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一节 上进才是原动力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一节 上进才是原动力


  齐鲁历来是一个人才荟萃之地,中央委员中历来齐鲁籍占据相当人数,同时齐鲁也是培养锻炼干部的好地方,既有沿海发达之地,亦有革命老区,可以说和齐鲁扯上关系的干部数量惊人。

  陆为民参加工作时候的昌江省委书记田海华亦是从昌江省委书记调任齐鲁省委书记并进入政*治局,最终走上高级领导岗位,由此也能见出一斑。

  也就是说,能在齐鲁居于副省级干部岗位的,就没有等闲之辈,其能力/情商/经验乃至人情世故都属于出类拔萃,小觑任何一个人都是一种弱智的表现。

  现任省委书记高立文不是齐鲁籍人,但是却是辗转多地工作,先后在中央部委和浙/粤等省担任重要领导职务,后来调任齐鲁担任省长,升任省委书记。

  与高立文接触不算太多,但是每一次都能给陆为民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位省委书记开阔的视野和深邃的判断力,都让陆为民叹为观止,哪怕他这个有着前世记忆者,在对方面前都一样有一种被对方洞察的感觉。

  同样韩三童和江大川一样是老辣凝重的角色,陆为民在昌江担任省委常委时间不长,给陆为民留下印象最深的还是方国纲,但是到齐鲁时间更短,高立文和韩三童都给陆为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现在这个江大川一样是巅峰人物,不能不让人正视。

  回到办公室。陆为民自个儿泡茶,自个儿洗茶倒水,倒也自在。

  没有秘书的日子倒也清静。陆为民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也挺好,在部门里边工作和主政地方是有些不一样,弦绷得没有那么紧,脑海中的各种数据也远没有庞杂。

  当然,这并不是说在部委里边工作就轻松了,同样,你需要考虑问题的角度和深度也就不一样了。更需要随时掌握了解中央相关政策精神的精髓,如何来将之落实贯彻到下边。让其开花结果,实现目的。

  省委常委会已经议定过会,马上就会下文由自己担任省总工会党组书记,并提名省总工会主席人选。这也意味着这个事儿自己也是跑不掉了,想到这里陆为民也有些摇头,统战工作刚刚调研开始,这边工会工作的笼子又罩了上来,想要轻松看来也是一种奢望了。

  看来对下边地市的调研工作还要调整一下,泉城因为已经确定了日程,而且就在眼皮子下边,影响不大,其他地市的就只能搁一搁了。等到省总工会全会召开之后,自己才能以总工会主席和统战部长身份一并对统战和工会工作进行调研,省得跑两趟。

  *************************************************************************************************************************************************************************************************************

  向文东一直在观察这个学弟领导。

  说陆为民是学弟。并不是攀附。

  向文东是华南工学院毕业的,华南工学院88年更名为华南理工大,但华南工学院的渊源仍然是出于岭南大学,在解放前,就属于中山大学的一部分,所以要这么说也不算过。

  在正厅级干部里边。向文东自认为也算是年轻人了,85年大学毕业分配回齐鲁。打磨二十年,一步一步走到现在这个岗位上,刚满四十三岁的他已经担任正厅级干部三年了。

  不过要和眼前这一位比,向文东又自叹弗如了,人家是岭南大学90年毕业的,比自己晚工作五年,但现在已经是副省级干部,以往的骄傲自豪在这位面前,就真的只能变成叹息了。

  魏兴福在陪同陆为民调研了平北之后就有一个会议,道歉之后告辞离开了。

  魏兴福能来就是一个态度,说明泉城市委对自己调研的重视,陆为民当然不会不满。

  到泉城的路线是从远及近,先到平北县,再到历山区。

  “文东也在南粤读的大学?”陆为民和向文东并排而坐。

  “是啊,陆部长在岭南大学,我在华南工学院,……”向文东也应和道。

  “那我们算是校友呢,你是学长,华南工学院,现在华南理工大和咱们岭南大学渊源很深,说一家不为过。”陆为民心情很好。

  柯斯达返城,车速不快不慢,气温不低不高,很适合谈话。

  “嗯,很怀念读大学那段时光,的确很有意义,对了,岭南大学前年九十校庆,陆部长回去了吧?”向文东知识面也很宽泛。

  “文东也知道?回去了,见了许多老同学,感触很深。”陆为民吁了一口气,“很多同学老师都是一毕业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那一次见了面,也许很多同学一辈子就再也见不着了。”

