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一十六节 必然之举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一十六节 必然之举


  洪桐回到家中,丈夫还没有回来。

  卧室还是收拾得很整洁,不过书房就有些杂乱了。

  看见垃圾桶里的方便面空桶,洪桐叹了一口气,摇摇头,有些心疼。

  丈夫还是没有完全适应自己不在家的生活,忙起来没吃的,就只能用方便面对付了。

  齐鲁这一年多时间来,蓝岛和泉城市委书记先后易人,也标志着**之前的人事调整开始逐步拉开了,事实上,像蓝岛警备区的主要领导在调整,每一届大会之前都会有这样的调整。

  也许自己不该到蓝岛,丢下丈夫在蓝岛,生活也没有了规律,身体也许会受影响。

  丈夫本来就是一个工作很认真的人,又兼着宣传部长和统战部长两个职务,照理说泉城市党代会也已经召开了,不应当再让丈夫兼任统战部长,不知道什么原因,仍然让丈夫兼任着两职,而新去市委书记车离好像和丈夫关系很一般,这也是丈夫这段时间更加忙碌的缘故,丈夫不愿意在新来的市委书记面前撂挑子。

  照理说车离之前是前任省委宣传部长,丈夫是泉城市委宣传部长,双方是上下级关系,应该有些交情才对,但是洪桐知道丈夫其实担任宣传部长时间并不长,而作为副省级城市,一直也和省里边有些磕磕绊绊,江大川时代的泉城是如此,陈式芳时代的蓝岛也是如此,所以下边的各部委如果没有私人交情,很难说在工作关系上有多么密切。

  但车离既然来了泉城担任市委书记,多少也还是有些香火缘份才对,也不知道丈夫怎么和车离的关系反而还不如其他以前那些没交道的人了,这一点洪桐也有些弄不明白。

  不过毫无疑问,丈夫现在的处境与江大川担任市委书记时有所变化,工作环境也远不及那个时候好了。

  一边收拾屋子。一边打开电视,洪桐调到蓝岛之后就很少看泉城这边的新闻了,不过偶尔也会看一看,算是通过这种方式来了解丈夫的行踪。

  今天是周末,在住校的孩子也该回来了,洪桐正琢磨怎么孩子还没见踪影,电话就响了起来。

  接了电话,是孩子来的,问了丈夫回来没有之后,就说晚上几个同学还要邀约着去看一场演出。洪桐答应了,叮嘱孩子小心一些,看完演出早点儿回来,洪桐就没说什么了。

  孩子很懂事,高三了,功课压力很大,但是孩子却基本上没有要自己和他爸操心。

  孩子住校,每周周末才回来,学习也很用功。成绩也很好,根本不需要大人多过问,作息都安排得很好,这也是两口子的骄傲。

  搁下电话。洪桐嘴角浮起一抹幸福的笑容,还有一个月就高考了,但是孩子却很放松,换了别人家的家长。肯定不会允许这个时候还要去看什么演出,但是洪桐不会,丈夫也不会。孩子的合理要求,他们都会满足,只要孩子自己心里有数。

  对孩子洪桐还真是比较放心,丈夫和自己的父母都还健在,孩子周末还经常可以到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那里去换换口味,倒是丈夫比孩子更让人操心,丈夫看起来身体很不错,但是胃上还是有些毛病,这也是饮食规律不正常积下来的毛病,医生也说胃病也就是一个养字,注意生活规律,其他没啥。

  可自己这一走,丈夫的生活看来又有些乱套了。

  想到这里,洪桐就有些难受。

  *********************************************************************************************************************************************************************

  丈夫回来得有些晚了,洪桐看了看表,已经是七点钟了。

  听见脚步声,把门打开,接过丈夫的包,洪桐看了一眼丈夫的脸色,似乎有些心事。

  “怎么才回来?”洪桐含笑问道。

  “韩书记叫我去说了点儿事情。”向文东点点头,“咦,小巍呢?”

