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十二节 来风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十二节 来风


  事实上贺子达也觉察到陆为民在很多问题越来越站在了蓝岛的角度上来考虑问题,这也没错,作为市委书记从本市的角度来考虑工作需要,这很正常。

  但是陆为民却有意无意的忽略了另外一点,那就是蓝岛不是独立于齐鲁省之外的,虽然它是计划单列市,但是它的组织干部人事却还是由省委来掌握的,除了陆为民和董建伟这两个副省级干部外,其他所有干部的任免权力仍然是在省委手里,省委需要对全省整个局面负责,在干部任用上,一样需要从全省的角度来考虑。

  而陆为民在很多时候过多的考虑蓝岛自身工作需要,尤其是在一些副厅级干部的任用上,在这一点上贺子达自认为自己对陆为民还是相当支持的,在多个重要的人事任免上,贺子达都尊重了蓝岛市委的意见,这甚至引起了梁瓒煦和徐柯的一些不满。

  徐柯就很明确地向他提出来,省委组织部在对干部考察任用上要有通盘考虑,不能只盯着一点,也不能过于照顾地方上的党委意见,要充分发挥省委组织部统筹全局的职能,按照组织部门的统一安排来进行人事布局安排。

  梁瓒煦虽然没有明确说什么,但是在对组织部门提工作要求时也谈到了省委组织部要统筹兼顾,要充分发挥省委组织部对全省组织人事工作的引领和指导作用,指导好全省各地市的组织部门工作,要防止地方党委形成的山头主义和本位主义,影响全局工作。

  这些语言看似没有太多的针对性,听起来似乎也是泛指,但是贺子达却是心知肚明,两位领导对自己主导下的组织部工作不是很满意,这里边很大程度就有蓝岛的问题,陆为民从前年到去年,陆续对整个蓝岛的区县和市直机关班子进行了调整,涉及到相当一部分副厅级干部,这些副厅级干部多多少少也是有些门道,和省里也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所以难免也会有不少消息传递到省里。

  这一次关于金国忠调整之后带来的一系列人事调整陆为民也找过自己,但是贺子达却知道这一轮和以前不一样,前面都是副厅级干部,像蓝岛下边的区县书记区县长,主导权还是在市里,但是这一次是蓝岛市的班子成员,实打实的正厅级干部,省委当然不可能允许都由你陆为民来指手画脚说了算,这既是组织原则确定,同样也是省委的通盘考虑需要,不能因为你一句要考虑地方实际情况就通通抛掷脑后。

  当贺子达把省委组织部的一些考虑介绍给陆为民之后,陆为民真的有些压抑不住内心的不满情绪了。

  “贺部长,这好像完全丢开了我们市委的意见嘛。”陆为民声音下意识的提高了几度,连脊背都忍不住直了起来,“我记得我早就和部里边说过,蓝岛当前的局面来之不易,我来蓝岛也就两年多时间,蓝岛的班子需要保持稳定,老金走了,致中接替老金是最合适的,致中在蓝岛工作多年,经验丰富,威望高,情况熟悉,是最合适人选,文东虽然来蓝岛时间不长,但是这一年多两年来他的表现有目共睹,可以说蓝岛能够取得今天的局面,他功不可没,……,亚东在打造‘法治蓝岛’的工作中表现尤其突出,……”

  贺子达耐着性子听陆为民的意见。

  这个意见他已经听过两次了,没啥新鲜,无外乎就是希望保持蓝岛整体班子不变,按部就班的在班子成员中进行调整,从蓝岛本身局面来说,这似乎是合适的,但是从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的这个角度来说,从防范机制风险来说,从干部交流制度来说,这却是不合适的。

  蓝岛班子并没有大动过,这几年都是如此,哪怕是当年陈世芳栽倒,也只是牵连出了一个市长助理而已,而从陈世芳时代到现在,除了毛晓鹏相当于和向文东打了一个对调外,以及下派挂任的宣传部长离开由省里派了一名干部过来外,整个蓝岛班子这几年就一直保持着现状,甚至连班子的工作分工都没有变化过。

