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三十九节 智库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三十九节 智库


  国家开发银行那边的情况略微复杂一些,央企走出去战略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光鲜,实际上国际风云变幻,央企走出去战略有胜有败,在一些国家水土不服的情况也屡见不鲜,国家开发银行虽然是政策性银行,但是通过去年的改制已经转型为开发性金融机构,除了对国内一些大型重点项目融资支持外,也对央企走出去战略提供了很大的支持,不过随着改制进行,国开行也对各类考核指标要求日益严格,并不会因为你央企肩负有国家政治使命就放你一马。

  协调这些部门关系是一个相当考校手艺的技术活儿,陆为民和国家开发银行也还是打过交道,在蓝岛几个重大项目建设中,国家开发银行几位领导他都接触过多次,在蓝岛的重大项目和城市建设上,国家开发银行都还是给予了很大支持,双方合作很愉快,但是这并不代表陆为民以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和中联部副部长身份去协调关系时人家也就对你一如既往的支持了。

  诚如人家所说,他们是金融机构,已经从政策性银行转变为开发性的金融机构,那么自然而然也就要以经营效益为基准,防范金融风险也是理所当然的,你要求人家在经营中过分考虑所谓的国家利益,似乎也有些虚无飘渺了。

  要把这些部门一一摆放到,而且也达到实质性的沟通交流,陆为民粗略估计,没有一两个月不行。有时候你有时间,人家却没有时间,有时候人来了,却没有到齐。或者准备不充分,商谈的事情不能达到语气目的,甚至需要跑第二趟,这种种可能性都存在,陆为民也觉察到自己这个从地方上来的干部的不适应性,像很多部委的领导干部自己不熟悉。需要先行去联系拜会,然后才能约谈到下一步进行商谈研讨工作的事情上,一项工作也许就需要两趟才能真正达到目的,否则那种初次接触就进入实质性的工作,往往都难以达到预期效果。

  这都有一个适应过程,陆为民倒也有思想准备,在中央部委工作不可能像在地方上那样雷厉风行,令行禁止,有些工作需要过程。需要时间,这让他有些不适应的同时也觉得这是打磨自己性子的一个好机会。

  陆为民也是越来越意识到中央把自己调到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来任职的多重意图了,自己在基层工作太久,而且长期担任一把手,也养成了一些“不良”习惯,而调到中央部委中来任职,一方面让自己视野角度有一个调整,站在更高的角度看问题考虑问题。有助于自己眼界心胸的提升扩展,同时让自己来部委里边担任副手。也更是一种磨砺,要让自己习惯于当副手这种酝酿/磋商/协调的这种工作方式,而不能像以往那样习惯于拍板的做法,这对自己的确很有益。

  *************************************************************************************************************************************************************************************************************

  回到办公室,接到了部办的通知,陆为民去了赵家淮办公室。可是不巧,赵家淮出门了,陆为民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只能重新回到办公室,却看到了放在自己办公桌上的请柬。

  察哈尔学会成立典礼的邀请函。

  陆为民也是眼睛一亮。察哈尔学会在前世中他就听说过,这算得上是国内民间的外交智库机构,是一家力推公共外交的智库机构,这家机构的一些观点倒是和陆为民的很多构想不谋而合,到了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之后,他也曾经想到过这家机构,但是他也记不清这家机构究竟是什么时候成立的了,没想到现在居然接到了这家机构的成立邀请函,这倒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他知道自己有些突兀的进入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还是国内外都引起了一些反应,很多这个领域的官员和学者大概都对自己这个外行进入这个领域感到吃惊,自己在这两个部门会以一种什么样的姿态出现,大概也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

  这几个月来,自己忙于调研,估计也还是让有些人感觉失望,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来镀金混日子的角色,但是他们也不想一想要镀金混日子怎么可能选择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有太多的冷门部门更合适,何况以自己在蓝岛的工作表现,怎么可能沦落到镀金混日子的地步?

  随着自己的工作分工和一些观点透露出来,这些相关领域的机构和团体也开始逐渐与自己联系,像这个察哈尔学会也应该是公共外交领域的一些知名学者专家和官员们发起的,他们主张通过非官方渠道的公共外交来实现中国影响力的突破,以非官方的声音来向外部世界推介中国。

  陆为民也是比较认同这种方式的,这和自己主张的要支持一些民间智库和机构来建立一些组织,通过这些组织来大力发展中国与外国之间的民间往来联系,以这种更容易接受的方式来向外界推介当今中国的国情和印象,为中国打造一个更真实更正面的形象。

  “陆部,上午还有一个电话来找您的,对方留了一个电话,自称是军事科学学会的,他们打算近期来拜访您,希望预先和您沟通联系。”办公厅的小王敲门进来之后道。

  “军事科学学会的?”陆为民略感诧异,但是马上就反映了过来。

  这是军方的智库机构,肯定是对自己的一些观点和意见有所了解了,所以才会来主动拜访自己,看来军方的信息也很灵通,同时也在关注自己。

  不过想想也是,自己在蓝岛时就和北海舰队方面有过交道,虽然只是泛泛之交,但是自己前世也算是一个军事迷,难免会在私下的一些探讨上会“大放厥词”,谈一些自己的私人观点,他记得当时自己看望北海舰队时,和北海舰队一些相关领导在探讨国际军事形势时也谈到了中国海军走出去成为蓝水海军的构想,对方也有人说如果中央高层也能有这样的想法那就太好了,看样子自己到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任职还是让海军方面有些人觉得“有机可乘”了,认为如果能够在通过在一些理念上探讨,形成一致意见,自然也可以通过双方各自的渠道来向上呈报,进而为高层提供意见参考。

  “嗯。”办公厅小王也是个年轻人,“我认得其中一个,原来是军事科学院的,身份应该没有问题,他们见您不在,就留了这个电话,希望能够保持联络,选择合适的时候来拜访您。”

  陆为民点点头,“我知道了。”

  在小王离开之后,陆为民看了看电话号码,是一个座机号码,没有留手机,也没有其他文字。

  军事科学学会是具有官方背景的民间机构,其虽然是民间智库,但是却也代表着中国۰军方的立场,一些研究成果也能上达天听,从对方如此快捷的联系到自己,陆为民判断有两种可能,一方面可能是自己在蓝岛的一些私下观点传递到了这些军方智库人员耳朵里,认为这是一个相互沟通交流的机会,另一方面也可能是自己就中国海军走出去成为蓝水海军的构想提到的加强与东非各国联系,建立稳定畅通的护航通道这一意见也引起了海军方面的兴趣。

  自己现在的观点不仅仅代表个人,同时也可以部分代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起码自己的观点可以影响到这两个部门,通过这两个部门来整合资源对这种可能进行研究,提出相应的可能性,而这恰恰符合军方的预期和愿望,双方在这一点上有共同话语,那么联起手来进行这方面的合作研究是可行的,可以取得更好的效果。

  陆为民对这种合作很欢迎,在他看来,无论是中央政研室还是中联部,都应该抱着更开放的姿态与民间智库机构们合作,单单从官方的角度来考虑问题有时候容易有失偏颇或者以偏概全,而民间智库机构可以起到有效的弥补效果,帮助官方更全面的分析和评估,达到更好的效果。

  像今天自己遇上的两个机构,察哈尔学会是纯民间智库机构,而军事科学学会则是由军方背景的智库,这些机构如果能够和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进行合作,无疑可以进一步加强自己在某些问题上观点的影响力。

  继续求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