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七节 对策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十七节 对策


  当然陈式芳强势霸道也有其底气。

  这十年来蓝岛经济发展一直不错,gdp总量也把泉城甩开了,加上蓝岛和泉城一样也是副省级城市,加之蓝岛地处半岛顶端,与北面的辽东金州隔海相望,扼北海黄海要冲,地理位置极其重要,同样也是军事要地,蓝岛港的集装箱吞吐量位居长江以北首位,货物总吞吐量也只略逊于津门,其物流运输优势也凸显,所以蓝岛面向海洋的发展战略也十分突出,也成为齐鲁半岛上的一颗明珠。

  陈式芳从担任市长开始,担任副省级干部也有接近十年之久,一直在蓝岛未曾挪窝,她的前任就是昌江现任的省长杜崇山。

  陆为民没有从杜崇山那里得到半句关于对陈式芳的评价,反倒杜崇山对并未和他搭档过的韩三童的评价颇好,也由此可见陈式芳的人缘关系怎么样了。

  关于陈式芳的反应很多,检举信也多如牛毛,但是陈式芳这么多年仍然能够稳稳的坐在这个位置上,她2001年担任蓝岛市委书记时只是省委常委,但是却在*时当选中央候*补委员,在去年初升任省委副书记兼任蓝岛市委书记,在中央已经有明确精神要减副的情况下,她依然能升任省委副书记,由此可见其本事能耐了。

  曹朗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相处的性格,但是他是**下来的干部。而陈式芳却是一个土生土长从未离开过蓝岛半步的本地干部,所以两个人在很多问题观点看法上肯定会有一些不太一致,只是以曹朗的性格。就算是不对路,他也应当会忍耐下来,而今天在自己面前表露这个态度,就有些不合适了,起码这是一种令人不安的征兆。

  一个和一把手有明显矛盾的常委,通常是很难融入那个圈子的,而多半会被边缘化。哪怕你是下来挂职的,那么走的时候你可能也难以得到一个好的评价。

  “你觉得我听到了什么?”陆为民反问。“外边的流言蜚语难道还少么?你觉得这些东西能影响到什么吗?”

  曹朗脸色微微一黯,顿了一顿才道:“我在蓝岛干得不太顺心,有些事情一言难尽,总而言之。很憋屈。”

  “受点儿小挫折就受不了啦?”陆为民没有理睬曹朗的低沉情绪,自顾自的道:“你是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在自己一亩三分地上,就该按照你自己认定的路子走,没必要太去注重别人的看法,诚然,可能有时候领导的看法会对你有些影响,但那又怎么样呢?只要你自己认定自己没错。那就做下去,但方式方法上可以有所调整。”

  “为民,你说得轻巧。都像你说的这么简单,那我还用得着在你面前来抱怨?”曹朗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你知道我是挂职的,本身就有很多限制,下边人对你都是半真半假,如果再遇上主要领导对你不待见。你怎么办?我不敢说被架空,但是你这种独自前行的滋味真不好受。可要让我就这么尸位素餐的混日子。我有真的做不到,让我低头哈腰奴颜婢膝的去迎合谁,更不可能。”

  “好,曹朗,你自己要有这份坚持就好,独自前行也是一种境界,守得云开见月明,为什么我们都要强调一个韧劲儿,在下边做事情,就得要有一个百折不挠的韧劲儿,你得经得起摔打锤炼,你才能真正成熟起来。”陆为民也不好讲太多,曹朗这家伙悟性太高,而且也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多说一点儿,也许就要引来怀疑,刚才自己稍微露点口风,这家伙就开始怀疑了。

  前世中陈式芳是出了状况的,也引起了很大波澜,但是他委实想不起是那一年了,2007还是2008,记不清了。

  不过今世很多事情都变了,就像自己这么突兀的来了齐鲁,本来还打算在昌州大干一番的,没想到却来了齐鲁干起了统战部长兼总工会主席,这种变化实在太大了,让自己都有点儿难以接受了。

  现在正是陈式芳强势的时候,你一个下派干部要和一把手掰腕子,那就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曹朗的挂职时间初定一年,如无意外,也就是说明年*月间他就要回京里,当然也不排除再干两三年,这要看他们中*宣部那边有没有合适的位置。

  陆为民不希望曹朗在这种时候去冒险。

  可以说你现在要去和陈式芳较劲儿,胜了,好处不大,负了,你就难过了,不胜不负,一样可能在领导心目中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总而言之,忍辱负重,退一步才是海阔天空,这才是最佳选择。

  曹朗看了陆为民一样,他总觉得陆为民的话里是不是藏着点儿什么意思,怎么听都觉得是让自己暂时忍耐,等待时机的意思,可陆为民又未表露什么,这就让他有点儿捉摸不透了。

  见曹朗还有点儿将信将疑的模样,陆为民也不和他深说,本来这事儿你越解释就越容易起疑,干脆就岔开话题:“今天难得来我这里,晚上哪里吃饭?就我们俩!”

