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五十一节 第二站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五十一节 第二站


  “不是想不到,而是我们有些惯性限制了我们思维。总觉得我们国家的一些模式放到国外就不适应了,这都是长期受到了欧美舆论影响的结果,其实我们仔细观察一下非洲各国的发展状况,他们很大程度还是和几十年前的我们差不多,这些国家的政党大多数还是从原来趋于左派的政党慢慢转化而来,虽然在政治体制上变成了多党制,但是执政的,或者影响力较大较深的,比较适应国情的,还是那些从革命性政党发展而来的这些政党,他们也和改革开放之前的我们当一样,面临着从革命性政党向执政服务型政党转型的任务,而欧美国家的那些模式其实并不适合非洲国情,这一点非洲各国其实也越来越意识到了这一点,无论是执政党也好,在野党也好,你要适应国情,就面临着政党自身的建设重任,在人民群众参政议政能力还比较弱或者说参政议政习惯尚未完全养成的国情现实下,怎样来通过自身政党建设完善来赢得民心,实现代议制执政,这都是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所以,我们这三十年来的发展其实就是他们的一个典范,我们在改革发展过程中有太多的经验可供他们借鉴。”

  陆为民虽然有些疲惫,但是精神却很好,这么些天来的接触,让陆为民对这些非洲国家的国情有了更深刻直观的认识了解。

  这些国家基本上都处于发展中,产业经济落后,无论是农业还是工业以及服务业,失业率居高不下,粮食以及基本生活品都难以自给,而主要依靠国际援助或者出口矿产资源作为财政支柱,老百姓的情绪也比较复杂,既渴望能迅速过上好的生活。但是又缺乏一条明确的道路,加上非洲本地特殊的政情民情,尤其是涉及到宗教/部族种族的矛盾,交织在一起,更是棘手。

  而对于执政党来说最大的问题还是如何来解决经济发展问题,只有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从根本上化解矛盾。

  产业发展滞后,影响到民众生活质量,而生活的困难又直接会对社会稳定造成影响。

  欧美的援助和支持,往往附加一些政治和财政条件。这又是民族主义思想盛行的这些国家难以接受的,这些才从殖民地地位摆脱出来的国家,国民本身天生就带着一种敏感性,而这种敏感性在精英阶层尤盛,无论是执政党还是在野党,无论他们的思想观点是偏左还是偏右,或许在竞选时可以相互攻讦,但是在执政之后,都不会不考虑各种因素。所以双方的接触合作总是磕磕绊绊。

  中国在这个区域的影响力在不断扩大,但是并未真正赢得这些国家的认可,这可能与欧美媒体舆论这么些年来长期负面报道中国形象有很大关系,而这些国家的媒体人也或多或少受到了欧美同行的影响。这也是陆为民希望通过持续不断的与这些国家新闻媒体人的接触来消除双方的陌生距离感,增进相互的了解,陆为民坚信随着中国国际地位和经济实力的不断提升,与非洲国家的经济往来日益密切。双方在经济利益上的共通性更多的情况下,抱着平等互利的姿态和心态而来的中国是完全可以成为这些国家心目中的朋友甚至是盟友的。

  对于陆为民的分析窦庆文连连点头,这位新副部长进入状态的速度异常快。而且对这一块的工作了解的深刻透彻也出乎窦庆文的意料,他对非洲地区各政党以及社情民情状况信息一直很感兴趣,可以说这几个月来,他通过各种渠道在收集了解和分析,而且也经常和非洲局的同事进行交流,提出的一些观点看法也让非洲局的同事们在惊讶的同时又不得不承认的确有很强的可操作性。

  “我感觉得出来,埃革阵对您的这个建议很感兴趣,这比单纯的交流培训要强,这一点他们也意识到了,当然从师资力量到教育机制等诸多方面,我估计埃革阵方面都还很不足,需要我们的支持,不过他们会不会有其他方面的担心,倒是不太好说。”窦庆文提出自己的担心。

