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十节 意味深长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十节 意味深长


  当南非非国大代表团离开时,陆为民也已经几名非国大代表比较熟悉了,双方交换了电邮和msn即时通讯方式。

  交换电邮和msn即时通讯方式也是陆为民迫不得已之举,对方的热情让他有些应接不暇,虽然对方基本上都对英语比较熟悉,但是对于陆为民来说,英语也已经有些遥远了,大学时代的英语水平放到现在,太过模糊了,倒是苏燕青的英语沟通能力一直没有丢下,所以他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把电邮和msn与对方几人进行了交换,希望能够在今后的工作中可以相互交换各自的经验,其中既有来自西开普省的一名国会议员奎恩先生,也有两名来自北开普省的官员沙德利先生和省议员罗森先生。

  当然,陆为民也把这个情况向中联部的来人窦庆文进行了通报,表示这主要是基于考虑日后可以更好的和来自南非西开普省和北开普省的同行就执政理念上进行沟通交流,同时也要为下一步蓝岛企业出海做一些引荐和搭桥,以便于日后蓝岛企业能够在南非开展业务时获得更公正的待遇,毕竟中国企业漂洋过海上万里到南非去发展,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也需要地方政府能够予以力所能及的支持。

  最终中央还是同意了南非非国大代表团考察参观丰州的这一请求,代表团从蓝岛直飞昌州,然后从昌州前往丰州进行考察。

  当然代表团去昌江考察参观的情况都和陆为民无关了,那是昌江省委和中联部的事情了,不过窦庆文还是和陆为民也交换了联系方式,起码在这一次来蓝岛的活动中,二人觉得很投缘,陆为民也很愿意有窦庆文这样一个在中联部工作的朋友,双方可以在很多问题上进行探讨。

  陆为民也把自己和南非非国大几位代表交换联系方式的情况和苏燕青说了说,引来了苏燕青的嘲讽,说他连英语最基本的口语都难以胜任,居然还要和对方进行电邮往来交流从政经验。这未免太夸张了一下,当陆为民厚着脸皮希望苏燕青能充当翻译帮自己解决这个问题时,却遭到了苏燕青的拒绝。

  妻子表示可以帮助陆为民尽快提高英语水平,也建议陆为民可以从拾英语。现在也不为迟,有初高中和大学这么多年的英语基础,虽然有这么多年没有怎么使用了,但是如果现在捡起来并不算太难,当然要真正达到能够流利的用口语交流和用书面文字来沟通。估计还得下点儿苦功,但是苏燕青认为丈夫完全可以给自己一点压力,在这方面挖掘一下潜力,看看能不能真正将自己英语水平重新恢复起来。

  苏燕青的建议倒是让陆为民有些动心,尤其是联想到隋立媛和杜玉琦以及陆志华乃至魏德勇,甚至甄婕,都具备用英语沟通的能力,自己其实也是完全有条件来好好尝试一下挑战自我,虽然贵为市委书记,每天事情很多。但是真要说每天晚上睡前抽出那么一点儿时间来练练口语,在用英语通过电邮来和朋友们进行沟通,这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锻炼机会。

  而且现在窈窕也开始学习英语,如果自己和燕青之间的日常对话日后也能用英语来解决,肯定给窈窕营造一个良好的学习英语的环境是极为有利的,所以陆为民还真打算试一试。

  于是陆为民很快把自己的这个想法告知了苏燕青乃至陆志华/魏德勇/杜玉琦乃至甄婕和隋立媛,欢迎他们用电邮和自己进行联系和交流,当然是用英语,也欢迎他们在电话中和自己用英语来对话,当然这个阶段还需要循序渐进。这个消息也让被告知的对象们都乐不可支,纷纷表示会以“实际行动”来支持陆为民的这个自我挑战。

  *************************************************************************************************************************************************************************************************************

