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六十五节 知难而进

第十九卷 江山如此多娇 第一百六十五节 知难而进


  热门推荐:、 、 、 、 、 、 、

  陆为民和吕嘉薇的谈话不涉及到其他,只是一些商业建议,所以显得很随意,不过吃饭显然是不合适的,吕嘉薇自己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婉拒了陆为民的礼貌性邀请。

  不过她还是表示会在合适时间来拜访陆为民,陆为民也很愉快的表示欢迎。

  吕嘉薇对陆为民的表现也是越来越期待,对于陆为民的高开高走吕嘉薇很有信心,除了陆为民在一些商业上给自己的建议都获益匪浅外,陆为民对经济行使变化的把握也让吕嘉薇非常佩服,而现在中国国内是把经济建设摆在了中心工作位置,也就是说,谁能更好的把握住经济形势,谁就能在自己的工作中占据绝对优势的地位,陆为民无疑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吕嘉薇曾经多次分析过陆为民的发迹史,而且她的分析甚至比其他人更详尽细致。

  她发现很多人称陆为民受惠于曾经担任丰州地委书记的夏力行的提携,把陆为民成功很大程度归结于夏力行的余荫,这很荒谬。

  诚然,夏力行对陆为民的帮助是重要的,陆为民从夏力行秘书一步到双峰县担任县委常委,算是给了陆为民一个台阶,副处级了,这对于一个当时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来说,这个起点的确很高了,没有这个起点,陆为民也不可能有今日之造化。

  但夏力行只给了陆为民一个台阶,而真正的平台是陆为民自己争取来的,她通过一些隐秘的渠道了解到陆为民本来是要到双峰县担任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的,这显然是一个清闲而优渥的位置,对于一个秘书出身的角色非常合适,镀镀金,锻炼锻炼,就可以走上更高的位置,但陆为民却选择了到区乡上去工作,而且选择了当时双峰最穷困偏远的洼崮。

  后来就不用说了。陆为民在洼崮的成功使得他赢得了很多人的认可,当然这里边肯定有夏力行的影响力,但是更主要还是陆为民自身的努力,那个时候陆为民就有胆魄和自信去开创打拼。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而后陆为民在每一个岗位上的表现似乎都有点儿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味道,在双峰,在阜头,在宋州,一步一个脚印。看起来顺风顺水,没有停滞,但是你要仔细分析了解,才发现对方是在每一个职位上都是处于一种不利形势下打开局面,其在宋州担任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和常务副市长期间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只有了解陆为民的发迹史,你才能真正对这个人生出信心,至于说陆为民在商业上的给自己的指点,更像是对手的信手为之。

  **上陆为民就当选了中*央候*补委员,而陆为民还不到40岁,媒体都在惊讶于这一批60后干部的崛起。但是一个六十年代末的中*央候*补委员,还是太扯人眼球了,而他还在地位一样在国内举足轻重的蓝岛市担任市委书记,就更容易引来关注了。

  可以说陆为民在蓝岛的表现,无论是好还是坏,是优秀还是平庸,都会被放大,吕嘉薇不知道陆为民自己意识到这一点没有,这也就意味着,你表现得好。那么就更容易获得认可,而你表现不好或者平庸,也同样会被人无限放大,遭人诟病。对陆为民来说,你想要在这个位置上平平淡淡混日子熬资历就不行了,你就当不起你这个60后的中*央候*补委员,你就当不起国内六大计划单列市甚至所有副省级城市中最年轻的市委书记这个名头。

  但现在陆为民的表现可以说征服了所有人,蓝岛成为全国赫赫有名的创业之城/创新之都/创意之岛,这三创。读起来琅琅上口,已经成为中央电视台蓝岛城市公益广告的经典之语,伴随着每天央视一套综合频道和央视新闻频道以及英语国际频道的播报传递到了全国乃至全球每一个角落。

