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四十五节 探讨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四十五节 探讨


  陆为民笑了起来,“省长,您恐怕太高看我了,说实话我到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工作都是迷迷瞪瞪的,一diǎn头绪都没有就走马上任了,在您面前我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两边领导都没有给我明确的任务,就给我来了diǎn儿模棱两可含含糊糊的一些安排,要我秉承中央近期工作精神,选定相关的课题进行研究和实践,我现在也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自个儿来,真能做出diǎn儿什么事情来,我自己心里也没有把握,只能说自己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摸索着做吧,反正上边有领导帮忙把关,随时可以给我按停止键。∽↗∽↗diǎn∽↗小∽↗说,..o”

  杜崇山却没有笑,只是摇头,目光里仍然是清明一片,“为民,你太低看自己了,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不是谁都能去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两个部门的分量丝毫不亚于发改委或者商务部这些看似风光无限的部门,外交无小事,党际交往更是我们**尤其重视的一项重要工作,从建国以来,党际交往就是中央高度重视的核心工作,你千万不要小瞧,至于中央政研室的工作是干什么的,我想更无须我赘言,你现在身处其中应该清楚。你在这两个部门任职工作,对于你整体素质的熏陶锻炼培养都是其他部门难以比拟的,你可以从党中央的核心枢纽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你所接触到的东西会让你的成长变得全方位,更加丰满,可能你现在还意识不到这些,但是当你从这两个部门出来,走上其他领导岗位时,你就会发现这一diǎn了。”

  “谢谢省长的提醒了,我会的。”陆为民也很清楚,在不同位置上你站的角度肯定会有所不同,杜崇山这么说是肯定有其道理的。而且从杜崇山现在的精气神来看,似乎半diǎn也看不出有什么颓唐或者抑郁的感觉,完全是一副淡定从容的气度,难道说他和尹国钊之间的不和时外边杜撰或者谣传?

  “怎么了?”杜崇山看陆为民欲言又止的表情,含笑问道。

  “听说您和尹书记在工作风格上有些不合拍?”换了别人是不可能这样直接了当的问杜崇山的,但陆为民不一样。

  “听谁说的?”杜崇山表情不变,“不过这些情况总容易以讹传讹,变得夸大其词,没错,我和尹书记的确在有些工作上有不同看法。嗯,或者说似乎我和尹书记之家相处在别人眼中不像我和荣书记那么相处得融洽,我觉得这是正常的,每个人脾性风格都有差异,我和荣书记相处融洽,但一样有牙齿碰舌头的时候,尹书记风格更犀利一些,对具体工作要求更细致,我们都还在适应过程中嘛。慢慢来。”

  杜崇山的话似乎有diǎn儿意味深长,陆为民一时间也品不出其中真味来,但有一diǎn他还是能确认的,那就是尹国钊和杜崇山的确有矛盾。但是两边现在都意识到了,都在有意识的进行调整和磨合,避免扩大后者造成不良后果。

  不过在陆为民看来,既然这些风声都已经传出来了。恐怕多多少少都有些不良后果了,恐怕中央也或多或少知晓一些,现在就看二人对这些问题的管控了。

  “也是。都需要一个磨合过程,我当初去蓝岛时也一样,好在蓝岛的干部素质都很高,我适应速度也很快。”陆为民附和了一句,“到中央部委里边反而有些不适应了,花了好几个月才慢慢进入状态。”

  “嗯,进入了状态就好,从地方上的务实性工作一下子变成了务虚性的研究工作的确差异比较大,但是中联部那边还是有很多实际性的具体工作才对,你这一次先去浙粤,又来昌江也就是为你下一次出访做准备吧?胃口很大啊,党际交往要被你搞成综合性的大出访,你这动作幅度让人咋舌啊。”杜崇山笑眯眯地道。

