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十六节 走高?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十六节 走高?


  如曹朗所说,两个小时之后,陆为民就接到了省委的电话通知,通知他和董建伟到省委开会。

  开会也就是一个模糊性的说法,准确的说也就是一个通知,告知他会被免去省委常委以及兼任的蓝岛市委书记职务,而紧接着中央也会宣布新的任命。

  也谈不上郁闷或者意外,起码陆为民自我感觉是这样的,就这么潇潇洒洒的去了,路上也接到了几个电话,但毫无疑问都很好奇陆为民的去向究竟是哪里,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导致陆为民被中央来一招另有任用,留下无限疑问。

  可这个最大悬念对于陆为民这个当事人来说也一样是个谜,就像曹朗说的那样,知道的都不会开口,而来问的都是不知道的,他也一样不知道,一样很好奇。

  照理说像这样的人事调整也是有一番过程的,迎来送往,可这一次略有不同,陆为民是免去齐鲁省委常委/蓝岛市委书记,另有任用一句话就打住了,而中央也同时任命了董建伟任齐鲁省委常委/蓝岛市委书记,也就是说现在董建伟是以齐鲁省委常委/蓝岛市委书记/蓝岛市长三职加身,而却没有给陆为民一个明确的说法,这种氛围自然也就免不了有些古怪。

  接下来的程序也一样,由省委副书记徐柯和省委组织部长徐柯护送董建伟重返蓝岛,召开干部大会,宣布中央任免决定。

  本来按照常理陆为民也应该要回去,有这么一个交接,在干部大会上也要发表一番离别感言的,可这连去向都不明,怎么来发表感言?

  和陆为民谈话的中组部来人也有些尴尬,大概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以前也有另有任用的。但是人家那种另有任用也基本上是妾身以明,基本山已经确定了去向,只不过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暂时未宣布,哪里像陆为民这样是真的妾身未明,还不知道往哪儿搁了。

  不过这不是说陆为民就真的有啥状况了,像这位中组部来人也是大略知晓一些原委的。原本陆为民的去向是基本上敲定了,所以也就只能过程序了,但是没想到后来略微出了一些意外,中央高层对陆为民的安排有不同意见,所以在中组部这边就压了下来,需要进一步进行研究,但是蓝岛这边局面又不宜一直拖下去,所以部里边也才议定先行宣布任免蓝岛这边的职务,对陆为民的安排下一步来敲定。

  梁瓒煦和陆为民单独做了简短的交谈。双方都知道这不过是一个程序时间问题,如果陆为民真有什么状况,怎么也不可能瞒过梁瓒煦这位一把手,所以梁瓒煦也是很热情的表示希望陆为民在高就之后要多考虑与齐鲁的这段香火情,有什么好事儿的多为齐鲁和蓝岛谋一谋。

  陆为民当然也是满脸坦然,慨然承诺一定会铭记在齐鲁工作的这段时间自己的收获,若是有机会一定会为齐鲁和蓝岛做出自己的贡献。

  客套话人人会说,也必须要说。这种情势下,你好我好大家好。谁也不愿意得罪谁,更何况陆为民在蓝岛的表现也是有目共睹,虽然现在尚未确定其去向,但是正因为如此才更凸显其不一般。

  黄田信倒是没来凑热闹,只是和陆为民握手聊了两句,撂下话让陆为民在合适的时候一起坐一坐就离开了。

  这才是真的一切尽在不言中。不需要过多的话语,简单两句话足以说明一切。

  *************************************************************************************************************************************************************************************************************

  徐柯和贺子达都需要准备一下,要第二天就赶赴蓝岛,而留给董建伟也还有一夜时间。

  看见董建伟微微皱起的眉头,陆为民反而是舒了一口气。

  “建伟。这副担子就要交给你来扛了啊。”陆为民安详的坐在沙发上,微微仰头,“虽然说早有心理准备,但是这一来给我搞了一出另有任用,还是觉得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好歹你也给我一个准信儿啊,这不是故意吊人胃口么?”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本来董建伟还觉得气氛有些僵,却被陆为民这一番自我调侃的话顿时就把气氛打开了,他也笑了起来:“陆书记,连您也不知道您的去处?不至于吧,还保密?”

