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六节 贵在坚持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六节 贵在坚持


  江大川对陆为民印象不错,最初得益于自己兄长江大岳的推荐。

  雷达在到昌江发展之前一直在津门发展,而江大川的兄长江大岳则是中建集团旗下津门一家公司的老总,而拓达集团老总雷达出身中建集团,和江大岳关系匪浅,虽然雷达已经将根据地迁离了津门和冀省而到了昌江,但是雷达在津门那边仍然由很多关系,和江大岳之间也一直保持着联系,这一次陆为民到齐鲁,雷达也专门给江大岳打了电话,拜托他请他和他弟弟联系一下,关照一下新去的陆为民,并准备在年前要专门把江大岳拉上一起到泉城,把江大川和陆为民叫上一起吃顿饭,联络联络感情。

  对于自己兄长在电话里的招呼,江大川当然不可能置之不理,但是你要说一个电话就能达到什么状态,或者某种程度,那也不现实,不过江大川对陆为民的确没有什么恶意。

  这一次的事情加深了江大川对陆为民的好感,难怪兄长在电话里一直说他那个老友总说陆为民是一个人精,别看年轻,但是各方面的能耐都不是一般人能相提并论的,看来此言不假。

  倒不是说江大川对这种事情有多么忌讳,但是明年就是*了,齐鲁政局毫无疑问会迎来一轮变动,江大川也清楚自己如果还想要发展,留在齐鲁的可能性不大了,很大可能性只能走出去。而现在大家都相互盯着,谁都知道机会不多,谁能抓住。谁就能脱颖而出。

  韩三童/江大川以及另外一名副书记兼蓝岛市委书记的陈式芳都是十六届的中*央候*补委员,这也是齐鲁最值得骄傲的地方。

  整个省委中除了主要领导为中央*委员外,三名副书记均为中*央候*补委员,而在其他绝大多数省份,都只有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是中*央候*补委员。

  由此可见齐鲁在中央心目中的地位。

  江大川知道自己如果想要从中*央候*补委员迈入中央*委员,那么就必须要有所突破,很大可能性自己要离开齐鲁。而且这还要得天时地利人和,所以在距离*召开不到一年的时候。出任何细小的纰漏都有可能导致功亏一篑,所以他半点也不敢轻忽懈怠。

  云桥区出的这个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关键在于影响力的大小和领导的观感。

  自己作为市委书记。不可能去盯着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推选事宜,只能给出一些意向性的指导,但是最终还得人大政协自身来做决定,而在审核这些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条条款款上,那都是按照既定流程来,市委这边也就是划定一个框架,提出一些指导性的建议而已。

  谁曾想会出现这种情况?

  江大川其实也知道这么些年来随着私营经济发展,一些私企老板企图进入人大政协的意图,无外乎就是多一层光环。一方面有利于他们自己今后生意上的发展,另外也多一层保护伞,免得一些势力的觊觎。当然这里边也免不了就有个别别有用心者混入。

  这也是大环境使然,民营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重,从中央到地方都要求在人大和政协中民营经济的代表要有一定比例,反映他们的呼声,这就造成了在这方面尺度的放宽,现在看来的确需要谨慎审视这方面的门槛。否则真如立文书记说谈到的,已经危及到了老百姓对党委政府的信任。对人大政协的观感,也就危及到了执政党的地位,这个话语有些拔高,但是并不为过。

  好在这一次事情自己处置还算果断,没有失分,立文书记在得知泉城公安机关已经提前动手对这个家族涉黑的团伙采取了措施,而市区两级人大政协依照法定程序在处理涉及人员的代表和委员资格问题,也还算满意,认可了泉城市委在这件事情上的处理,要求泉城人大政协都要认真汲取教训,避免类似的害群之马混入人大政协中来。

  想到这里,江大川拿起电话,给向文东打了个电话“文东,你看近期抽个时间,约一约为民部长,简单吃个饭,也顺带汇报一下我们泉城的统战工作,嗯,我到时候参加,对,你定好了时间地点提前和我说一声,唔,不要张扬,简单一些,为民也是一个在吃上不讲究的,有点儿特色就行,好,你安排好。”

