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三节 人在变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三节 人在变


  热门推荐:、 、 、 、 、 、 、

  2009年这个春节对于陆为民来说既轻松但是也忙碌。

  以往的春节,他都是在奔波中度过,蓝岛,京城,昌州,但今年好,初一就回到了昌州,要到初七才回蓝岛,五六天的私人时间,为他提供了一个难得的休憩和轻松时段,让他可以自由自在的安排自己的日程。

  当然,相对轻松,但是还是一样忙碌,蓝岛那边的公务丢开,但是属于私人的事情却一样不少,就像是和花幼兰的偶遇,也就带来了一次两家人的小聚,像这一类的私人小聚,今年春节就比较多了。

  从初二到初六,安排都是满的,中午下午晚上,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安排,除了花幼兰,还有安德健,沈子烈,黄文旭,郁波,池枫,常岚,关恒,杨达金,宋大成,周素全,沈君怀,章明泉,冯西辉,田卫东,这一干人等,也都邀约着要聚一聚,陆为民也无从推托。

  如果他还在昌江工作,肯定需要顾忌一下影响,但已经离开了昌江,齐鲁和昌江相距甚远,也没有太多往来,所以这方面就没有太多的顾虑了,当然,陆为民也不愿意弄得尽人皆知,所以他也尽可能避免扩大范围,只是自己在丰州和宋州工作这么久,朋友同事下属委实不少,而且很多都是在工作中结成了相当亲密的战斗情谊,所以你要参加了这个的小聚而又没有去另外人的酒局,就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矛盾了。

  而且这些个群体也是各是各的圈子,也不可能拉到一块儿吃顿饭就了事儿,你还得各交各的,各走各的。

  虽然都在说圈子文化是一种庸俗化的东西,但是现实生活中你却不能不承认它的存在有其生命力,不是你发一两个文件或者痛斥一番就能解决掉的,何况对于这种东西也要一分为二的来看,要尽可能的遏制其有害的一面,但对于那种纯粹的意气相投观点一致在工作中结下来的私人感情。你还真不好说什么。

  起码陆为民不认为自己和这些人之间的关系是庸俗化的,在他看来,这种在工作中建立起来的情谊不能随意归结为那种庸俗化的圈子文化,这更像是一种共同奋斗过程中的朋友间的友情。

  像安德健的回来。杨达金是肯定要来的,而徐晓春和张立本也要来,这算是一个老圈子,从南潭县时候结成的,虽然后来各有各的造化。但是归根结底当初还是从安德健这个中心点走出来的。

  “工作不好干,哪里都一样。”安德健抿了一口酒。

  随着年龄的增长,安德健对白酒也有些敬谢不敏了,现在更多的时候也就是喝点儿红酒,所以今晚他也主动的提出了总量控制两瓶红酒,白酒和啤酒一律不来,这让其他三人都有点儿不适应。

  安德健对红酒也不讲究,无需什么国外的高端品牌,就国产的长城或者张裕都行,一两百块钱一瓶正好。这一点上倒是挺合陆为民的味道,大家相聚就是图个气氛,有酒助兴就行,至于说一两百块钱一瓶的酒和一两千甚至一两万一瓶的酒在这种场合下又有多大区别?真心不大。

  “安部长,我现在轻松了,彻底喝清茶了,早上起来公园里去散散步,上午遛遛鸟,下午在河边上和几个老棋友下下棋,晚上看看电视。和老伴儿一块儿散散步,然后早点儿上床睡觉,清静。”张立本语气里既有些炫耀,又有些落寞。

  在这个群体里他年龄是最大的。已经满了六十,彻底退下来了,孩子也有正经工作,不需要他操心,也就是说他现在是彻底没有了什么负担牵挂,可以悠哉游哉的享受退休生活了。

  安德健和徐晓春都要比张立本小好几岁。不过两个人因为所处的层面不同,面临的情况也不同。

  徐晓春的年龄也摆在那里了,估计明后年就会到昌西州人大或者政协去,不过他也很满足了,最终还是挣上了副厅级,如果到人大和政协去,还有希望在退休前解决一个正厅级,该知足了。

  安德健的情况也差不多,只不过层面更高,如无意外,安德健在组织部长任上也就算是到头了,下一步看看能不能奔着政协主席位置去,如果是省委副书记倒是可以想一想人大主任,但组织部长,能到政协担任主席就不错了。

