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四十四节 不妙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四十四节 不妙


  从秦再山嘴里说出不能局限一隅的这话的时候,夏力行就明白麻烦大了。

  说麻烦大了,并非是坏事,只是相对于陆为民内心的想法有些出入罢了。

  但是如果真如秦再山所说,高层是看好陆为民,才会有这般安排,那么就未必是坏事了,甚至是一件大好事,哪怕和陆为民意愿相左。

  昌江在很多领导心目中恐怕真的只能算是一隅,哪怕昌江这几年发展很快,但是地处内陆,经济总量也只能算是中游,如果陆为民真的被高层领导欣赏,有意要栽培,那么肯定会有考虑,会有意识的进行一些安排,留在昌江可能性就不大了。

  和秦再山分手,夏力行就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陆为民不愿意离开昌江,他能理解。

  陆为民有他自己的规划,他认为他能在昌江干出更大的事业来,相较于职务上的变化,夏力行感觉陆为民更在乎能不能有一个更能让他展示自我的平台,而不是单纯的职务升迁。

  陆为民希望去昌州,就像他去丰州去宋州一样,再度力挽狂澜,再度挽大厦于将倾,想象很好,问题是事事都能顺心遂意,那就不是现实是梦想了。

  秦再山没有谈太多,夏力行也不可能问太多,问了,对方也不可能给自己多准确的答复,在没有研究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但是有一点是比较明确的。交流是大趋势,而如果不交流的,那么就要求有很特殊的理由。所以夏力行也不确定荣杜两人有无能让中*组部认可的特殊理由。

  不过夏力行倒是觉得秦再山说的有些道理,大丈夫志在四方,老是蜗居一隅,眼界和胸襟都会受到局限,而走出去,也许就是另外一个天地,而尤其是像陆为民这样如此年轻的干部。有胆魄有闯劲,哪里去不得?

  在昌江还总是会被人觉得是受了自己余荫。如果走出去闯出一番事业来,那才更能让人心服口服,也能让上边高层领导对他有一个更深刻的认识。

  想到这里,夏力行也就丢开了先前的患得患失。他甚至想要好好敲打敲打陆为民,让他放开那些小鸡肚肠心思,安安心心干好自己现在的工作,不要以为上边领导看不到。

  至于说他担心的那些因素,或许有,但是绝对上不得台盘,而他也太小瞧了高层的视野胸襟。

  ***************************************************************************************************************************************************************************************************************

  受了夏力行的一顿教诲,陆为民不敢再多问了,把心思重新放在目前的工作上。

  不过他也知道这种局面不会持续太久了。总得要有一个说法。

  哪怕是让自己继续呆在宋州,荣杜二人也会给自己一个明示,当然这种可能性很小。

  刘斌也打来电话询问情况。问陆为民是否愿意到京城工作,陆为民不太清楚对方什么意思,或许是觉得自己在很多观点意见上比较激进,更适合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这样的部门去发展?陆为民不认为这是一个好主意。

  当然刘斌也只是问一问,并没有说其他,一直到后来。刘斌才谈到有领导对陆为民的一些思路观点很赞许,尤其是在涉及到国退民进和国企整合以及走出去战略上的一些思路。所以他才会有这方面的想法。

  不过从陆为民内心来说,搞研究和理论探索不是他所长,那不过是前世记忆带来的一些东西而已,在前世中很多东西未能实现的,在今世中恐怕也差不多。

  关心陆为民的人不少,安德健/尚权智,甚至在青省的孙震都打来电话询问了陆为民的情况,这让陆为民也很感动。

  尚权智仍然是皖省省委副书记,但他的年龄也差不多了,他是48年的,到明年已经年近六十,陆为民判断他会在明年换届时担任省人大或者省政协的主要领导职务,这样可以正式晋位实职正部级干部,也可以再在人大或者政协主要领导位置上再干一届。

  孙震现在是青省省委常委/西平市委书记,他是2003年从副省长转任省委常委,担任了一年省委常委/宣传部长之后,于2004月10月兼任省会西平市委书记,他的年龄优势也比较明显,他是54年的,现在不过五十二岁,还有很大的发展前景。

  安德健不用说了,本来也就联系很多,但是像尚权智和孙震,陆为民也有很久没和他们联系了,这个时候打电话来关心自己,不管别人出于何种想法理由,起码人家是记得住自己,这就很难得了。

  当然花幼兰和周少游也打来了电话询问情况。

  周少游七月正式出任湘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这样一来他以省委常委身份出任副省长,也就成了省政府仅次于省长和常务副省长的三号人物,在湘省主管工业工作这一块,也符合他的胃口。

  花幼兰和周少游都曾经是田海华的爱将,两人关系原来也就还不错,所以这样搭档也算默契,也算是为孤身一人在湘省的花幼兰添了一个奥援。

  花幼兰在电话里也相信询问了陆为民的想法,陆为民倒也没有瞒她,谈了自己的考虑。

  不过在这个问题上花幼兰也无能为力,只说无论走哪里,对陆为民来说,都比留在宋州好,毕竟新的环境,对一个人的资历和锻炼都是一段难得履历,这在今后的档案中会非常关键。

  ***************************************************************************************************************************************************************************************************************

  杜崇山来到荣道声办公室时,发现荣道声正在用保密电话和人通电话。

  见杜崇山进来,荣道声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示意杜崇山入座。

  杜崇山还不清楚什么事情,但是他从荣道声的脸色能看得出来,荣道声心情不太好,眉目间有些阴霾,而且是站着在接电话。

  保密电话的通话对象是特别要求的,杜崇山估计应该是在和京里某位领导通话,但他不知道是和谁通话,也不知道内容。

  “何部长,我明白部里的意图,但是我还是觉得部里边应当考虑一下省里的实际情况,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我们的干部选拔使用方向,其主要目的还是要最大限度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交流轮岗从制度层面上来说肯定是好的,但是也要结合实际,有时候用好一个干部,就能带动一地的发展,所以在昌州市委书记人选上,我们省委一直在认真地考虑,我和老杜也都研究探讨过多次,觉得目前昌州还是需要一个对我们昌江情况毕竟熟悉的,能够站在一个较高高度看待昌州及其周边地区发展的问题的干部,这样才有利于我们昌江省打造黄金三角区域发展战略这一目标,这关系到未来几年我们昌江的发展,所以我们昌江省委还是觉得部里边能不能在这个人选问题上再考虑一下我们省委的意见,……”

  电话另一端似乎又在和荣道声说什么,荣道声停住了话,但是看得出来脸色很勉强,只是嗯嗯,却不愿意接话茬。

  这个时候方国纲也来了,看见杜崇山也在,再看到荣道声在接电话,略感惊讶,不过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坐在了另外一个沙发上,很安静的等待着。

  “何部长,我知道部里边需要考虑到方方面面,我也承认你说的那位同志很优秀,但是他毕竟从未到过昌江,对我们昌江省情市情都不熟悉,当然,我知道这不是问题,只是一个情况而已,对,可是……”

  荣道声脸色更是勉强,眉目间阴郁更甚。

  “我理解,对他本人的成长肯定大有帮助,但是留在昌江也一样是锻炼和挑战啊,昌州的情况我上一次也和您介绍过了,需要一位有胆魄有锐气有想法的干部来,对,这是我们省委的一致看法,啊,还是有其他反映?不可能吧,您也是在基层干过的,应该了解基层这些事儿,当一地主要领导,怎么可能没有告状的人?除非不干工作,没有反映的干部那说明恰恰是不能做事儿不愿做事儿或者做不了事儿的干部,……”

  再求1000张推荐票,我要挺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