  这本来也不符合党的组织人事安排原则,适当的轮岗交流是保持一个班子活力和拒腐防变的有力武器,在这一点上是组织上的钢性原则。

  “为民,你的意见其实我早就清楚了,我们也交流沟通过多次了,你的意思我明白,担心班子调整影响到蓝岛的良好局面,但是我要说,这个世界离了谁也一样要转。蓝岛现有班子成员在岗位干得很好,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其他岗位上就不能发挥出他们的能力了,同样也不能说明别的同志来蓝岛就适应不了蓝岛的局面了,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你来蓝岛时间才多久?之前你甚至在我们齐鲁也没有多呆多久,可你在蓝岛的表现还用我们来说么?”贺子达笑吟吟的道:“这说明你的担心是多余的嘛,当然部里边也认真研究了你和蓝岛市委的一些意见,我们并不是说要都蓝岛班子进行大换血,蓝岛局面也证明了当前班子战斗力和表现,但干部交流这是硬性制度,蓝岛干部都很优秀,说不定交流出去,他们还能够发挥出更佳的表现来。”

  贺子达的婉拒态度让陆为民有些失望和愤懑之余心里也逐渐意识到一点,就是这一次恐怕对蓝岛班子的调整是不可避免的,只不过他还不清楚省委组织部究竟打算怎么来调整蓝岛班子,而如果这样把自己置于旁观者的角度,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贺部长,你给我一个实在的,部里边对蓝岛市委班子有什么打算,开门见山说一说,别兜圈子,蓝岛局面这样,如果下一步弄出了幺蛾子,大家脸上也都难看,我相信梁书记也不希望如此,我说一句大实话,蓝岛能走到这一步,不是我陆为民和董建伟有多么大的能耐,而是全靠班子一帮人齐心协力干出来的,如果省委只顾着要坚持干部交流防微杜渐,而不顾蓝岛现实局面,对蓝岛班子的调整过大,肯定会影响到下一步蓝岛的发展大局。”陆为民有些焦躁,他真的没有料到省委会在这个时候出手调整蓝岛班子。

  贺子达也明白陆为民的不安,谁现在坐在陆为民这个位置上都不希望大好局面受到影响,但是陆为民对蓝岛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恐怕也不完全都是好事,影响力大,驾驭能力强,从这方面来说当然是好事,有利于局面稳定,工作推进,政策执行,都能更加顺畅,但是影响力过大,也容易形成一言堂,缺乏制约,同时一旦人事调整,也存在会带来后续影响过大这一不利因素。

  “为民,老金肯定要走,这是确定了的,另外钱亚东省委有意让其到省委政法委担任常务副书记,他的理论能力和工作实践经验都很丰富,文隽那边我也沟通过了,他很赞同。”贺子达顿了一顿,“另外,为民,有些事情我们需要考虑更长远和全面一些,从中央到省里,对蓝岛的局面都十分关注,没有谁希望蓝岛发展大局受到什么影响,这一点你无须太过多虑,但我们需要考虑各种可能,我刚才说了,离了谁地球都要转,但我们也要尽量避免一些意外带来的影响和震荡,我说的意思你明白么?”

  陆为民已经冷静下来,钱亚东的调整让他有些意外,但也说不上多么震动,让他感到惊讶震动的确是贺子达后边儿的话,太露骨了。

  他深深的看了贺子达一眼,慢吞吞的道:“贺部长,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瞒着我啊,怎么听觉得云山雾罩的,不是说好不兜圈子么?”

  贺子达笑了起来,“不兜圈子是指在我们知晓的范围内实话实说,不知道的,不清楚的,不了解的,要张大嘴巴乱说,那就不叫不兜圈子,叫信口开河了。”

  陆为民可以确定,贺子达肯定是获得了一些什么消息,而且是关于自己的,甚至可能就是自己刚才来时他接电话时获得的,否则不会这个时候突然给自己来这么一段话。

  他努力让自己心境平复下来,不至于乱了方寸。

  关于自己的情况,陆为民也不是没有听到一点风声,也不是一点儿思想准备也没有,但是他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贺子达作为组织部长,肯定在某些方面有着先天的消息优势,这很正常,问题是对方和自己关系不错,却都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说明这些消息都还不确定,或者就是空穴来风,但是既然来风,也就意味着起码都已经有了一些先兆了,上下都有这种心理准备了,甚至像梁瓒煦这样的主要领导可能更早就听到了一些风声,所以才会未雨绸缪的要预先做一些准备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很多疑点就可以解释得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