  陆为民耸耸肩,又摊摊手,“其实你我都知道我要走的事儿,但是你要数我走哪儿,我还真不知道,在你面前我也不用打什么马虎眼儿,我相信我这个另有任用也是短暂的,估计最多一个星期,弄不好也就是明后天就能有一个结果,所以也没啥密可保。原来说我可能要去工信部,也有说我要去南粤,我也是一天都能听到几个去向,弄得我自己也是惴惴不安,究竟我去哪儿?咋别人都知道了,说得绘声绘色,就我这个当事人懵然无知呢?结果出来了,另-有-任-用,就这么回事儿。”

  拉长语气说了另有任用四个字,陆为民也是有些无奈,听得董建伟也是有些好笑。

  他得到的消息也是如此,陆为民离开蓝岛肯定会有一个妥善的安排,中央在这个时候来一个另有任用肯定也有其原因,但可以肯定一点,那就是陆为民肯定会重用,而不是有些人想像的那样也许会被放到那个位置上去熬资历,以董建伟对陆为民的认识,以及这两年来陆为民的表现和蓝岛所取得成就,他坚信如此。

  中央不可能看不到蓝岛本质性的变化,尤其是今年以来连续多拨国外客人来蓝岛参观考察学习,显然是有针对性而来。

  有一个十分明显的特点就是这还不是那些普通的招商引资的商务型客人,而是来自很多国家执政党和该国议会党团的客人,其中不少甚至是一些国家的青年政治领导人。

  这些人一来蓝岛参观考察学习就是几天,不像那些商务考察就是看企业看招商引资环境,两三天就走人,这些客人来不仅仅是看看经济发展那么简单,而且要了解经济发展的前因后果,要求蓝岛市里边和区县里边要详细介绍发展经济的始末,尤其是要介绍落后地区怎么因地制宜发展,地方党委政府又该如何在经济工作中介入并发挥作用的做法,这些都是他们最为关心的,这就是一个很显著的信号。

  或者换句话说,来的客人基本上是从执政党这条线来的,而不是从政府部门或者企业界这一条线过来的,他们更多的是来学习执政经验,如何更好发展经济服务于他们所在的本国国民,以巩固他们的执政地位或者说更有利于他们赢得民心,掌握政权。

  董建伟能走到现在这个位置,最起码的政治敏锐性还是有的,他判断陆为民的走高自然有其理由。

  这半年来蓝岛考察的国外代表团比以往几年的还多,蓝岛能被中央定位这一类客人的参观考察首选地,当然有其特别之处。

  同时他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当时南非非国大代表团在考察参观蓝岛之后,又提出了要考察陆为民原来工作过的昌江,结果获准,而后像苏丹国民大会党代表团,非洲葡语国家青年领导人研修班等多个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来蓝岛学习考察之后,也都被安排到了昌江进行考察,董建伟甚至注意到考察的地方基本上都都选择的是宋州和丰州这两地,而这两地恰恰是陆为民曾经担任过主要领导的地方。

  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央对陆为民的表现是极其看好的,不仅仅是对其在蓝岛的表现看好,同时也对其在昌江的表现看好,相比之下在蓝岛的表现众人皆知,而在昌江的表现却还留有余味,这就太不简单了,仅此一点,董建伟就判断陆为民只会走高,现在的另有任用纯粹就是程序上的问题,而非其他因素。

  “陆书记,上边的事儿咱们也无权过问,但我相信您会有一个好去处,一个更重要的去处。”董建伟顿了一顿,语气充满着感慨,“蓝岛在您的领导下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可以说您为蓝岛未来十年的发展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别的人也许不了解,但是我这个当市长的太清楚了,有时候我自己也在想,如果我坐在你这个位置上,能不能做到你这么好,结果是否定的,现在却真的变成现实,我心里真的是惶恐不安。”

  求几张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