  “他和同学们在外边儿吃,说吃了要去看一场演出,晚一点儿回来。”洪桐解释。

  “哟,看样子是胸有成竹啊,还有几天就大考了,还这么放松,好事儿啊。”向文东乐了起来,“我倒是要看看,他到时候给我拿个什么成绩出来,北大还是清华,复旦还是浙大。”

  “他不是说想去南边儿么?岭南大学也挺不错,算是去你的母校啊。”洪桐笑道:“他们同学里边也有愿意去考南边儿的大学的,都说想换个环境。”

  “看他自己的想法,我倒觉得无所谓。”向文东摇头,“到哪里都没关系,只要能学到东西就行,当然靠北大清华或者复旦浙大这些,我们更有面子。”

  这个时候洪桐才突然想起什么,韩三童叫丈夫去说事儿,说什么事儿?

  丈夫和韩三童关系很好,但是两人并非工作隶属关系,怎么会把丈夫叫去说事儿,而且还说得这么晚?

  “韩书记叫你去说什么事情?他要走了?”洪桐很关心。

  早就有传言说韩三童要离开齐鲁,这也并非空穴来风,洪桐和向文东都判断韩三童可能要走,没想到江大川走了,韩三童还安然不动,向文东也问过韩三童本人,韩三童本人也不置可否,只说要看中央的意图,但话语里流露出来的意思也就是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不是。”向文东摇头否认,“是另外一件事情。”

  洪桐见丈夫脸上似乎露出犹疑地表情,觉得很奇怪,丈夫可是很少有这种情形的,素来干净利落,有什么说什么,哪像今天这样吞吞吐吐?

  “怎么了,文东?有什么事情么?”肯定是有啥事儿,洪桐心里也是一咯噔,莫不是丈夫的工作要调整,是车离要动丈夫?“是不是工作上的事情,车离那边?”

  见妻子露出警惕的表情,向文东知道妻子误会了,哑然失笑,“是工作的事儿,但是和车书记无关,你别一天老是疑神疑鬼的,我和他关系虽然很平淡,但也谈不上什么矛盾,纯粹的工作关系罢了,他才来几天,心思也还顾及不到这上边来吧?”

  “那是什么事儿?”对自己丈夫性格很了解的洪桐确定肯定不是简单小事儿,紧追着问。

  见妻子的神情,向文东也知道今天不把这事儿说清楚怕是过不了关,沉吟了一下道:“韩书记问了一下咱们家的情况,问我现在这样两地分居适应不适应?”

  洪桐也是机敏无比,立即反应过来:“省里要动你,嗯,让你来蓝岛?可市里才开了党代会,新一届班子才亮相,动谁?毛小鹏,还是钱亚东?”

  向文东也不由得苦笑,自己妻子啥都好,就是对官场上这些东西太看重了,当然这也不能说是坏事儿,起码人家反应比自己这个当事人更敏捷。

  “韩书记没明说,只说陆为民对蓝岛市委班子配置不太满意,认为蓝岛乃至齐鲁的干部交流做得比较差,很多领导干部从参加工作到退休都没有离开过本地,有些岗位一干几十年,这样不利于工作,干部容易产生心理惰性和固化思维定势,也不利于预防贪腐,认为省里应该要考虑这方面的问题,大概是觉得蓝岛市委在这方面可能存在不少问题吧。”向文东解释道。

  “那他为什么不在之前提出来?非要等市党代会召开之后才来这个动作呢?”洪桐讶然问道。

  向文东看了一眼妻子,妻子对省里边的局面还是不是十分了解,也对陆为民在蓝岛的处境不十分清楚。

  陆为民初去蓝岛,陈式芳倒台带来的余波未消,省里怎么可能轻易同意陆为民大动干戈?

  就是陆为民自己只怕也没有那个底气,弄出问题来,对他这个市委书记也是一个负面影响,那个时候当然要以稳定局面为首要任务。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从韩书记的介绍应该听得出来,陆为民应该是已经坐稳了位置,对局面的掌控力大大增强了,但是也还存在一些不利因素影响他下一步的施政意图,这才会有这个意愿。

  陆为民现在面临的压力也不小,蓝岛要撑起半岛明珠/环渤黄海地区和东北亚中心城市的这个名头,拿不出一点像样的政绩来说不过去,一晃他到蓝岛也半年了,也就是该要逐步拿出施政纲领和措施的时候了,所以肯定不会容忍再有人来对他的下一步工作掣肘,调整一些不合适人选也就是必然之举。

  只是如妻子所说,党代会结束没几天,这就要动人,未免会让人觉得太有针对性了,不过恐怕陆为民不是在意这些问题的人。

  第三更了,可否请兄弟们给几张票支持,目标2500!还差不少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