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五十八节 电影节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五十八节 电影节


  来齐鲁之后,陆为民基本上就和昌江那边的联系少了许多,或许是空间距离,又或者是心理上的暗示,陆为民都在有意识地减少和那边的联系。

  但是有些东西却是无法改变的,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曾经拥有过的东西,不是你想丢弃就能彻底丢弃的。

  就想隋立媛那边一样,能彻底割舍么?显然不能。

  不过工作上的繁忙的确冲淡了很多东西,只有当闲下来的时候,那些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东西才会慢慢冒出头来。

  不得不说,时间和空间的确能改变很多,人长久不见面,感情也会发生一些变化,起码陆为民自己的感觉就是如此。

  搁下电话,陆为民把身体缩在沙发中,把头仰靠在沙发靠枕上,陷入了沉思。

  来齐鲁小半年了,他和隋立媛只通过一次电话,隋立媛也很知趣,没有打过电话来,像岳霜婷和虞莱也只是偶尔通过电话,甄氏姐妹也差不多,似乎这一切就会慢慢在时间中消逝掉。

  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逃避是否就是一种最好的解决办法,但他知道起码这是目前最明智的一种处理方式。

  孤寂会在某个深夜突然钻出头来,让陆为民那一刻对这些人的歉疚和思念变得格外强烈,但是当第二天早晨醒来重新进入工作状态之后,一切又会恢复原状。

  苏燕青或许是知道一些什么,但是却表现得很大气,从未问过这方面的事情,什么连暗示都未曾有过,这让陆为民既心存感激又忍不住松了一口气,他不知道如果苏燕青真的问起自己该怎么回答。或许只能选择沉默,他不愿意撒谎,而又不可能正面回答,所以沉默是最好的办法。

  陆为民很清楚自己恐怕永远都无法回到这个世界上像一个正常人那样的生活中去了,过去每个时段的记忆铭刻烙印在了自己生命中,如何能够忘记?无法忘记。重新开始就无从谈起,所以也就没有什么重新开始,对陆为民来说,也许做好现在才是最重要的。

  自己已经过了三十九岁的生日了,按照中国人的习俗,也就是所谓的上四十了,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可陆为民发现自己现在还真的就有些惑。

  追求的东西似乎也从来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就能达到,看起来很顺利甚至很成功,但是你真正进入之后,才发现一切都还要在摸索中来。要想实现梦想的中的美好,还得首先接受现实的骨感。

  和在昌江时生活的“糜烂”,陆为民觉得自己现在更像一个禁欲主义者,苏燕青从未来过蓝岛。甚至在泉城也就只来过那么一两次,自己这小半年来几乎就处于禁欲状态。作为一个精壮男人,在这方面没有需求肯定是不正常的,但是陆为民发现自己居然就真的没太多想法了。

  或者自己真的改邪归正了,陆为民有时候自己也在想。不是说欲*望才是人类改变世界的原动力么?虽然这种欲*望只是各类欲*望中的一种,但也是最原始最真实的一种,可自己怎么欲*望却会越来越趋于寡淡呢?

  这是个问题,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

  团拜会很热闹,市里四大班子成员都出席了团拜会和观看迎春文艺表演。

  这是年前市里最后一次大型活动。

  活动结束,那也就意味着今年一年的各项工作活动都差不多告一段落了,接下来也就是春节的值班安排了。

  曹朗陪着陆为民/董建伟上台慰问了演员们。

  陆为民对文宣这一块的工作还是非常重视的,蓝岛不比其他城市,号称半岛明珠,蓝岛人也素以有文艺细胞著称,所以在文艺方面,蓝岛也是个性十足,蓝岛歌舞剧院是由原来的蓝岛歌舞团/蓝岛民族歌舞团/蓝岛管弦乐团/蓝岛民族乐团/蓝岛京剧院/蓝岛话剧团几个部门整合后形成的,而无论是原来的歌舞团还是话剧团亦或是管弦乐团都在国内小有名气,经过整合之后,资源配置更加优化,使得蓝岛歌舞剧院在国内文艺团体中也是响当当的字号。

  蓝岛每年也都有多个国际性和全国性/地方性的活动,像蓝海啤酒节/蓝岛国际时装周,以及刚刚兴起的帆船节,都成为蓝岛市著名的活动。

  从台上下来,曹朗沉吟了一下,这才小声道:“陆书记,董市长,关于第十六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颁奖典礼花落谁家的事情可能要抓紧了,最迟三月份之前,估计电影家协会那边就会正式作出意向性决定。”

  陆为民和董建伟都是脚步一顿,“这么快?”

