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四十节 慎独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四十节 慎独


  陆为民回到京城时已经是腊月三十的下午七点过了。

  今年他没有在继续去年的连续值班制度,而是主动申请正月初七值班。

  蓝岛市委市府重新进行了值班排班,放假七天,市委市府每天各一位领导代班,董建伟/井致中和英若惠三位市委常委,同时又是市政府领导的,列入市政府那边值班。

  这样一来,初一就是由市委这边的钱亚东,市政府那边董建伟值班,初七则是陆为民和龚岩峰值班。

  陆为民本来是想和曹朗一起走的,但是曹朗等不及了,请假提前了一天就回京了,他也给陆为民请了假,今年的春节值班没有排他。

  苏燕青开车来接的陆为民,窈窕跟着姥姥姥爷,没来接陆为民。

  深灰色薄呢子大衣看上去挺有范儿,苏燕青也越来越喜欢这一类中性气息更浓一些的衣着,拿她自己的话来说,觉得这种风格看上去有味道。

  “曹朗先回京了?柯岚本来说昨晚我们一帮人聚一聚的,结果曹朗回来了,她都没有来成。”苏燕青一边倒车,一边随口道。

  “哦,你们那帮人过年了也要聚一聚?”陆为民瞥了一眼苏燕青,淡淡地道。

  “嗯,平时往来这么多,大家都喜欢在一起,这过年了,聚一聚也很正常。”苏燕青还没有意识到什么,“我们这帮人在一起,久而久之,都还是有些感情了,大家都是朋友,姐妹,孩子也都差不多大小,平时交流起来也有共同话题,所以感情都挺投缘的。”

  陆为民一时间没有说话。

  曹朗也有意无意提醒过陆为民。苏燕青和柯岚他们这一年多时间来似乎社交圈子也“扩张”得很大,已经有点儿形成了一个“小圈子”的感觉,在这个“小圈子”,人数可能已经超过了五六个,这些女人基本上都是在中央部委工作,丈夫或多或少都有一定职务,或者她们自身就有一定职务,或者在某些敏感部门和岗位,比如就像柯岚这样的。

  其实像这种所谓的“小圈子”,你说她们要有点儿什么。也说不上来,只是给曹朗的感觉就是这帮娘儿们似乎有点容易演变成为八卦是非地的感觉,尤其是在陆为民的身份不一般,日后可能还会有进步的情况下,会不会有其他负面影响,不太好说,当然这也包括他自己,柯岚的身份也不一般,曹朗也认为不太适合过于频繁密切的参与这一类活动。或者形成这样的小群体,是什么好事情。

  “你们有很多共同话题?”陆为民又问了一句。

  “共同话题?嗯,有吧,毕竟大家都在部委里边工作。在一起,当然也就要谈一谈。”苏燕青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转过头来看了陆为民一眼,“你觉得有什么不妥么?”

  “嗯。怎么说呢?如果你们只是单纯的朋友,大家聚一聚,一起玩一玩。其实也没有什么,但你好像说过,你这些朋友她们的家人也都分布在各部委,有些还担任领导职务吧?”陆为民斟酌着言辞,“我觉得呢,如果你们这种聚会,规模还在扩大,而且形成了规律,可能会引来一些人的关注,我个人认为不太合适,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联想,或者产生负面效应。”

  苏燕青脸色微微一惊,“你这么认为?”

  “嗯,燕青,我们需要注意我们自己言行影响,我在蓝岛担任市委书记,夏书记又是你姨父,京城里各种消息流传很快,而且个个神通广大,什么消息都瞒不了人,你以为人家不知道,其实人家都了如指掌,如果是本来就有交情,那也就罢了,但如果是后来慢慢加入的,可能就要考虑,一方面这种小圈子的活动不宜太频繁,太招人耳目,另一方面,一定要注意自己的社交圈,不要和有利益纠葛者往来,否则就是授人以柄,日后哪怕你没有什么,也解释不清楚。”陆为民字斟句酌。

