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九十一节 阴招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九十一节 阴招


  毛小鹏当然有他自己的想法。

  他瞄了一眼有些怒意盈面的田平山,显得很笃定自若。

  田平山是个啥脾气他很清楚,在一起共事这么久,这家伙的脾性典型的外圆内方,嗯,说他外圆都有点儿夸奖了,应该是外方内棱,外边就是硬邦邦,而内力更是棱角分明,在毛小鹏看来,这家伙就是缺乏变通的典范。

  鲁坚来找过他,有点儿毛遂自荐的意思,当然也是找了门道,吃了一顿饭。

  一顿饭当然不算什么,但是鲁坚也通过不同渠道透露了一些东西。

  对于这一点毛小鹏有些不以为然,杜玉琦可能的确和陆为民是同学,如果你鲁坚和杜玉琦还是夫妻,那没说的,不用你鲁坚暗示什么,他毛小鹏都会把事情处理得干净妥帖。

  问题是你鲁坚和杜玉琦已经离了婚,而且离婚原因是什么毛小鹏也大略知晓,在“佩服”鲁坚的“坚韧隐忍”之余,毛小鹏却不认为鲁坚就值得自己下注,甚至他觉得虽然鲁坚不断的暗示杜玉琦可能会和他复婚,就是一个幌子,有本事你先把婚复了再说。

  所以最初他根本没有理睬鲁坚,但是在陆为民交代要尽快把莱山班子人选确立下来之后,他和田平山进行了一系列磋商之后,他觉得这里边有点儿味道了。

  田平山对鲁坚的观感很一般,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把鲁坚列入区委常委人选。

  陆为民在交代要求组织部这边尽快拿出莱山班子人选问题时,毛小鹏就琢磨过,陆为民在里边有没有其他含义在里边,或者说,有没有暗示鲁坚该是合适人选,连毛小鹏自己揣摩许久也无法确定。

  这种事情又不可能挑明,陆为民不可能在这样一个处级干部人选问题上有什么明确的表态,冒下鹏鹏也不可能去问什么。问了,反而只会适得其反。

  这些事情本身就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

  还不仅止于此,毛小鹏想得更多一些。

  他知道自己不太受陆为民待见,尤其是在第一步没考虑成熟时就走出去之后,毛小鹏就知道自己犯了错误。

  有些错误可以犯,而有些错误则不能犯,一旦犯了,也许就没有反转的余地了。

  而自己就犯了不可挽回的错误,陆为民的老练沉稳超出他的想象,而金国忠和敬文祥改头换面速度之快。曹朗却又是陆为民的大学同学,这些意外因素都都造成了自己第一步走错。

  走错就要付出代价,毛小鹏知道自己虽然马上采取了弥补措施,但是效果如何,他不太看好,因为他清楚陆为民这种人,印象一旦形成,要扭转来,不容易。

  印象不容易扭转来。而自己这个特殊位置又使得陆为民极为看重,也就是说他内心深处是肯定想要换人的,当然,自己作为组织部长的特殊性。也不是他想换人就能换的。

  他能坐上这个位置,自然也有他的底气,就算是陈式芳担任市委书记,也没有能奈何自己。陆为民想要换自己那也需要条件和机会,而自己现在就不能让陆为民有这种条件和机会。

  毛小鹏也很清楚,自己要想和陆为民对抗那是自不量力找虐。他能做的就是让对方不能顺顺当当的在市委里边如臂指使,要让陆为民感觉到他在市委里边没有那么顺当,只有这样他才会意识到自己的作用,才会倚重自己,甚至依靠自己。

  金国忠和敬文祥像陆为民迅速靠拢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不过毛小鹏心里并不太怵,金国忠是个老好人性格,在市委里边威*信并不高,而敬文祥就更不用说了,纯粹就是一个被边缘化的任务,举手常委都算不上,可以说如果不是陈式芳倒台太快,敬文祥被踢到人۰大政协去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情,所以这两个人像陆为民靠拢似乎大长了陆为民的声势,但实质不然。

