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四十六节 受教

第十八卷 心潮逐浪高 第一百四十六节 受教


  把车窗放了下来,任凭灌进来的风吹拂着脸颊,陆为民的心境慢慢平复下来。

  八月底的山风还有些热意,但是在进入西峰山区之后热气就变成凉意了。

  已经成事实,那么就没有必要再去纠结了。

  陆为民知道交流从自己长远来说是好事儿,会在自己履历上有极为重要的一笔,一个一直在本地成长从未出省的干部是不可能真正成长到更高层面的,所以六年前省委有意让自己去援藏时,他毫不犹豫的就接受了,而事实也证明自己一年援藏为自己的履历增添了极其了相当光辉的一笔,也对于日后自己的发展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哪怕你感觉不出来,但是在组织部门看到你的履历时,这一笔绝对加分。

  陆为民并不惧怕交流,他只是有些遗憾,昌州是一个好平台,可供自己发挥的好平台,就像三年多年前的宋州一样,是一个供自己发挥的大好机会,发挥好了,自己可以再上一层楼,但这个机会现在失去了。

  他很清楚自己这一次被交流出去,多半是到某省市担任部门领导,比如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或者组织部长,亦有可能是常委副省长,不可能再主政一方,也就是说,自己要进入一个打磨积累资历的阶段了。

  这个阶段可能是三五年,甚至也有可能七八年乃至十年,毕竟自己才三十八。这样一个年龄,在副省级干部里边实在有点儿惊世骇俗了,积淀和磨砺对年轻干部从来都是一个不可或缺的过程。而轮岗换岗,多个岗位的工作洗礼对于干部的成长非常有必要,这是组织部门根深蒂固的观念,陆为民估计自己可能也要进入这个阶段了。

  正因为如此,他才有些不甘,他不想在某个部门领导职位上浪费自己的时间,他想干实事。哪怕是组织部长他也一样不愿意。

  西峰山区优美的环境让陆为民心境变得更加开阔舒畅,满目的苍翠。黑色油路蜿蜒而过,车流量却不小,史德生在陆为民的指示下驶入了昇名湖区块,绕场一圈才下来。这个时候陆为民心境已经恢复了正常。

  方国纲找自己当然不是安慰自己,这种事情其实得失很难说清楚,你能说你留在昌江就一定更好?或许你陆为民会这么认为,但是方国纲却未必,尤其是对你本人来说。

  自己一走,涉及到宋州班子变化,市委书记人选自己早就明确的给荣杜方三人都交过底了,没啥多说的,但是市长人选却从未探讨过。

  在自己尚未卸任省委常委之前。自己还是有责任和义务向昌江省委推荐自己中意的干部人选的,只不过这个人选却不好推,推了也未必能获得认可。

  曹振海和陈庆福都不太可能进入省委视线。年龄是一大问题,而且以两人中规中矩的表现,也不适合扛起宋州市长这个担子。

  黄文旭如果不是才去丰州,也许是个不错的人选,但现在只能派出了,其他人。陆为民一时间也没有考虑到。

  陆为民心目中能力出众的人有,但是要说从资历和能力能胜任的。却没有,谭伟峰,吕腾,都是各方面能力较为均衡的人才,但要说担任宋州市长,显然都还欠缺火候,起码在资历上就不可能获得省委认同。

  雷志虎似乎也是一个合适人选,但是他担任昌西州长时间不长,昌西州还处于一个负重起步爬坡阶段,这个时候松劲儿也不合适。

  算来算去,自己心目中还真没有合适的推荐人,虽然推荐了也未必能获得认同,但陆为民还是有些遗憾。

  ***************************************************************************************************************************************************************************************************************

  “是不是有些失望和遗憾?”方国纲亲自给陆为民泡了一杯茶,递给陆为民,含笑看着陆为民问道。

  这种消息无法保密,昌江省委知晓的时候,陆为民自然也有他的渠道获知。

  “嗯,遗憾多一些,本来是以为自己可以再在昌江奋斗一番的。”陆为民也不掩饰,点点头。

  “为民,虽然事情已经定板了,我也不清楚你下一步去哪里,但是我还是要说,留在昌江,嗯,或者说你担任昌州市委书记的话,可能对昌江省来说是一件大好事,但是对你本人来说,也许收获就不像你在宋州那样了。”方国纲语出惊人。