  “没办法,既然领导要求我秉承中央工作意图来创造性的开展工作,我当然得有所动作,常规性的工作我不擅长,自然也就要做diǎn儿我自己想做的也符合中央意图的事情,非洲是当前我们国家国际党际交往的重diǎn,同时也是我们国家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经贸往来的重头,随着经济发展,非洲市场会越来越重要,现在中非峰会的规格每年都在提升,高层也是出访不断,我这个级别的出访也就是为领导出访打前站,做铺垫,或者说为高层出访多提供一些更广阔的接触面和渠道,经贸往来当然重要,但是像人文方面的,政治层面的,军事层面的,我觉得都有很大的潜力可挖,而党际交往则可以覆盖全方位,包括政府层面和民间交流都可以,在这上边我觉得以往我们党做得还不够,或者说不够重视,我打算在这上边努一把力,好好摸索试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突破diǎn,带动我们和非洲方面的交往发展。”

  杜崇山看了一眼陆为民,若有所思的道:“我感觉你对我们国家外交部门在这方面的工作不太满意?”

  “嗯,有diǎn儿。”陆为民坦然道:“咱们外交部门太过于循规蹈矩了,当然这可能和外交部门的特殊原因有关系,外交无小事嘛。我比较欣赏美国人的外交理念,外交不能坐等,而应当主动出击,创造机会。外交干部需要具有战略思维能力,更要有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对于外交干部的素质要求很高,不仅仅是你会diǎn儿外语,了解国外一些情况你就可以胜任了,你得明白作为外交干部,你的一举一动要为国家争取什么,那种坐在大使馆或者机关里边成天坐等事情发声,被动应付,或者就是为领导出访干diǎn儿联络联系这一类程序性工作的外交干部是不合格的,说句难听一diǎn的话,尸位素餐也不为过。反观美国的外交人员,无孔不入,越是热diǎn地方,越是有他们的身影,为美国国家利益积极争取任何一个机会和可能,你可以厌恶憎恨他们,但是却不能不承认他们的尽职尽责,在这一diǎn上,我们国家的外交官员素质和能力都还有差距。”

  “所以你就打算要主动出击?”杜崇山脸上露出思考的神色,显然陆为民的这些话给了他不小的冲击。

  “嗯,可以这么说吧,我这个层面比较低,而且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毕竟不是代表国家,研究机构和党际交往,有很大的回旋余地,我想这更具有弹性,哪怕我的一些动作行为稍稍出格,也可以容忍,或者说有变通的余地,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了,当然要尽可能做到最好,哪怕不成功,起码也算是趟一趟路嘛。”陆为民态度很鲜明。

  杜崇山算是了解陆为民的风格,但是也被陆为民这有些大胆的想法惊住了,顿了一顿道:“为民,你有冲劲闯劲是好事,但是你现在所处的位置和在地方上不一样了,可以大胆,可以求变,可以突破,但是一定要考虑周全,起码要考虑如果有什么不测,怎样来化解应对,这也算是未言胜先言败吧,但对着你所从事的工作是很有必要的。”

  陆为民笑了起来,“省长,谢谢你的关心,我知道怎么做,我都说了,我这是一次尝试趟路,会有分寸的,太草率,中央也不能答应啊,但我觉得总还是要有diǎn儿突破之举才行,不能这么前怕狼后怕虎的,那就真的干不成什么事儿了,我们国家现在是世界第二大国,自己的国家利益需要自己去争取去捍卫,没有必要太过于计较外人的指手画脚,这一diǎn我坚持。”

  杜崇山只是深深的看了陆为民一言,他知道在这个问题上,陆为民肯定有自己的原则,无需他来多言。

  *************************************************************************************************************************************************************************************************************

  到昌州的考察座谈访问没有太多的新意,昌州虽然是省会,但是从经济总量上早已经被宋州甩出了几个身位,而像195厂和昌发集团这一类航空产业对于陆为民要出访的非洲各国来说的确太高大上了一些,当然像一些轻工业产业来说,仍然是有机会的,所以陆为民和唐天涛的见面仍然还是保持着一团和气。

  陆为民对唐天涛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起码唐天涛在丰州和昌州的表现都值得夸赞,当得起昌江少壮派干部第一人的头衔,当然这个第一人得把陆为民给排除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