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十六节 惊梦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二十六节 惊梦


  电话响起的时候,陆为民迷迷糊糊,有些发懵,随手看了看表,十一点半了,这么晚谁还来电话?

  他不是市委书记了,就算是有啥紧急事情,也找不到他头上来了,统战和工会也没啥需要连夜办的急事儿,真没有,起码他没遇上过。

  真心不想接这个电话,天气冷,早早缩进被窝里,睡得正热乎,被人扰了清梦,心里不舒坦,但陆为民也知道不接不行,要不这么一直响着,你也没法睡了。

  拿起电话一看,悚然一惊,是高立文秘书的电话,这个时候来电话?陆为民有些吃不准了。

  赶紧按下接听键,“小田,……”

  “陆部长,高书记请您到他办公室来一趟。”高立文秘书小田的声音很温和,但在寒夜里也很清晰。

  “这会儿?”陆为民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对,高书记和梁省长在这里等您。”

  小田语气里似乎多了几分比往日更尊重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陆为民琢磨着。

  不过听到高立文和梁瓒煦都在等自己,陆为民意识到了问题的敏感性了,难道是……?

  “好,我马上过来。”

  他有些不敢置信,这种“好事”会轮到自己?

  他知道高立文很欣赏自己,对自己的一些工作思路和想法也很认同。

  在探讨统战和工会工作期间。免不了也要谈到之前自己在昌江的工作情况,高立文也问过自己在宋州和丰州工作期间的一些工作思路,他也没有太在意。介绍了自己当时所处的环境和想法。

  如果说这就能让高立文拍板自己到蓝岛担任市委书记,陆为民觉得还是有点儿悬,不过高立文也是搞经济工作出身的,对于在经济工作上比较擅长的干部有比较高的认可度也很正常,问题在于自己的资历是否具备说服其他常委们的底气,还得要看高立文在省委里边的影响力了。

  省长梁瓒煦那边陆为民没有太多交道,自己所从事的统战和工会工作本来和政府工作交织不算太多。加上自己来齐鲁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在下基层和搞调研,所以两人关系只能说点头之交。

  从这个角度来说。陆为民觉得梁瓒煦是肯定不会认同自己出任蓝岛市委书记的,而到这个时候高立文和梁瓒煦都还在办公室,说明两个人应该是在就蓝岛市委书记的人选问题进行商讨,现在应该是有了一个结果的时候了。

  是自己?想到这里陆为民心中就是一阵猛跳。

  也许是要让车离出任蓝岛市委书记。而让自己接任宣传部长呢?

  陆为民觉得这种可能性有,但不大,如果真的是要让自己接任车离的班,似乎用不着这么深更半夜的把自己通知去谈这事儿才对,等到中央明确了蓝岛市委书记人选之后,再来和自己谈交接班的问题也完全来得及,哪里用得着这么心急火燎的召唤自己?

  那也就意味着自己真的进入了蓝岛市委书记的候选人了?陆为民觉得自己舌苔有些发干。

  他太清楚蓝岛的地位了,而如果自己真的能够出任蓝岛市委书记,也就意味着自己具备了更上一层楼的条件了。

  可以说从蓝岛市委书记出来的干部。只要年龄没问题,基本上都可以获得升迁,杜崇山虽然从蓝岛市委书记到昌江是担任常务副省长。但是担任常务副省长和省委副书记时间都很短,尤其是担任常务副省长基本上就是一个短期过渡,很快就晋位副书记,而且迅速成为昌江省的省长。

  出任蓝岛市委书记,如果干得好的话,起码会为自己在省委常委这个层面的辗转节约三到五年的时间。这一点陆为民尤为肯定。

  来不及想太多了,只有到了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此时的陆为民三五两下就把衣裤穿好,拿起包就钻入了门外的寒风中。

  *************************************************************************************************************************************************************************************************************

