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六十八节 突发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六十八节 突发


  两名警察显然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其中一名年长者皱了皱眉:“你说他欠你钱,有欠条么?”

  “警察同志,这偶然碰上,谁还整天把欠条带身上啊?”皮夹克男子满不在乎的瞥了一眼苏燕青道:“要不,你问问他自己,是不是这么回事儿,怎么要账还得要惊动警察啊?谁吃饱了没事儿干还得要打电话报警,浪费纳税人的钱啊?”

  阴森森的目光掠过苏燕青母女俩,微微露出的牙齿,似乎要择人而噬,苏燕青自然明白对方是有意而言,不过她到也不惧,起码警察在这里,这帮家伙还不敢干什么。

  警察听得对方这么一说,也就问躺在地上的男子和一边在哭泣的女子,但是男子虽然面容扭曲,既怒又恨,但始终没有反驳皮夹克男子的话,弄得警察也没有办法。

  当然两个警察也是见多识广的,估摸出这里边还是有些猫腻,只是当事人自己都否认被人追打,警察也无可奈何,倒是问了他们两人一句是否需要帮助。

  听的这么一说,男子强撑着爬起来,和妻子一道表示要离开这里,就要快步离开,几个男人也欲尾随跟上。

  苏燕青见状,就告诉警察刚才这帮人不但追打这二人,而且把自己也撞倒受伤,要求追究这几人的责任。

  警察也有惊讶。

  他们当然看得出苏燕青的意图。就是要拖住这帮人,好让那两口子脱身,只是一看苏燕青这母女俩就是外地人。居然敢用这种方式来帮忙,难道就不怕眼前这几个闲散人员报复?

  皮夹克男子一伙人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一出,张大了嘴巴。

  皮夹克男子本来就对苏燕青报警怒火中烧,现在苏燕青居然还敢来挑衅,这简直就是在挑战底线了,真把自己这拨人当善人了不成?

  警察也有些佩服苏燕青的胆魄,尤其是还带着一个小孩子。又是外地人,居然还敢这么大胆。如果不是真的脑袋缺根弦欠考虑,那就真的是有底气了,他们也真心希望是后者,要不这边问完情况。后脚出门就出事儿,他们也不愿意见到。

  再说在基层派出所见太多,毕竟心里也还是存在一份正义感和良知的,像刚才的事情他们大略也能猜测到一些东西来,只是双方都不配合,那他们也没辙,而且就算是被打男女配合,像这种事情最终也难以有一个让人满意的处理结果,弄不好还会更糟。这不是一个小小派出所就能搞定的事情。

  苏燕青也从两名警察的目光里看出一些什么,她也有些微微感动,起码这两名警察还是尽到了他们的责任。制止了事情进一步恶化,保护了那两人的安全,现在他们又制止了那伙人的跟踪,起码段时间内那两人是脱离危险了,至于说对方不愿意配合警察,自然也有他们的顾虑。苏燕青也能理解,她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帮他们拖延一点时间。以便于他们能够离开更远。

  警察很快就用对讲机通知了他们的同伴前来,两辆巡逻警车的到来把苏燕青和那拨人都带到了友谊关派出所,开始制作询问笔录。

  给苏燕青制作笔录的是一名年龄偏大的民警和一名女民警,在询问到苏燕青住址时,苏燕青略微迟疑了一下,最后说了住蓝岛市委,这让两名警察都有些诧异,不过也许是觉得苏燕青是有意回避,所以两名警察也没说什么,毕竟苏燕青有身份证,身份证信息是真实的,那就没问题。

  笔录制作完毕之后,年长警察看了苏燕青一眼,“我还真没有遇上您这么大胆的女士,不过我很佩服您,但我也要提醒你,这拨人很麻烦,你要小心你的安全,你是外地人,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我建议尽早离开这里,那伙人问完还要一些时间,所以你还有时间。”

  “你们这里的社会治安就糟糕到这种程度?”苏燕青轻轻一笑,问道。

  “那倒不是,估计你也猜到了这拨人和走了那两位之间是什么纠葛,你本来是不相干的人卷进来,而且这样做,肯定会让这拨人觉得是故意针对你们的。”年长警察苦笑,“这帮人三教九流,不好说,我们当然不怕,但警察总不能一直跟着保护你吧,万一出个啥事儿,谁也不愿意见到不是?不划算嘛。”

