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三十节 成长中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三十节 成长中


  用手指轻轻压了压额际的肌肉,这是经常有用来缓解疲劳释放压力的方式,很有效。

  这一次大会算是一次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大会,从当前的局面来看,国际国内形势似乎很好,但是正是这种太过于美好的一面,才让他有些担心。

  过于美好的表象往往都蕴藏着危机和风险,这是经验之谈,尤其是在全球化的浪潮之下,牵一发动全身已经是一个大趋势,美国次债危机的风险正在不断向外扩散,而且程度还在不断加深,从国内智囊机构拿出来的一些分析判断也有些庞杂,但总的判断都是会对国内形成一定冲击,但是很多人都认为对国内金融行业也许是一个机会,却鲜有人认为会对整个实体产业带来的负面影响。

  陆为民的这个观点有些独特,当然并不是说国内就没有人看到这一点,偌大一个中国,人才荟萃,精英辈出,岂有看不到这一点的人?

  关键是一个地方上的领导干部,能看到这一点,并且还能结合地方实际提出一些看法建议,这就不简单了,足见此人头脑之清醒,视野之宽广,分析之透彻,洞察力之深刻,很不简单。

  思路发散开来,他也有些欣慰,一批年轻干部终于成长了起来,尤其是这一批五零后六零后的干部,都能够开始挑起大梁了,而且也逐渐在各自的位置上展露锋芒,这是好现象,证明了党的干部后继有人了。

  这一批干部也各有特色,有些基层工作经验丰富,善于做群众工作;有些大局观强,长于驾驭局面;有些考虑问题长远,深谋远虑;有的则精于经济工作,在经济领域有突出表现。

  像这个陆为民倒是很有意思,无疑他是符合最后一类的定位的,在昌江这个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地方。却能异军突起,从县一级干到市一级,走一处绽放一次光芒,尤其是在宋州的表现堪称完美。硬生生把一个内陆地区普通地级市推到了与沿海发达地区城市比肩的高度,而且还是一个与大庆/唐山这一类资源型城市不同的制造业城市,可谓绝才惊艳。

  如果单单是在经济领域上的成绩也还不足以打动自己,更重要的是这个人在分析评估形势上表现出来的惊人洞察力,在审时度势上的判断力。都极为优秀,这和他在昌江时主推的产业培育和产业结构调整就能表现出来,而现在他在这次会上提出来的这些观点也映证了这一点。

  蓝岛不是其他普通城市,陆为民能在这个位置上寻找找准定位,说明此人的头脑清醒,思路明晰,而且能够迅速的融入到新环境中去,这就很不简单了。

  这足以证明这名干部在各方面的综合能力上都有着超出他这个年龄阶段的惊人水准。

  再看看此人的履历也就能发现,此人在基层工作的经验十分丰富,基本上把各个位置都轮换了一遍。区(镇)委书记,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县长,县委书记,市委宣传部长,市委政法委书记,常务副市长,市委副书记,地区专员(市长)。市委书记,人年轻,却又有这么强悍的履历,也能说明很多了。

  本来只是对这个人的一些观点看法感兴趣。连带着也对这个人都有点儿兴趣了,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儿意外,或许是这一批七零年代成长起来的干部终于有一些赏心悦目的东西让人耳目一新了,或者说他们也开始逐步走向政治舞台的中心,开始勇挑大梁了,这份欣慰让人满足吧。

  *************************************************************************************************************************************************************************************************************

  陆为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代表团座谈会上的发言会引起这么大的效果。在他看来,领导可能的确是对自己提出的一些问题和建议感兴趣了,但是感兴趣只是一方面,如果能够引起领导重视,才算是真正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一次大会对于陆为民来说,的确意义非凡。

  可以说这是一次对其政治前途有着决定性意义的会议,连夏力行都说他的确有些走运,能够在**召开之前成为蓝岛市委书记,否则以他的资历能够在十八大时成为中央候*补委员也就算是相当不错了,但现在,作为计划单列市的市委书记,他成为中央候*补委员的可能性很大。