  这些都是卫聆风向她介绍之后她才获知的,蓝岛一下子有了这么大名气,奥帆之都,三创,溢美之词远播,也吸引了无数人来这里创业投资,寻找属于自己的梦想和机会。

  吕嘉薇坚信,就凭赢得这个名声,都足以把陆为民送上更高的平台了。

  陆为民不可能再在这里呆太久了。

  从内心来说,吕嘉薇也希望看到陆为民能够走得更好,这是一个不可能和对方有任何交织,但是却又近乎于朋友的自己的衷心希望。

  接触这么久,以吕嘉薇这么些年来沉浮对人性的了解,她觉得陆为民这个人也许在表面上尽力和自己一股子敬而远之的距离感,但是从本质上这个人不坏,给自己的一些建议也都是由衷之言,这让她很有些感动,不是每个人都能这样心存善意的,经历了太多的阴谋和背叛,包括自己在内,她真的很难相信人,尤其是身边人和关系亲近的人,往往阴谋和背叛都来自于这些人,反倒是像陆为民这种一直和自己保持着足够远的距离的人更可靠,因为自己不会过分相信,会理性客观的去分析判断。

  就像先前离开时给自己的建议一样,他建议自己以后尽可能的少抛头露面,最好隐身于后,有什么事情交给专业人士来运作,说这年头掌握了资本已经足够强大了,有了资本也足以吸引足够多的人才来投效,而自己就没有必要再招太多人眼目,吕嘉薇深以为然。

  也许就是这种人给自己的建议才具有可行性,吕嘉薇若有所思。

  “这就是我们蓝岛的地铁规划?拖了多久了?改了多少次了?”陆为民靠在沙发背上,有些疲倦的摇摇头,“构架倒是越来越庞大,方案也是一扩再扩,我记得我才来蓝岛时就明确表示过,蓝岛的地铁上马势在必行,宜早不宜迟,已经搁过一次浅了,我们还怕什么?我们现在蓝岛相较于京沪深在交通顺畅上还有一定优势,这本来也就是我们蓝岛的竞争力优势所在,可这种优势很脆弱,尤其是在当前我们蓝岛经济增速和城市发展的态势下,你们觉得我们这种交通相对顺畅的状况还能维系多久?一年?两年?还是三年?地铁,哪怕就是一条线,要多久才能建成?三年还是五年,或者八年?一条线够吗?肯定不够,那三条线,五条线,那得多少年?我们不可能等到火烧眉毛才来一拥而上吧?一口气上三条线五条线,财政吃得消?就是有融资平台,发行债券,恐怕人家也不敢接手吧?得有一个科学合理而且长远的规划,可我看到的东西让我很失望。”

  小会议室里气氛有些凝重,无论是董建伟还是井致中,亦或是分管城市建设和交通的英若惠脸色都有些阴沉。

  “陆书记,这个方案一改再改也是有原因的,当年……”敬文祥见气氛有些沉闷,干咳了一声,意欲打破这种情形,却被陆为民有些粗暴地打断:“文祥,你不用打圆场,我知道里边的底细,也知道市里边的难处,但是我么不能有困难就不干了,我们拖不起!”

  “陆书记,这项工作我有责任。”董建伟点头,把责任承揽了下来,“当初若惠和致中与我一道也商量过几次,总是觉得不太满意,总希望能够把方案更完善一些再来同意上报中央,加上其他工作的影响和发改委那边要求也比较高,这件事情就有些拖下来了。”

  见董建伟主动承担责任,陆为民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这件事情他的确有些恼火,去年他就对地铁方案研究专门批示过,要求无比在2007年十一之前敲定方案上报,力争2008年五一之前获批走完全部不程序,但是到去年底方案仍然是磕磕绊绊,没有形成统一意见,他不得不再给市政府那边放宽了时间,要求今年五一之前必须上报方案,十一之前走完程序,但是到现在方案仍然还压在市里边,这样拖下去,估计明年都走不完程序,更别说动工的事儿了。

  之所以这么拖下来,有多方面的因素,一是目前蓝岛的交通状况还算乐观,市里边的压力不大,总希望能够把方案做到尽善尽美;二是国家发改委那边审查标准要求很高,一点儿瑕疵都不允许有,所以几次上报都被指出了存在的问题,整改进度却又跟不上;三是市里边的主要精力还是没有放在这上边,这样大的项目,没有主要领导来抓,效率就起不来,尤其是在中央层面,要走通的关节很多,难度也很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