  听的警察说得挺在理,苏燕青也能理解,这警察能说到这个份儿上不容易了,本来像这种事情就很难处理,也处理不了什么,人家也是善意,当然也有可能是怕在他们辖区出事,但至少人家是一番好意。

  “那行,我们马上就走。”苏燕青谢了警察,然后牵着窈窕出门,在此之前她已经给陆为民打了电话,在电话里简单和陆为民介绍了一下情况,陆为民表示很快就过来。

  *************************************************************************************************************************************************************************************************************

  陆为民接到苏燕青的电话时也是吓了一大跳,连忙问他们娘儿俩受伤没有,听的说女儿没受伤,苏燕青也没有大碍,陆为民心里稍微也放下了一些心,但是还是坐不住了。

  心里有些责怪苏燕青带着女儿出门还不消停,但是他也知道妻子这样做没错,只是有些太草率了。

  坐在陆为民对面的刀条脸中年男子听得陆为民接听电话之后问有没有受伤那股子关心的味道,紧接着又问了一句“派出所”,心里顿时就咯噔一声响,别这么倒霉吧?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机会来向市委书记汇报工作,结果就要出事儿,而且就还得出在自己手上?

  陆为民挂了电话,才想起对面这一位,心里也觉得这么巧?

  略一思索,笑了笑,陆为民看见对方眼底深处的一抹紧张,摇摇头:“铁君,可真是巧,可能你刚才也听到了,我妻子出了点儿状况,这会儿在派出所,嗯,友谊关派出所,那属于哪里啊?好像是十关吧?”

  刀条脸男子心里有些发紧,市委书记的妻子出了状况,在派出所,不管怎么,这都绝对不是好事儿,他也不好问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是车祸,还是意外,亦或是案子?

  “是属于十关。”刀条脸男子干巴巴的回答道。

  “我来蓝岛这么久了,也还没有到你们市公安局调研过,算有点儿失职吧?天下安危公安系于一身,这个天下既指我们政权,也指我们老百姓本身,基层派出所的工作堪称公安工作的根基所在,是和老百姓打交道最多的细胞单位,我也一直想找时间去看看咱们蓝岛基层公安工作的实际情况,正巧了,铁君你也在,那就陪我一起去看看?”陆为民平静的道。

  “好。”这个时候刀条脸男子也不好说什么了,是祸是福这个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不过看陆书记的表情很平静,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才对,但也不好说。

  于铁君陪着陆为民上了奥迪,他自己的陆地巡洋舰紧跟着奥迪后边,直奔十关方向而去。

  十关分局局长赵耀先接到局长秘书电话十分钟之后就赶到了友谊关派出所,电话里也没有说清楚,只说于局会马上陪市委陆书记到友谊关派出所,究竟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

  赵耀先有些紧张,市委书记要到派出所,今天是正月初三,调研不可能,之前没有提前打招呼,也不可能是在春节假期高调研;检查,这市委书记亲自到派出所检查,好像有点儿规格太高了?来个政法委书记也不得了了;暗访?也不像,暗访怎么可能提前通知自己?

  莫非是派出所出了啥问题?赵耀先心一紧,到了派出所立即把值班所长叫来,让其通知没有值班的所长和教导员立即赶回派出所,并询问今天派出所的接处警情况。

  简单了解之后,赵耀先也吃不准了,今天派出所的警情似乎没有什么特别,节假日期间的警情也无外乎就是那几类,扒窃,纠纷,还有一个不算严重的打架,正在派出所里做询问笔录,似乎都没有什么特别。

  派出所所长和教导员都在最短时间内赶回了所,分局局长都赶到了所里准备接待,所长教导员自然不敢怠慢,和所长教导员一起到的还有分局分管治安和派出所的副局长。

  几个人在一起简单碰了头,都搞不明白怎么这个时候市委书记突然要来派出所,而现在也不好打电话给局长,因为秘书说了,于局陪着市委陆书记坐一辆车。

  求几张月票,今天月票太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