  向文东也很感慨,两个人都是从大学时代走出来的,所以都有很多共同感触和共同语言,尤其是两个人又都是在同一座城市读书,一前一后,一个离校,一个进校,同在羊城生活了四年,自然对羊城的生活自然也有很多谈资。

  “嗯,还有几年我们华南工学院据说也要搞甲子校庆,庆祝六十周年,到时候我也打算回去,见见很多二十多年没见面的老同学。”向文东也很有同感:“有时候一分别就是一辈子,真的很遗憾。”

  “文东大学毕业之后就在泉城工作?”陆为民对全省这么多个地市的统战部长也只是大略知道一些情况,但是每个人的具体履历特点却并不清楚,辛淳安和郭仕德也专门替他作个一个介绍,郭仕德甚至还把各地市的统战部长基本情况以书面形式给了陆为民一个,但是这些领导具体哪年到哪年在哪里工作,担任什么职务,就没有弄得那么详尽了。

  “是啊,毕业之后分到泉钢,后来调到市政府办,基本上就在市里区里县里打转。”向文东见陆为民问起,自然也就要回答。

  陆为民大略知道向文东是在泉钢工作了接近十年,后来调到泉城市政府担任市府办副主任,然后就是先后到云桥区担任区委副书记,区长,到夏河县担任县委书记,再杀回云桥担任区委书记,三年前担任泉城副市长,今年上半年卸任副市长,担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陆为民来齐鲁之前的两个月,也就是七月份才兼任泉城市委统战部长。

  让陆为民有点儿印象的是韩三童也是从泉钢走出来的干部,如果算一算,向文东和韩三童应该是有相当长的工作交织时间才对。

  “看来文东经历也很丰富啊,企业,区里,县里,市里,和我差不多,我没在企业呆过,但是在乡镇干过,咱们也都算是在最基层里打滚出来的干部吧。”陆为民微笑着道:“算是被劳动人民改造过的知识分子吧。”

  陆为民的调侃也逗得向文东笑了起来,气氛也融洽了许多,车上其他人见两位领导心情似乎不错,脸色也都变得生动许多,而平北的工作中一些小瑕疵带来的紧张不愉快气氛也消融了许多。

  接下来的行程就是历山,而历山的工作准备也显然要比平北方面要充分许多,陆为民看了几个点听了相关人员的汇报之后,心里也有了一个大概情况。

  实际上这些情况也都是下边人早就准备好了的,作为一个领导你不可能去打破常规要去看人家没有准备的东西,但是你却要有从人家准备好的东西里看到成绩发现问题的能力,这也就是一个领导的水准问题。

  平北的工作准备没有?肯定也准备了的,但是却准备不够充分,也许已经习惯了大家走马观花的过一遍,听听汇报,问几个司空见惯的问题,你好我好大家好了事,但当陆为民问到几个细节性的问题,尤其是近一年来的情况时,平北方面就有些结结巴巴了。

  陆为民也只是点到即止,但即便是这样也让向文东脸色很不好,背着陆为民把平北县委的相关领导一顿很批。

  历山的情况也准备充分许多,尤其是在涉及到工商联这一块的工作,和工商联一些会员的具体表现和特点,也很有特色,结合了区人大代表和区政协委员的组成这一块,区工商联如何正确引导会员单位建言献策,发挥自身作用,做了很精彩的发言。

  难怪袁文焕敢于在自己面前来显摆,的确是下了功夫花了心血,对此陆为民自然也不吝表扬。

  干了实事就该表扬,哪怕人家是有所图,但你要说人家图什么就觉得人家居心有问题,那未免也有些自命清高了。

  上进才是原动力,可以理解。

  努力,求票,俺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