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十八节 郭征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十八节 郭征


  从飞机起飞腾空那一刻,陆为民觉得自己似乎丢开了一切,心境终于重归宁静了,羁绊/烦恼/顾虑都通通甩在了身后,留在了京城。

  不是有句话么,京城的就让它留在京城,管它最终的结果如何,现在他不在乎,不在意,不感兴趣,他想要彻底放松自己两天。

  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要回昌江,就像有无声的召唤,已经离开那里快三年了,但是似乎却从未真正丢开过。

  想一想也觉得这在情理之中,生于斯长于斯,怎么可能因为离开几年就丢开了,这也不符合人类情感的伦理。

  白云朵朵从舷窗外缓慢的掠过,陆为民把自己的头靠在航空座椅的靠枕上闭目养神,什么也不想,什么也懒得想,到了昌州,想干啥就干啥,就这么悠哉游哉,任性一回。

  只不过思绪却总是不愿意遵从他内心的希望,有意无意的都会绕回到脑海中的问题上来,让陆为民意识到除非自己退休,只怕自己这一辈子也无法摆脱工作的羁绊了。

  蓝岛是放开了,那是董建伟他们的事情了,市长人选中央尚未确定,只不过陆为民也有些搞不明白,难道就不能让自己多干个三五星期,非得要在连市长人选都尚未确定下来时就要把自己给撸了下来?这一点让他有些忿忿。

  当然,过去的事情也就过去了,自己始终要离开,早一点交给董建伟,让董建伟早一些适应不是坏事,陆为民和董建伟的交流中也谈到了很多,一些是陆为民本来打算在这两个星期陆续和董建伟交待的,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快,如此突然。

  蓝岛的产业结构目前趋于合理,但这并不代表蓝岛就没有软肋了,前期以通讯服务/电子商务和大数据/物联网等相当潮流的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有点儿一拥而上的感觉,大批创业者纷至沓来。也的确涌现出了了一大批璀璨生辉的明星企业,但是这些毕竟还是少数,数千家创业型企业,涌现出那么几十家。也不过是百分之一,百分之九十九的企业还处于苦苦挣扎甚至打落尘埃的境地,蓝岛需要一个更好的扶持机制。

  这种机制并不是说要把所有的创业企业都要保护起来,而是要进行二轮筛选扶持,也就是说要对那些仍然有前景。但是现在短时间内却无法突破的企业进行保护性的支持,让它们能够熬过这段最艰难期,这个机制的设计需要和金融和风投资本相结合,使得他们能够更深层次的介入,也许熬过这个关键期,企业就能迎来一个崭新的春天。

  这个建议陆为民给了董建伟,董建伟也慎重其事的接受了,也许他此时未必完全理解,但是他相信陆为民也是为蓝岛好,从市委市府这个角度来进行分析评估。总能找到更合适的方略来。

  陆为民给董建伟的第二个建议是不能因为第三产业的快速发展就忽略了第二产业的培育,第二产业的发展是第三产业的基础,只有雄厚的第二产业才能使得第三产业的发展有足够的底蕴和土壤,蓝岛第二产业本身就有厚实的基础,而且轻重搭配适宜,传统制造业和新兴先进制造业也搭配得相得益彰,但作为一座综合性的大都市来说,第三产业发展过于迅猛如果没有足够的城市产业基础来支撑,仍然有点儿发虚。

  在陆为民看来,蓝岛还是和京沪深有明显差距的。京城政治历史底蕴赋予了教育科研和医疗资源得天独厚的强项,以及文化创意和旅游产业的先天优势,而沪上作为泱泱大国首开之地金融外贸商业优势更是无与伦比的,而深圳则是改革开放大变革时代的最大硕果。蓝岛要赶上他们,就只能在产业发展上不断突破创新的同时,还要尽可能的扬长补短,扬长就是夯实提升第二产业的厚度和物流运输上的优势,补短就是要进一步发展蓝岛一大软肋——金融业的短板,而在二三产业协调快速发展的情势下。金融业是有理由获得一个快速增长补缺期的。