  “快了,立本,我和晓春都快了,虽然到人大政协不能说是彻底喝清茶,但是不再承担那么大的责任,对于我们来说也就算是解脱了,现在在这个位置上真心不容易,说句不好听的话,每天要考虑的事情真的让人衰老得快。”安德健摆摆手,有些感喟,“原来觉得昌江这边水深关系复杂,到黔省那边一样,我算是外来户,没掺和进去,秉着公心,对事不对人,但有些事情你还真的摆脱不了,你觉得自己是在照章办事,但是人家却认为你是在带有色眼镜看人,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干脆就不解释了,我自将心向明月,自己问心无愧就好。”

  徐晓春也是摇头,“哪里都一样,条条蛇都咬人,只要你在这个位置上,有些事情就避免不了,想要只栽花不栽刺,那就最好别干事儿。干事儿就得罪人,就得有人来告黑状打冷枪,弄得你想干事儿的人都得要蹑手蹑脚,就以昌西州这破地方来说,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真不假,这两年我才是真的体会到了,干点儿事情,告状信那是一封接一封往纪委扔,让你无所适从,不干吧,工作任务在那里,干吧,这种情况下你哪有心情来干事儿?”

  陆为民有些讶异,这徐晓春的心态好像有点儿问题,牢骚满腹,但你要仔细一品味,又好像觉得对方情绪里边不太像是真的有多愤懑不满似的,更像是一种自我解释似的,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安德健,却见安德健眼皮子都没有瞭一下,表情也很平淡,他心里倒是咯噔了一下。

  估摸着徐晓春那里是有点儿什么状况了,不过自己远在蓝岛,和徐晓春之间的关系虽然熟悉,但是却远不及他和安德健那种密切程度,所以可能自己没听到的,安德健却未必不知道。

  不过安德健不提,陆为民自然不可能去问什么,就当什么都没有听出来,省心省事儿。

  “为民,听说你们蓝岛去年是风头出够啊,我在黔省都能听到你的表现,黔阳打算年后要到你们蓝岛考察学习,已经向省委打了报告,省里也很支持,估计年后就要和你们蓝岛联系,我这里算是你和你打个招呼了,别藏着掖着,咱们黔省是落后地区,就算是学你们点儿先进经验也距离你们太远,对你们构不成威胁,你就大胆的给黔阳党政代表团好好上一课。”安德健不动声色的就把话题拉到了陆为民身上,没有接徐晓春的话头,这让陆为民更觉得这里边恐怕有什么问题。

  应该说在蓝岛去年的各种数据出炉之后,希望来蓝岛交流考察学习的城市骤然增多,其中不少是中西部地区的省会城市,也唯有这些省会城市才具备学习蓝岛的经验,普通地级市你要去学蓝岛,基本条件也不具备,很难有多少借鉴的地方,学无所用。

  “安部,这话太夸张了,黔阳的发展还是有目共睹的,大家相互沟通交流,黔阳也有很多值得蓝岛学习的地方。”陆为民一边琢磨着徐晓春的事儿,一边随口道:“我代表蓝岛市委市政府欢迎黔阳朋友来传经送宝,扫榻以待。”

  “一听就没诚意,是不是觉得黔阳底蕴不够?”安德健没好气的道:“你们蓝岛去年gdp都接近黔阳八倍了,人口是贵阳两倍不到,也就是说蓝岛人均gdp相当于黔阳四倍有多,还没有值得黔阳学习的地方?”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黔阳在生态环境和旅游发展上还是很有看点的,蓝岛也是旅游城市,但是在这方面却还有很多不足,可我们的相关部门却如井底之蛙,妄自尊大。”陆为民摇头,“安部,这不是我自己在打自己脸,的确如此,本来打算年后就要对旅游产业的发展进行一次深刻的反思检讨,这方面黔阳做得很好,正好可以作为我们学习的榜样。”

  “是啊是啊,黔阳旅游产业发展很好,堪称中西部地区典范,我们昌西州作为少数民族地区,也有很好的旅游资源,我就在和主要领导建议,我们也应当好好学一学黔阳在这方面的经验。”徐晓春赶紧接上话头。

  票票,太少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