。”

  夏力行对自己这个昔日秘书,也是外甥女婿是非常欣赏且看好的,他相信陆为民在自己这个年龄的时候可以比自己走得更好,甚至在国内政坛有一席之地。

  被夏力行泼了一瓢冷水,陆为民也收敛起了感慨,点头道:“夏主任,我知道,不过偶尔感悟一下罢了。宋州目前已经步入正轨,一般的风风雨雨都很难对宋州产生多大的干扰了,说句不客气的话,一个地方的发展固然是靠各种各样的工作积累而成,但是要让这些细微的工作有条不紊的推动,关键还是在于一套制度和一个能够坚决执行贯彻制度的班子,在这一点上,宋州市委市府可以说是做到了。”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夏力行也知道现在自己不能以老眼光来看人了,对待陆为民,他更多的还是以平等探讨的姿态来,这样的效果最好。

  “夏主任,您说我现在能有什么打算?”陆为民挠着头反问:“都在说我要高升了,要调职了,要走人了,去哪里,担任什么职务,都替我安排得妥妥贴贴,可我这个当事人却蒙在鼓里,还得要在人前人后一本正经的摆出一副貌似深不可测不可对外人道的模样,真有人问起,还得说没这回事儿,有也是听从组织安排,您说这累不累啊。”

  夏力行噗嗤一笑。

  谁都有过这段时间,在调整之前的这段时间是最难熬的,虽然知道自己可能要动,但是怎么动,去哪里,却是在半空中,这种滋味是最难受的,而这种等待也如同煎熬,尤其是在面对周围的同事/朋友的询问时,还得要想方设法让对方不至于觉得自己的回答是敷衍了事或者欺瞒对方。

  “可能你们昌江省会有一轮人事调整,我听说张天豪可能要离开昌江。”

  夏力行的话让陆为民愣了一愣,“他要走?”

  张天豪担任副省长之后,先是分管农业,后来调整为分管工业这一块,在省政府这边的地位也是日益看涨,这一点明眼人都能感觉得出来,陆为民觉得张天豪很有可能会在今后一两年内担任省委常委,这既是对其地位变化的一种合理定位,也符合当前中央关于减副之后的推行常委制的政策精神。

  “唔,这一轮中央的调整也算是在为明年*召开布局,估计这一年多时间里,都会陆续启动调整,而且规模不会小,尤其是在中央也力推干部交流的机制下。”夏力行看了一眼陆为民,“为民,你考虑过你可能离开昌江的可能么?”

  陆为民脸色严肃起来,似乎是在掂量这个话题,好一阵后才道:“夏主任,您觉得我会离开昌江么?”

  “不太好说。”夏力行摇摇头,“从你们省里的角度来看,可能是有意让你到昌州去救急的,不管是担任市委书记,还是市长,昌州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可能你们省委也有些着急,但是你们昌江也有一些亮点,我看丰州市委书记唐天涛这段时间出镜率也不少,估计这一位也应该是你们省委着力培养的对象,老安也对这位昔日的搭档评价颇高,认为此人很有魄力锐气,到丰州之后正好是能一展所长。”

  陆为民也很清楚,实际上本轮人事选拔从前年就已经开始了,自己进入中央党校参加一年制中青班学习应该说是占得了先机,但是并不代表别人就没有机会。

  恽廷国治下的昆湖发展依然稳健,虽然不及宋州这么突飞猛进,但是连续几年经济增速都在全省前三,率领昆湖经济总量超越了昌州这一历史壮举足以让恽廷国有厚实的底气来谋求晋升。

  同样更为耀眼的还有唐天涛,他率领下的丰州同样是“攻城略地”连续攻克了诸如桂平/普明/洛门等前面的拦路虎,现在又一举攻陷了青溪,正式跻身全省四强,这两年他的风光程度仅次于陆为民,更甚于恽廷国,而且他在年龄优势上更为明显,不到四十五岁,比起恽廷国小一大截。

  现在还不清楚中*组部那边的完整意图,有些事情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完全明了的,但是曹朗来的消息是比较准确的,那就是自己问题不大,中*组部那边对自己的评价很高,这一轮人事考察只要自己不掉链子,就只是一个程序问题了。

  掉链子当然不会,但是陆为民有些担心的是来自省委内部的意见。

  虽说省委在推荐自己的时候是形成了一致意见,但是并不代表人人都对自己满意,考察中难免有人会或公正无私或出于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来对自己的表现做出“评判”和“真实中肯的建议”,这或许难以影响到自己晋升,但是却可能对自己下一步到什么岗位上有一定影响。

  担任昌州市长也是晋升,担任副省长也是晋升,担任省委常委一样还是晋升,甚至担任省长助理同样也是晋升,但是这里边差别就大了去。

  “夏主任,省里优秀的干部还不少,不仅仅是唐天涛,还有恽廷国,目前来说宋州/昆湖和丰州就是现在昌州经济发展的发动机,其他地市都还或多或少的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发展力度上都还欠缺一些。”陆为民介绍道:“总体来说,昌江还是机遇和困难并存,亮点和问题交织。”

  “哪个地方不是这样?”夏力行摇摇头,“但是总体来说全国经济还是向好的,预计今年增速还会比起去年有所增长,现在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被外媒称之为奇迹。”

  第二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