  而成为中央候补委员,也就意味着他真正跻身中央的决策层面,虽然作为候补委员只有参加全会的资格,并无投票权,但是能够参加中央全会,本身就是一种证明,比任何资历和功勋更为显赫的证明。

  陆为民没想太多,想多也并无益处,既然参会,给了自己这样一个机会,他当然要利用好,要把自己想要表达的意见表达充分。

  事实上在下午的会议之后,他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可能自己的观点表达得有些激烈了,单单是文稿上的东西还算是稍微平和一些,但是在下午会上的时候,自己放得有些开,有点儿没拉住口子,恐怕给人的感觉就有点儿危言耸听杞人忧天的味道了。

  高立文书记没说什么,但是他注意到省长梁瓒煦可能有点儿不太认同,或者说有点儿不以为然。

  不过他也不在意,既然是各抒己见,谈自己的观点看法,肯定也就会有不认同的,在这里谈看法意见,无须担心什么要服从组织纪律,什么话不能说什么话能说,在这里,只要不是违背原则的,都可以畅所欲言,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嘛。

  说自己有点儿哗众取宠也好,卖直取忠也好,他都不在意,是非自有公论,公道自在人心,更何况检验真理的最好标准就是时间,他等得起。

  更何况他更多的是结合蓝岛这一亩三分地的实际情况来谈的,别的地方他不敢说,但是蓝岛,他认为需要按照这样的路径来走,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规避风险,同时也能走一条良性发展之路。

  “陆书记,高书记来电话,请您去他那儿下。”祁阳进来,看见陆为民似乎在思考什么,小声道。

  “哦,我知道了。”高立文晚上有个应酬,要去参加一个晚宴,而他没有,但是在去参加晚宴之前高立文就和他打了招呼,说回来之后要和他谈一谈,让他等着。

  走近高立文的房间,看得出来高立文小酌了两杯。

  高立文喝酒有点儿上脸,拿他自己的话来说,心好,就要红脸,不过高立文酒量甚大,只是他本人很克制,工作时间不饮酒,就算是周末,也喝得很少,除非一些特殊场合特定环境下,才能见得到他的酒量。

  “为民来了,坐吧。”高立文看见陆为民进来,招手示意,“陪铁道部和交通部的领导坐了坐,明年咱们省里交通铁路基础建设任务很重,尤其是高铁和码头建设这一块,省里有比较大的构想,需要铁道部和交通部的大力支持,得先把基础打牢才行。”

  “嗯,立文书记,高铁发展是大势所趋,咱们齐鲁理应走到前面,而且从产业上来说,咱们齐鲁是中南车和中北车两大集团的汇合地,他们两大集团在齐鲁都有很厚实的基础,高铁产业对于我们齐鲁来说也是一块值得大作特作的大蛋糕,这一块我们必须要去争取,不能放松。”陆为民一听也是精神一振,双目放光。

  高立文一见,笑了起来,“为民,一说起这个就来劲了?放心吧,我和几位领导都谈了,他们也认同你们蓝岛的优势,何况前期中南车和中北车的基地建设他们也都看在眼里,涉及到产业这一块,他们当然不会胳膊往外拐,嗯,下一步你也要具体多跑一跑,咱们这个国度,有些时候还得要萧规曹随,人情世故还得要跑。”

  高立文话语中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大概也是有些无奈和愤懑。

  陆为民却能理解,铁道部那塘子水不比中石化或者总后那边浅,而且谁都知道高铁现在是中央高层高度重视的一块,从今年开始高铁发展已经开始大力提速,这块产业有多少人盯着?蓝岛也就是占了中北车中南车两大集团基地这一优势,但即便这样,也一样会有无数人想要分一勺羹,有些明里暗里的利益纠葛,你就是想要切割回避,都逃不了,就看你自己怎么去处理了。

  继续求推荐票啊,兄弟们肯定还有的!(未完待续。)

  (启蒙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