  省*委书记办公室里灯火通明。

  梁瓒煦还有些心有不甘,但是他知道自己无法改变高立文的决定。

  事实上高立文花了一晚上时间来说服自己,列举了陆为民在昌江工作期间的种种表现,对自己来说的确是有些触动。

  但是梁瓒煦始终认为那是在昌江,一个不太发达的内陆地区,而在齐鲁的经济生态和昌江这种地区是完全不同的,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情况并不少见,陆为民在昌江玩得风生水起,在齐鲁就未必能如臂指使了,而且蓝岛也根本不是宋州/丰州这样的普通城市能比的。

  在这一点上梁瓒煦下意识的忽略了其实宋州2006年的地区生产总值已经超越了齐鲁另外一个副省级城市泉城,比起蓝岛来也差不了多少了。

  让梁瓒煦有些沮丧的是韩三童和江大川也倾向于陆为民,这让他很是吃惊。

  照理说陆为民才来齐鲁不久,和韩江二人是没有多少交情的,怎么会这二人就会倾向于陆为民?这让他有些难以理解。

  这绝不仅仅是高立文对二人施加了影响力那么简单。

  韩三童和江大川都是从土生土长齐鲁干部,对作为省委*书记的高立文固然尊重,但是绝不会无原则的附和,也就是说也许高立文早就征求了韩三童和江大川的意见,是得到了这二人的认同才会有此决定。

  正因为有此原因,梁瓒煦最终还是同意了高立文的意见,因为他清楚就算是自己不同意高立文的意见,最终上会时,高立文在获得了韩三童和江大川的支持下,仍然可以很轻松把陆为民推出作为人选让其过会,哪怕其他常委未必真心认同这个意见。

  “老梁,是不是还在担心?”高立文理解梁瓒煦的担心,陆为民作为一个外来干部,时日尚短,哪怕在昌江那边有绝佳表现,仍然难以获得齐鲁这边干部的认同,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梁瓒煦更青睐在东昌有过上佳表现的车离,这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蓝岛不比其他城市,而目下也不比几年前,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环境,遇上蓝岛这个特定的城市,把省委也逼到了墙角上。

  可以说今后几年蓝岛的表现也就代表了齐鲁省委的决定是否正确科学,如果只是差强人意,那么齐鲁省委是无法向中央交差的,蓝岛的表现必须要优于前几年陈式芳时代,这是最起码的底线,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那么齐鲁省委很难向中央交代,也很难给蓝岛干部群众一个交代。

  “立文书记,要说不担心那是假话,我知道陆为民有些本事,这么年轻能在昌江那片土地上脱颖而出,没点儿能耐不可能,宋州表现出来的气势也很惊人,但我最担心的还是他来咱们齐鲁时间太短,对咱们齐鲁这边的干部一点儿也不熟悉,现在陡然把他推到蓝岛去独挡一面,尤其是在这种局面下,我还真有些放心不下。”梁瓒煦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当然,您刚才的介绍也打消了我的一些担心,希望他到任之后,能迅速融入到工作环境中去,打开局面。”

  “嗯,我明白你的担心,陆为民对我们齐鲁的省情和蓝岛市情不熟悉,这的确是一个问题,但是我以为这一次蓝岛班子基本未动,除了陈式芳一人,从中纪委那边反馈过来的信息,就算是蓝岛那边还有人与此有关,但是牵扯面也不会太大,也就是零零星星个别干部,而且咱们心里也都有数。”高立文坦然道:“我了解过陆为民在昌江的情况,当初他也是单枪匹马到宋州,干出了一番成绩,也是为宋州发展打下了基础,我觉得这个同志在开拓能力和融入能力上都表现出了很强的进取精神,也就是说,他有这个能力去适应这一切,我们应当给予他足够的信任和支持。”

  “唔,希望如此。”梁瓒煦不是一个狭隘的人,他已经丢开了先前的那些情绪,开始正视这个现实,“蓝岛面临的问题很艰巨而复杂,既要消除陈式芳遗留下来的恶劣影响,又要重新对蓝岛的发展战略进行规划,要提出一个符合蓝岛定位却具有可操作性的发展战略,同时还要真正把这个战略落到实处,这对于陆为民来说都会是一个挑战,我建议省委也需要考虑在各方面都要予以蓝岛市委以支持,当然这是要在陆为民到任之后,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之后,根据他的想法意见来确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