  除了他毛小鹏外,像钱亚东/英若惠以及李辉南这些实力派人物对陆为民并不是十分感冒,而田平山和陆为民似乎也有点儿格格不入的味道,这是毛小鹏最乐于见到的。

  至于说董建伟和井致中,从来就没有哪个市长和书记会是一条心的,玩得好的,要么同床异梦,要么就是明知不是伴事急且相随,玩得差的,那就是针锋相对互不鸟了。

  从现在来看,陆为民还是很狡猾的,不断向董建伟和井致中释放善意,毛小鹏也觉得陆为民本身就是一个搞经济出身的干部,在这方面可能的确有其独到之处,不过除非市长心甘情愿的给市委书记当背景和配角,那么董建伟和陆为民掰腕子也是迟早的事情。

  从毛小鹏这个角度来说,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稳住自己在陆为民心目中的印象,让对方不至于不顾一切的想要调整自己,同时还要想方设法让陆为民无法在市委里边颐指气使,受到来自各方的牵制,让他乖乖的进入蓝岛市委这个早已经成型的体系内,受制于各种束缚,这才是最好的策略。

  对于一个组织部长来说,换市委书记,就像是换了老板,那管家需不需要换?

  这个管家不仅仅是指市委秘书长,更指组织部长,因为市委秘书长那只是管日常杂务,顶了个管家头衔而已,而组织部长则是替市委书记管干部,这才是真正的实质性的管家。

  陆为民当然想换自己,现在毛小鹏要做的就是要不断制造麻烦和矛盾,让陆为民的心思无法用到自己身上,而要用到他认为更棘手更麻烦的对手身上,比如田平山。

  以陆为民和田平山的性格,如果这二人真的起了隔阂,那么要想解开这个疙瘩,那就真的不容易了,从陆为民这个角度来说,也许容易一些,但是作为市委书记的尊严,陆为民可能放下台阶降尊纡贵的去和田平山握手言和。

  *************************************************************************************************************************************************************************************************************

  看到田平山脸色的变化,毛小鹏一脸沉静,不为所动,这个时候他必须要表演好。

  “毛部长,我不认为鲁坚是区委常委的合适人选,莱山区委在这个人选上有不同看法。”虽然知道这句话一出去,也许得罪的不是毛小鹏,而是陆为民,但是自尊让田平山无法忍受这种羞辱,无论是毛小鹏的无理还是陆为民的霸道,现在他无法确定毛小鹏是否把自己的意见转达给了陆为民,在他看来毛小鹏是应该像陆为民汇报过的,但是现在成了这副模样,那么应该是陆为民的态度。

  面对市委书记,他也一样要阐明自己的态度。

  “田书记,我知道,莱山区委的人选不是鲁坚,这一点我知道,但是部里边也就这个情况进行过认真研究,我们认为从这个常委人选的选择性来说鲁坚是最合适的,年龄/学历/经历,鲁坚在三位副区长中是最年轻的,而另外两位副区长年龄明显偏大了,另外鲁坚同志担任过莱山区府办主任和区长助理,在区政府那边情况也十分熟悉,在下一任莱山区委书记人选基本上确定是从外县市区调入的情况下,一个对区里情况熟悉,尤其是对区政府这边工作有比较全面了解的区委办主任更合适,这一点我在向陆书记汇报时,也是得到了陆书记的肯定。”

  毛小鹏浅笑吟吟,显得很有风度,“鲁坚同志在有过区府办主任的经验,而且在学历上也更适合,加之也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对于下一任区委书记的迅速适应莱山情况,我们认为这更有益处,毕竟莱山经历了这么几个月的震荡,明年市里边对莱山的工作也是有很大期待,所以需要当班长的尽快熟悉/适应和融入莱山,一个优秀的区委办主任显得非常重要。”

  田平山努力的平抑了一下子胸中怒气,他承认毛小鹏舌绽莲花,说得非常情通理顺,甚至他也承认毛小鹏所说的这些原因和理由都并非虚构和牵强附会,但是因为这些理由就可以确定鲁坚是最合适的人选?

  他不这样认为。

  也许是陆为民的同学的前夫才是毛小鹏之所以如此卖力的为鲁坚寻找了这么多看似无比充分的理由和条件吧?

  现在自己该怎么办?田平山觉得自己太阳穴有点儿突突猛跳的感觉,一股子压抑在内心的火气也在乱窜。

  总算把第二更写出来了,这几天家里事多,望理解,求几张推荐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