  *************************************************************************************************************************************************************************************************************

  陆为民却没有想那么多,泉城云桥这一情况只不过是这个时代有些纷乱的一个缩影,当这些私营企业业主们一窝蜂地想要挤入人大政协中去时,既说明这个群体缺乏安全感,同时也说明人大政协代表委员的光环的确能对他们的事业或者安全起到庇护作用,可这恰恰违背了人大代表吸收这些人进入的初衷。

  人大政协对这个群体敞开大门,是为了吸纳其中的优秀代表,让其能够代表这个群体反映自身群体的呼声,同时也展示这个群体的正面形象,而非利用这个光环来达到其他目的,这显然有些走偏了。

  高立文对统战和工会工作的重视,以及对自己的看重,也让陆为民既感到欣慰,同时也倍感压力,这还只是一个开始,要真正做好这两项工作,任重而道远。

  “我还以为你真舍不得来我这里一趟呢。”看见曹朗一身精神抖擞的进来,陆为民笑了起来。

  “我是不是走错了门?我该是去宣传部那边的。”曹朗也笑着道:“你如果是宣传部长,我就得经常登你的门了,你不是,所以,对不起,我就得看我心情和时间有没有空了。”

  “行,你牛,省委高书记那里,你也得看心情不是?”陆为民打趣,狠狠擂了曹朗一拳。

  上个月调研蓝岛时,陆为民就和曹朗见过一面了,不过那次调研时间很紧,曹朗也正在接待全国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办的来人,所以两人也是匆匆见面,说了几句就分手了。

  “差不多,高书记不会管我的事儿,管我就是陈书记和车部长。”曹朗大大咧咧的道。

  “你怕是对你们陈书记敬畏得紧吧,有名的铁娘子啊。”陆为民笑着道:“车部长那里好说,和他在一起,如沐春风。”

  省委副书记兼蓝岛市委书记陈式芳主政蓝岛十年,性格强硬,土生土长蓝岛人,一步一个脚印从当初最早的公社党委书记开始,一步一步干到了省委副书记兼市委书记,在蓝岛也是名声极大,但是在当地民间的反映却褒贬不一,毁誉参半。

  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车离和陈式芳性格相反,待人和蔼,谈吐大方,典型的宣传部长,很有亲和感,陆为民和对方接触过几次,印象尤佳。

  “嗨,我把我自己一亩三分地里的工作干好就行了。”曹朗漫不经心的道:“至于其他,我也懒得管。”

  “怎么了,感觉你这种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头啊,你才下来多久,怎么就有点暮气沉沉的感觉,你可是宣传部长,都说我才是被冷落闲置的角色,统战,工会,我还干得正欢呢。”陆为民有些奇怪,“啥工作,只要你好生去干,总得要干出点儿名堂来,才能让人正视。”

  “我和你情况不一样,……”曹朗脸色有些阴郁。

  “什么不一样?你是下来挂职的,镀金一两年就拍拍屁股走人?”陆为民脸色郑重起来,“曹朗,甭管你在工作中遇上什么,你都得要按照你自己既定的规则路径去干,能不能得到理解是一回事,你自己坚持不坚持那是另外一回事,你明白么?”

  陆为民是很少用这种口吻和曹朗说话的,曹朗有些吃惊,又若有所悟,抬起目光看着陆为民:“为民,你是不是听到些什么?”

  “我在泉城,能听到什么?”陆为民淡然沉静的态度更让曹朗疑惑,“为民,你肯定知晓些什么,否则不会给我这个态度,还要瞒我么?”

  陆为民信中暗叹,曹朗这个家伙的警觉性还是挺高的。

  陈式芳在蓝岛的风评不是很好,但是她一个独身女人却能在蓝岛主政十年,还不算担任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和市委副书记的六年时间,在蓝岛的影响力可谓根深蒂固,一言九鼎,而且别看这女人个子瘦小,但是却性格刚愎霸道,在省委里边也是除了省*委书*记高立文之外,其他人都很难和她沟通,自己和她接触过两次,都是礼节性的客套话,从未深交。

  补上昨晚的,有点儿事耽搁了,求100月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