  在这一点上陆为民和董建伟探讨了许久,最终董建伟也认同了陆为民的这个意见,蓝岛要真正成为与京沪深鼎足而立的国际性大都市,那就必须既要有自己的产业特色,同时又不能有明显的缺陷短板,这是作为一座全国性的综合性中心城市的必备要件。

  把这一点交待清楚并获得了董建伟真正认同之后,陆为民觉得自己对蓝岛的交代任务可以告一段落了,自己对蓝岛的责任义务也基本上尽到了,至于说日后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那就是董建伟他们这一届班子的事情了。

  从京城飞昌州的班次和京城飞宋州的班次已经差不多了,现在北京飞宋州的班次已经从最初宋州机场开通时的每天一到两班迅速攀升到了今年春节前的每天五班,现在据说又增加了一班,达到了每天六班,而且还有要继续增加的趋势,这一点陆为民在买机票时也想过,究竟是飞昌州还是飞宋州,飞昌州是12点的,而飞宋州是中午一点半的,陆为民懒得等那一个多小时,所以就坐了飞昌州的航班。

  *************************************************************************************************************************************************************************************************************

  飞机降落在昌州龙台国际机场时陆为民还有些恍惚,这么快就到了?自己好像还没有回过味来,就这么懵懵懂懂的回到昌州了?

  随着人流出舱,陆为民觉得气温似乎也一下子就高了好几度,他知道这纯粹是心理感应,还在机场候机室里呢,恒温空调控制得很好,自己是心理上觉得发生了变化,回到了昌江,就觉得气温也该变了。

  随手提着旅行包,陆为民有些茫然的四顾,显然还有些不适应。

  以往无论是去京城还是回蓝岛,亦或是回昌州,都会有人来接机,今儿个独自回昌州,也没有和谁打招呼,就这么孤单一人出来,还真有点儿不太自然。

  稍稍调适了一下心情,陆为民打算拿出墨镜来戴上,既然要低调就低调到底,打个出租车回父母那里,然后好好休息睡一觉,再考虑去哪里度度假,只不过他也不知道这个特殊假期会有几天,也许一个电话就不得不终止。

  前面一群人似乎有人来接机了,陆为民也没在意,不过看得出来接机的人不少,而且都是衣冠楚楚,基本上都是西装衬衣黑皮鞋,年龄大小不一,一派官员干部的架势,气度也很有些不一般,让陆为民也有些好奇,难道说自己这趟飞机还遇上了昌江省或者昌州市的领导从京里归来,或者是京里哪个部门领导来昌州考察?

  下意识的多看了几眼,一群人已经迎接着前面几个人,热烈的握手,然后就是介绍,陆为民总觉得当先一人有些面熟,声音却有些听不清楚,不过看得出来好像对方对来迎接的一群人都很熟悉,陆为民也没有在意,只是在经过这群人的时候,微微侧首看了一眼,一只手拿起墨镜正准备戴上。

  “为民?!”

  其实陆为民一侧首就看到了那个方面阔口大耳的男子了,怔了一怔之余手里的墨镜还在惯性的往脸上戴,但却已经把对方认了出来,是郭征,刚刚出任华航工业集团董事长的郭征。

  “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看花了眼呢。”郭征鸿声如雷,健步过来,“你回昌州了?”

  “郭董,呃,……”陆为民愣怔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嗨,还叫我郭董?”郭征瞪起眼睛。

  “郭叔,郭叔,嗯,刚下飞机,回来看看我爸我妈,您这是回195厂视察?”陆为民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郭征早已经不是195厂的厂长了,他现在是去年才完成整合的华航工业集团首任董事长,其作为从195厂走出去的干部,也一直是195厂的骄傲。

  周围的人对于郭征这么热情的把一个同机的熟人说上话来也有些不以为然,当然郭征是董事长,自然没有人会说什么,只是大家都有点儿觉得郭征这么做好像有点儿把来接机的195厂一班人就有点儿冷落了。

  郭征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咧着嘴笑道:“为民,你怕是也很多年没有回厂里了吧?你爸退了休,现在身体还好吧?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一位是黎明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也就是你们这些子弟俗称的195厂厂长姜剑鸣,这一位是黎明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岳栖凤,这一位是……”

  晚上十二点来打榜!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