  “嗯,也差不多了,以前也都是这个时段,关键是这一次咱们要面对的竞争对手很强。”曹朗苦笑着道:“苏州去年就向电影家协会那边抛了绣球,两边都签了协议把苏州金鸡湖畔搞成了所谓的评奖基地,这就占了先手,而且苏州无论是各方面的条件都不弱,甚至强于我们,前期我们虽然也做了不少工作,但是总的来说,还是欠缺了一些火候。”

  陆为民瞥了一眼董建伟。

  这个申办工作是陈式芳当初定下来的,不管陈式芳当初是出于什么理由考虑,但是毫无疑问如果第十六节金鸡百花电影节能放在蓝岛举行,那对整个蓝岛的城市形象都将是一个巨大提升,不过在陈式芳栽倒之后,市委市府似乎对这项工作一下子就有些犹疑起来了,弄的前期花了不少心思下了不少功夫的曹朗也是有些失望。

  不过曹朗也知道要继续争取申办,难度不小,而且还需要投入许多资源,市里边很多领导态度都不太热心,陆为民这边曹朗暂时没有提,因为他估计陆为民现在也没有太多心思来搞这个。

  包括董建伟/井致中等人在内的不少领导都对陈式芳当初提出来的争取申办十六届金鸡百花电影节有些懒心懒肠了。

  一方面是竞争对手苏州的确很强大,而且对方占了先手,胜算不大,另一方面本身蓝岛明年要承担京城奥运会的帆船比赛项目,光是基础设施建设这一块的投入就很大,而陆为民的口味又显然和陈式芳是背道而驰的,似乎连奥帆中心这一块建设陆为民都不予置评,谁还有心思来折腾这个金鸡百花电影节?

  如果这事儿触了陆为民的霉头,那不是自找苦吃。

  董建伟见陆为民目光过来,他也有些吃不准陆为民的态度。

  照理说曹朗和陆为民的关系大家都是知道的,选择这个时候提出来,就有点儿古怪了,难道说曹朗也不知道陆为民的态度?

  “呃,的确如此,咱们蓝岛对上其他城市可能把握都比较大,但苏州,还真不好说,尤其是本身苏州就有先手优势。”董建伟沉吟了一下,“今年我们市里各方面工作压力比较大,陆书记又新来,我看这事儿是不是可以缓一缓,争取下一届呢?”

  曹朗也估计到了董建伟的态度,皱起了眉头,“董市长,咱们前期可花了不少功夫,这个时候放弃未免太可惜了,还有很多工作咱们也一直在准备,就这个放弃,恐怕对大家伙儿也是一个打击啊。”

  董建伟有些不耐烦,“曹部长,电影家协会那边要求也很多,如果真有把握,咱们也没啥说的,可现在没有半点把握,还要继续投入,最终落空,恐怕这个打击更大吧?”

  曹朗也知道的确难度很大,董建伟所说的也不无道理,只是前期做了那么多工作,可以说自己这半年来很大一番心思都在这上边,就这么搁下,实在有些心有不甘。

  陆为民站住脚步,“曹朗,你觉得咱们争取申办这事儿,如果现在全力以赴来运作,有多大把握?”

  曹朗没想到陆为民突然对这个事儿感兴趣起来,精神一振,但是随即又犹疑起来,“这不太好说,前期虽然我们也花了不少精力,但是市委市府这边力度比起苏州那边来,还是欠缺了一些,我总觉得咱们蓝岛人杰地灵,尤其是文艺这一块的人才极多,众所周知咱们蓝岛籍的影视演员在全国都是赫赫有名的,不少国宝级的演员籍贯都是咱们蓝岛,我和他们其中一些人接触过,他们也一直为我们蓝岛未曾举办过这种国内最著名的电影界盛会感到无比遗憾,所以我觉得如果市委市府全力以赴,我们在通过各种渠道挖掘资源来推动,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月票,我的最爱,求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