  “担心肯定是不可避免的,但我相信埃革阵方面有这个辨别是非的能力,是真心实意为你好的朋友,还是别有用心者,我相信随着时间推移就能看得出来,但是我们也需要防范一些别有用心者的刻意抹黑,这一点上我也专门和埃革阵方面交换过意见,我也开诚布公的谈到随着双方的改革开放,双方人员物资流动加大,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不排除我们国家出来的人也有一些违法犯罪人员或者说素质低劣者,但这都是极少数,不应该成为双方合作交流发展的拦路石,要辩证的看待这些问题,……”

  陆为民对这一点倒是看得开,作为一个国家执政党,首先都考虑自己的国家利益,不可能因为你中国刻意交好它,它就可以出卖国家利益,反对党在野党都盯着,即便是你真的是为国家利益着想,对方都要想方设法挑点儿毛病出来,更不用说你真的要作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了,所以指望党际关系或者道德仁义这些,都是不切实际的,一切都需要围绕各自的国家利益来考虑,对他们是如此,对中国亦是如此,只有当双方都觉得符合自己国家利益时,才有可能结成最稳固的同盟。

  大国固有争霸之术,小国亦有生存之道,这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局面。

  “陆部,总之我是很看好这一次我们的埃塞之行,效果可能会出乎我们想象的好,和新闻媒体人的见面座谈我觉得效果也很好,他们对我们中国发生的变化很感兴趣,也很想知道我们中国是怎么在三十年间就做到翻天覆地的变化的,而他们国家又能从中学习借鉴到一些什么,这些话题几乎每一个埃塞媒体人都在问我,我觉得邀请他们去我们中国看一看,了解一下我们中国共产党的所作所为,对于改善他们对我们中国政府和中国人的印象会有很好的效果,我们也并不讳言我们还存在的问题,这恰恰是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他们,也能够让他们意识到在他们国家的发展过程中一样会遇到这些问题,他们的政府和执政党应该怎么办,这些问题都需要他们自己去思考。”

  窦庆文对这一方面的对话交流也很满意,非洲本地媒体对中国和中国人的印象和评价向来是复杂的,既有正面的赞誉,同样也有负面的批评和一些不切实际的怀疑和猜忌,在这个问题上不了解是最大的原因,而加强双方的交流沟通,尤其是主动让埃塞方面的新闻媒体人来全面了解中国的现状,让他们告诉普通埃塞百姓中国真实的一面,这有助于消除埃塞民间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人的一些误解和不满。

  “庆文,交流了解总是有益的,我们也不能寄希望太大,这都需要一个过程,但是埃塞俄比亚是中国在非洲的重要合作伙伴,今后的合作往来还会更密切,所以有些工作需要做到前面。”陆为民也在评估这一次埃塞之行的成果,总的来说应该是达到了目的,至于说具体效果,还要有待于时间检验了。

  “那陆部,吉布提那边……?”窦庆文更关心的是第二站,吉布提,在窦庆文看来,这一站可能才是代表团非洲之行的重中之重,倒不是说吉布提与中国的经济往来,而是吉布提的特殊地理位置,以及对中国正在亚丁湾和印度洋海域进行护航活动的海军舰队的重要意义。

  “吉布提,……”陆为民站起身来,背负双手,走到窗子边上,“还不好说,也只有接触了才知道,但我们总要去做。”

  亚的斯亚贝巴飞吉布提只需要一个小时,当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的飞机降落在吉布提国际机场时,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显得很破旧而规模不大的机场。

  吉布提的情况和陆为民想象中的差不多,缺乏资源和降水,无论是发展工矿业还是农业的条件都不是很好,而且人口也只有不到一百万,消费水平也不高,市场狭小,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支撑他们的就是三大支柱产业,渔业,畜牧业,以及为驻扎在这里的美法两国军事基地及其家属需求带来的服务业,当然还有港口服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