  重拾英语对于陆为民来说当然是一个挑战,但是摆在陆为民面前的挑战还多。

  2009年金融危机对整个世界的影响是深远的,对中国经济也是一个巨大冲击。虽然中国启动了大规模的基建来应对,但是陆为民认为这有些头痛医脚,没有真正对症下药。

  必要的基础设施建设当然没有问题,但是现在光靠简单的基础设施建设来拉动是不够的,而且投入的基建资金很容易转移到房地产市场上去,这对本来就有些虚热高烧的房地产业来说更容易引发泡沫。

  在陆为民看来。现在要做的还是应当利用这个契机启动对症下药式的治疗,该压的要压,比如像产能已经明显过剩的产业,就应当用市场规律来淘汰,尤其是一些高耗能/高污染的产业,更是如此。

  而对于一些新兴产业和高新技术产业,应当从税收/金融和法制环境上来支持和扶持,支持他们加大在研发上的投入,对于一些传统产业,要鼓励和支持他们与现行的互联网产业相结合进行创新,通过模式上创新来实现突破,同时也要通过金融支持这些行业走出去,拓展市场,尤其是像一些在国内市场趋于饱和但是在国外还有相当市场但却限于关税和配额制度制约而无法实现大规模出口的行业,可以通过资本和技术的输出来实现投资转移。

  蓝岛的局面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不过路为民还是希望通过这样一个契机来推动蓝岛产业走出去战略,像海特/海鑫/双鑫这些企业,实际上已经具备了走出去的实力,现在欠缺的也就是一个战略机遇,陆为民认为当前是最佳机遇期。

  现在政府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为这些敢于出海的企业提供各方面的支持和帮助,为它们保驾护航,这种层面上的支持还应当上升到国家层面,同时也要为这些企业出海做好各方面的提醒工作。

  “干得不错。”

  接到夏力行的电话时,陆为民都还有些发愣,一时间没有明白夏力行话语中的意思。

  “中央相关领导对你的表现评价很好,南非非国大和苏丹国民大会党的代表团来蓝岛考察,取得了很好的政治效果,嗯,听说你和两个代表团的交流都很成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夏力行的这番话才让陆为民反应过来,“夏书记,没那么夸张,也就是他们对我以前在昌江工作的一些经历比较感兴趣,南非非国大那边不说了,和咱们目前国内很多地区的发展状况相似,而苏丹目前因为受到南苏丹的自治影响,可能压力比较大,现在苏丹国内产业单一,而一旦失去了大部分石油收入,国内的局面可能会进一步恶化,所以他们急于想要学习怎么让一个落后贫穷地区发展发展起来,老百姓富裕起来,大概是觉得我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比较重视吧。”

  “这么简单?”电话里夏力行乐呵呵的道:“总而言之,这一次你的表现很好,中央领导对你刮目相看啊,认为你的大局意识很强,看问题很长远,非常难得,对了,燕青说你现在在苦练英语,怎么突然想起要把英语拿起来了?有什么想法么?”

  “想法?没啥想法,这还不是燕青给逼的?南非非国大方面几位代表和我有联系,人家不可能来学中文吧?我好歹也还有点儿英语底子,初高中加大学还学了**年,这几年虽然荒废了,但是印象也还有点儿,这么一打急抓,我觉得还行。”陆为民也笑着回答:“我觉得和南非非国大以及苏丹国民大会党的几位代表交流也还是有些启迪,他们的一些执政经验也对我们在工作中一样有借鉴之处。”

  “嗯,你有这个意识就好。”夏力行意味深长的道:“这年头多学点儿,多掌握一些东西有好处,也有利于自己的成长锻炼,也更能适应各种岗位。”

  陆为民似乎也听出了一些不一样味道来,但是这个时候他也不好多问,电话里有些话也不太好说,“夏书记,您这话可有点让我惶恐不安了,我现在心思都还在怎么把咱们蓝岛的工作干好,几大项目压下来,咱们蓝岛今年工作可是排得满满的,我们也有信心让蓝岛今年的表现更耀眼。”

  “你有这个信心就好,也不要急于求成,工作成绩摆在那里,中央看得见,不争一城一地。”夏力行平静地道:“中联部可能近期还会有几拨客人要来,你要安排好。”

  啥也不说,兄弟们你们的推荐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