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二十九节 入行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二十九节 入行


  应该说中联部这样的安排是非常合适的,起码后面几批来自缅甸/吉布提/埃塞俄比亚/肯尼亚等国的政党代表团都对在蓝岛和丰州的考察表示十分满意,对于蓝岛他们更多的是仰视羡慕,对于丰州则是认真的学习和思考,很显然他们更认同丰州的发展模式,认为与他们国家所处的环境更相似。

  窦庆文认为也正是这些国外政党代表团和研修班的学员们在蓝岛和丰州留下了良好的印象,反映到了中央高层领导那里,尤其是分管意识形态的相关领导那里,这才使得陆为民在领导心目中的地位迅速上升,进而成为了部领导的候选人。

  不管如何,陆为民现在成为了部领导,而窦庆文对陆为民的印象也颇好,虽说陆为民来自地方,对于部里边的工作并不熟悉,但是从窦庆文与陆为民接触的几次中他感觉到陆为民并非对中联部的工作一无所知,而且还能对党际交往工作中提出一些颇为新颖的见地,加上陆为民有着丰富的地方工作经验,尤其是对经济工作很有建树,这对于在与外国政党交往特别是来自亚非发展中国家的代表们进行交流沟通时,这方面的经验可谓相当宝贵。

  有窦庆文这个熟人的介绍和牵线搭桥,陆为民觉得自己在中联部这边比政研室的氛围更为宽松,而部长赵家淮对陆为民的到来也是格外欢迎,前期的一些情况他也比较了解,在他看来中央对陆为民的看重才会让他来中联部工作,而这也是对前期中联部工作的一种肯定。

  在中联部这边的工作也进行了分工,陆为民负责分管和联系研究室和党群外事协调局,分管联系研究室自然是和中央政研室那边工作形成对接,而党群外事协调局也是主要考虑到陆为民在基层工作多年,对省市县这一级的情况都比较熟悉。可以协调省市对外联络工作。

  在了解了自己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这边的分工之后,陆为民其实就意识到了中央对自己工作的考虑,叶谯山没有明确自己在这两个部门工作的主次也是有其道理的,中央政研室那边自己主要分管联系国际研究局,而国际研究局的工作主要就是联系对接中联部/外交部/对外友好协会以及一些智库/研究会等团体,从这些部门单位中获取各方面的情报信息,为中央在对外交往工作中提供信息分析研判意见和对策。

  同样中联部这边的情况也相似,研究室归自己分管联系,同时也还添了一个党群外事协调局,其实也就是要重点针对中国**的对外党际交往工作进行更深入细致的研究。尤其是要对一些相关重点国家的重点党派/组织和团体的活动情况,研判这些党派组织和团体在各自国家中的发展状况,兴衰更替,从而分析研究中国**与他们交往的策略以及如何更好的为中国国家利益服务。

  *************************************************************************************************************************************************************************************************************

  “行啊,我还担心你有些不太适应呢,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进入状态。”曹朗狠狠的擂了陆为民一拳,“你小子,我就说,适应能力比谁都强。哪里都能这么快就站稳脚跟。”

  “曹朗,没那么夸张,我现在还谈不上站稳脚跟,就是去熟悉了一下情况。初步了解一下子就工作,弄明白自己现在究竟该干什么,什么工作是自己当前工作的重点。”陆为民连连摇头,“要不我怎么会让你联系刘哥。就是想向他请教请教,在这种部门单位里边,我该怎么做才最合适。”

  曹朗家里很宽敞。只有他和陆为民两人,灿烂的阳光透过镂空的白色窗帘打进来,斑斑点点,洒落在茶几上,两杯还袅袅散发着水汽的茶杯摆在面前,陆为民翘着二郎腿,若有所思。

  柯岚带着孩子与苏燕青和窈窕一块儿出去了,知道家里要作为曹朗/陆为民以及刘斌探讨工作的战场,所以她们也是一大早就离开了。

  “我觉得你的工作性质和刘哥那边还是有比较大的差异的,刘哥在国务院研究中心,他们那边是以研究社会经济发展的具体表现,以国内为主,涉及面相对更微观一些,而你所在的中央政研室,素来都是以宏观和框架性的东西为主,涉及到具体的行业,都只是指导性的政策意见,这里边是有区别的。”