  “得,就我们俩有啥意思?”曹朗吧嗒吧嗒嘴巴,“杜玉琦在不在泉城?”

  陆为民一愣,“她怎么会在泉城?”

  “上一次不是来过你这里么?哼,居然不通知我,是不是你们这对狗男女有搅在一块儿去了?”曹朗一脸坏笑。

  “去你的,咱们这年龄了,哪还有那么多儿女情长的狗血故事?”陆为民没好气的道:“她就来了一趟,第二天就回沪上了。”

  “什么事儿?”曹朗不依不饶。

  “嗨,说来还和你们蓝岛有关系呢,她一个闺蜜老公转业,本来想留到蓝岛,但是却找不到合适的接收单位,最终只能想办法回泉城,她这个闺蜜无奈之下也打算调到泉城,因为都是有级别的干部,想找个合适的单位调动。”陆为民随口道:“我就再说怎么没说找找你,把她那个闺蜜老公给安排在蓝岛不就行了?”

  曹朗沉默了一下,没有吭声,好一阵后,才缓缓道:“她和我提过,我没搭腔,她就明白了,我在蓝岛位置很尴尬,来的时间短,而且不太受欢迎,和领导也有些走不拢,所以……”

  陆为民也有些明白了,点点头:“真的这么糟糕?”

  “一言难尽。”曹朗脸色又有些阴郁了,“太霸道了,为民,恐怕你从来没有遇上过,听不得半点不同意见,不按她的意思办,那你就等着大会小会挨批吧。”

  陆为民也在唏嘘,曹朗本来就是一个有些爱面子的人,家庭出身和这么些年来的顺风顺水,加上本来也爱较真,让他可能很难适应这种从地方上成长起来的本土干部的强势霸道风格,所以如果在大会小会上爱剋,那种滋味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也难怪曹朗心情这么差。

  见陆为民没吱声,曹朗有些不甘的又道:“我不知道地方上的干部是不是都这样,你当市委书记是不是也是这样?对班子成员也是这样动辄痛批谩骂?”

  陆为民苦笑,“曹朗,我说我不是这样,你多半也不信,不过我得说我的修养和自控力肯定要比你说的好,但是如果在涉及到一些原则性的问题上,超越了我的底线,我肯定也不会客气,不过我的理解是骂人其实是一种不太自信的表现,与其骂人,不如用行动来处理,当然,对你这种班子成员,当书记的也没有权力处置,又是挂职的,呆的时间不长,通常惯用的冷藏闲置这一招都不好用,所以冷嘲热讽,羞辱谩骂,大概也是人家不得已之举,你也应该感到骄傲嘛,至少人家都拿你没辙。”

  “照你这么一说,我还敢倍感荣幸才对?”曹朗又气又好笑。

  “嘿嘿,自个儿理解吧。”陆为民也笑,“换了是我,我肯定要招安你,何必和你这种挂职干部斗气?用好分管党群副书记,再培养一个得力一点儿的常务副部长,把你这个夹在中间的角色搁在一边儿晾着,三五两下就能把你给弄得没脾气了。”

  “你太坏了,……”曹朗咬牙切齿,但想想也是,自己一个上边下来挂职的,本身就没有啥基础,人家要真的安心想要对付自己,真的用陆为民这一招,硬生生就能把自己给憋死闷死气死,你说啥人家好好好,阳奉阴违,根本就不听你的,大事儿直接向分管副书记汇报,小事儿常务副部长就处理了,你能奈何?

  曹朗张牙舞爪的表情又逗得陆为民一阵大笑,“不是我坏,而是权力格局需要,连你这种外来户都收拾不了,这个市委书记未免也太矬了,那我真要觉得你们那个市委书记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上的了,起码现在人家的表现还是一种怒其不争的态度,没有真正对你下狠手呢,当然,人家也可能有投鼠忌器的顾虑,你们这些京里来的,没准儿背后就有不好招惹的大佬呢?”

  陆为民的话让曹朗若有所思。

  争取明天补上,求100票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