  据陆为民所指,苏燕青这几个朋友中的家人,有国有大型企业担任领导职务的,是不是有想要结识苏燕青进而拉上夏力行的关系,不太好说,好在自己也还在蓝岛工作,暂时还没有睡能拉到蓝岛这边来,但如果继续下去,还真的不好说。

  苏燕青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她也明白丈夫的话是有道理的,自己在这个圈子里边虽然年龄不是最大,但是话语权影响力却不小,隐隐有核心的架势,这绝对不是自己本事强能耐大那么简单,很多人要么是看着了自己丈夫如此年轻就已经是中*央候*补委员/副部级干部了,要么就是知晓了国资委主任夏力行是自己亲姨夫了,或者就是二者因素皆有。

  当然你要说这些人是不是就真的有什么意图企图,苏燕青觉得还说不上,但是随着大家关系越来越亲近,也很难说这些人会不会有其他想法,或者说人家本来就有这方面想法,只是现在条件尚未成熟,不太好提出来罢了。

  苏燕青不笨,只是一时间被某些东西遮住了眼睛,当陆为民很委婉的提出来时,她虽然心里不舒服,但是琢磨一下,却还是明白丈夫的话不无道理,甚至可以说就是切中了要害。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话不敢说适用于每个人,但是想自己这种在工作之后,甚至是丈夫和姨父已经官居一定地位的情况下,结识的这些朋友们,还真不好说是不是纯净如水。

  见苏燕青只是开车,没有回应自己的话,陆为民也知道妻子是个很聪慧的人,一旦冷静下来,就应该明白事情的轻重,所以他也不再言语,只是注视着前方,看着汽车在车流中缓缓行驶。

  2008年的春节,就这么走来了。

  *************************************************************************************************************************************************************************************************************

  “你提醒得对。”夏力行抿了一口酒,举起酒杯,“慎独这个词不仅仅适用于干部本人,也一样适用于干部家人,当然,我们并不是说不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同事,但是我们需要分清楚这究竟是因为大家在工作中因为有共同的观点理念而结下的情谊,还是因为利益牵扯而走到一起的利益朋友,这一点一定要分清楚,都说水至清无鱼,我也承认前者肯定都是大家希望的,而后者最好不要有,但是你也无法否认后者的存在,而且在相当范围内程度上都存在,所以我们要学会怎么来处理这种情况。”

  陆为民点点头,“夏书记,我也和燕青打了招呼,她也明白了,除了几个的确感情很好很密切的,其他人她知道怎么来处理。”

  “嗯,燕青晓事,对怎么来处理有她自己的办法,不用你操心,现在你身份不一样,也要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夏力行微笑着道:“当然,我们也不必草木皆兵,过犹不及,**的干部也没有说就不能有朋友,大家工作几十年,难免也还有一些志同道合的同志,只要咱们持心端正,也没有什么不好见人的。”

  陆为民也觉察到夏力行的心境和态度也比十七*大之前有了一些变化,他原本以为对方未能进入政治*局肯定有些遗憾,而这一届政治*局也没有候补*委员,按照陆为民的设想,夏力行纵然不能进入政治*局,也应该是有望成为政治*局候*补委员的,但是没想到这一届却没有政治*局候*补委员,但夏力行的心境似乎还是挺好,没有收到太大影响,甚至更积极了一些。

  这应该是中央高层和夏力行谈过话的,这是陆为民的猜测。

  “夏书记,您人代会上会有什么变动么?”陆为民还是没有忍住。

  “关心这个干什么?”夏力行很警惕。

  “夏书记,十七*大都开了,应该说通盘大局也该出来了,用不着对我保密吧?”陆为民笑着耍赖,“我听说您要担任国务*委员,是国务*委员兼国资委主任呢,还是有其他变动?”

  这不是空穴来风,夏力行未能进入政治*局有点儿让人遗憾,他担任过全国人口第一大省的省委书记,又在国资委主任任上表现不俗,年龄也不算太大,照理说是该有些机会的,但是十七*大上却未能如愿以偿,所以陆为民也听到了一些传言说夏力行可能会以国务*委员身份出任国务*院秘书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