  曹朗也对这里边的门道有些研究,陆为民寄希望于刘斌能给他一些指点,曹朗觉得意义不大,当然相互间探讨肯定是好事,但是自己的路还得要自己走。

  陆为民的工作性质更为特殊,身兼二职,中央高层对其十分看重,昔日还以在国务院研究中心工作为荣的刘斌在看到陆为民甚至更超前了一步,已经进入了中央政策研究室这个中国最高层的智库中时,只怕一样是唏嘘感慨不已吧。

  “我当然明白,可我才到这一类机构里工作,说实话,对工作性质/方式和手段还真有些不太懂,要适应肯定要花一些时间,可我不想在适应上花太多时间,像尽快的融入进去,寻找到属于我自己的位置,尽快的把工作开展起来,刘哥在国务院研究中心工作这么多年,起码研究中心与中央政研室在研究性质和方法是一致或者说相似的,至于说目标不一致,那可以根据实际情况来进行调整,那倒不是我担心的。”陆为民不以为然。

  见陆为民头脑还是很清醒的,曹朗心里略微松了一口气。

  陆为民在他面前从无遮掩,曹朗也衷心希望陆为民能够在进入中央核心圈层之后能够有更好的表现,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都是直接进入中央核心领导视野的要害部门,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可以说你的表现,绝才惊艳也好,平庸拙劣也好,都会无限放大,如果陆为民能够在这个位置上表现优异,那无疑能为陆为民下一步跨入正部级干部打下坚实的基础。

  “嗯,若只是这些呢,我相信刘哥倒是可以给你一些好的建议,你说的也没错,你们两个单位的工作性质和方法是大体一致的,刘哥这么多年在发展中心里打磨,肯定有心得体会,你倒是可以好好请教请教。”曹朗叹了一口气,不无艳羡,“你小子这一步可真是跨度够大,我当初愣是不相信怎么会把你给弄到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来了,还兼双职,黄绍成给我打电话说他得到消息,说你去南粤是铁定了,不是担任广州*市委书记就是担任深圳*市委书记,我觉得还比较靠谱,去改革开放桥头堡第一线嘛,这两年南粤被苏省追赶得很紧,也需要你这种人去开创新局面,骆康也和我通过电话,说你可能要去浙省担任常务副省长,我说这消息不太准确,都是瞎传,不可能,……”

  “骆康也给你打了电话?”陆为民知道骆康和曹朗的关系一直不是很好,四个同寝室同学里,就他们俩关系不太对路,自己和黄绍成两人倒是没啥。

  “嗯,别用那种眼光看我,我和骆康之间也没啥,读书时候的意气早就丢了,他现在也是浙省知名企业家了,福布斯榜上浙省骆氏家族也上榜了,去年还来京了一趟,我和他在西绒线胡同里坐了坐,他有个项目大概是要走发改委那边,应该是有些政策性的技改补贴,……”曹朗很轻描淡写,“他还有些不好意思,我说都是老同学了,这点面子你都抹不开,怎么在商场上混啊,我帮他过问了一下,的确是属于政策范围内的,只是程序上时间慢一点,我帮他催了催,……”

  对于骆康那边的情况陆为民也一直是很关注。

  四个大学同寝室同学,只有骆康一人毅然走出了体制,而且依托家族的底子,在商海中闯荡出了一条路来,现在天马化工集团在浙/皖/秦三省都有较大的投资,浙省是根据地,皖省那边现在是天马化工集团最大的生产基地,而秦省则是天马化工挺进西部地区的桥头堡,也发展得如火如荼,同时天马化工集团也和华民旗下的民生银行和华民银行也结成了战略合作,所以陆为民才能对天马化工的情况十分了解。

  补上昨晚的,求每一票支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