  “哦?”陆为民微微展眉,看着方国纲。

  方国纲当然不会信口开河,而且他也和方国纲公私关系都不错,方国纲浸淫昌江官场数十年,从政经验可谓丰富之极,对很多问题的看法有其独到的见解。

  “我这个观点还是建立在你能在昌州取得像你在宋州取得的成绩的基础之上的。”方国纲进一步道。

  “愿闻其详。”陆为民目光流动,轻声道。

  “为民,宋州今年gdp预计多少?”

  “如无意外的话,2700到2800亿之间吧。”陆为民回答道。

  “昌州呢?我来回答吧,昌州1——7月经济增速是6.9%,预计下半年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就算是7%吧,今年全年gdp大概也就在860亿上下,也就是说,昌州的gdp总量在今年连宋州的三分之一都不到,这个数据不可谓不触目惊心。”方国纲淡淡的道:“你陆为民来接任市委书记,我相信你有你自己的规划构想,我也相信你和唐天涛联手,昌州可能会迎来一个快速发展期,但是我想问一句,你觉得三五年内赶上和超过宋州的可能性有多大?”

  陆为民沉默了一下,摇摇头,“没有,没有这种可能,哪怕昌州能在一段时间内以超高速发展,但是在这种经济总量基数下,已经没有可能超越或者赶上宋州的可能了,时机错过了,而宋州的基础已经打牢靠了,宋州的经济增速不太可能滑落到两位数以下,起码三五年之内不可能,所以昌州没有机会。”

  “嗯,我也是这样判断的,对于昌州来说,也许它就只存在夺回全省经济老二的可能,这一点上我相信你如果担任市委书记,能够做到,但赶上宋州没有可能。”方国纲继续道:“实情就是如此,但是昌州人和昌州干部会怎么看?你在宋州能够实现赶超昌州,而且把昌州甩开这么大一截,为什么现在担任各方面条件更好的昌州,你却不能带领昌州赶超回来呢?是不是江郎才尽了?或者骄傲自满了?”

  陆为民不语。

  “昌州人,昌州干部是很骄傲的,昌州是省会,是副省级城市,是全省的中心,从古至今都是如此,你的特殊情况决定了你如果到昌州担任市委书记,你会承担更大的压力,你必须要带领昌州超越宋州才能赢得昌州人的真正尊重和信任,他们不会去考虑时代不同,情况不同这些因素,而你做不到的话,那么他们就会始终无法认可你,而越是到后边儿,你可能面临的压力就会越大,甚至会影响到你的驾驭能力。”

  不得不承认方国纲分析的很有道理,虽然陆为民也知道方国纲这番话有宽慰自己的意思在里边,但是并未无据。

  昌州人肯定不甘心这样的局面,但事实上昌州已经不具备超越宋州的条件了,你已经错过了时机。

  而宋州也不会给昌州这个机会,三倍于你的经济实力,而且是在这样大的一个基数上,如果不犯天大的错误,是没有机会的。

  先前陆为民没有想到这一点,他只想过如何让昌州从泥潭中挣扎出来,却没有想过自己的问题。

  赶不上宋州,那就是你的错,因为是你带领宋州超越了昌州,现在你就该带领昌州追回来,那是属于昌州的骄傲,不管现在情况如何,普通人不会想那么多,他只会认为昌州的条件远比宋州好,你更应该做到。

  见陆为民沉默不语,知道他在消化自己的话语,方国纲端起茶杯,自己抿了一口。

  这事儿肯定对陆为民打击不小,方国纲希望他能迅速从失望中走出来,他也相信陆为民能够做到。

  “方书记,受教了,我考虑还是单纯了一些。”陆为民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到这个时候,他才算是真正走出来。

  方国纲说的没错,自己担任昌州市委书记,对昌江省也许是好事,但是对于自己未来的发展却未必是好事,这似乎有些矛盾,但是你细细想来,却是真理,何况未必别人来就真的不如你了,这个世界离了谁都一样转。

  继续求1000推荐票,投票好习惯养成,有助于身体健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