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六十四节 脱贫,难处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六十四节 脱贫,难处


  谭伟峰也是默默的点点头,到了昌西州,他才真正意识到昌西州有多么困难,也才意识到要让这个地区脱贫致富有多么的困难。

  他初去昌西州是担任州委副书记兼昌西市委书记,昌西各方面条件算是昌西州里最好的了,毕竟是州府所在地,但是作为昌西州的首府所在地,昌西市的gdp连宋州苏谯或者遂安或者麓城的一个乡镇都当不上,财政收入更是惨不忍睹,他到了昌西之后才深刻意识到落后地区和发达地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而这个发达地区还仅仅是指昌江省的发达地区,都还没有敢说是沿海发达地区,即便是经历了这么些年的发展,昌西州一个州的gdp仍然不及宋州一个区县的gdp,而且还不是宋州拔尖的区县,连一个中等县份都比不上,这之间的距离简直让人感觉到绝望。

  对于昌西州来说,现在最大的任务还是脱贫,但是脱贫怎么来脱?如果要把脱贫工作经验写成一本书,谭伟峰估计起码可以写出个像四大名著那样的经典来,但是再多的脱贫之策,你也得结合实际情况,什么因地制宜发展多种经济,什么土地流转,公司加农户,什么生态农业有机农业高端农业,什么旅游资源开发携手共赢,什么重点培育打造优势产业,什么加大职业培训劳动力输出,林林总总,哪一条都能列举出多少成功案例,但是说一千道一万,最终你还得落实到昌西州的具体实际情况上来,怎么来谋发展?

  昌西州的情况就这样,大山区,道路交通设施滞后,思想民风闭塞落后,没有什么有开采价值的矿产资源,又属于少数民族和汉族杂居区域,无论是在各类基础设施投入还是教育医疗文化这些方面的投入上都贷了很多帐。这也极大的制约了昌西州的发展。

  可以说改革开放前二十多年,就是昌西州和其他地区距离越拉越大的二十多年,即便是这几年如雷志虎所说,他们两人自认为州委州府班子一帮人也算是和衷共济了。大家也算是心往一处想劲儿往一处始了,下边干部也不能说没做工作没努力,昌西州的发展也还算是比较快了,但是感觉起来和周邻地市的差距似乎仍然在拉大,每年州财政的状况仍然拮据。做梦都在想着能有大投资商带来几个大项目来,这份滋味对于雷志虎和谭伟峰这两个都曾经在苏谯担任县委书记的书记州长来说,真的是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想当年在苏谯是真的不缺投资项目,进来的项目还要筛选,不仅仅是高污染的项目坚决不接,甚至一些不合乎县里规划的主导产业项目也会被卡住,宁肯推荐到其他区县去,真的就是不缺那么一两个项目,可到了昌西州,一个几百万投资的项目。都得要州里领导亲自作陪蹲点盯着,深怕煮熟的鸭子飞了,稍微大一点儿的,上千万的项目,都是雷志虎和谭伟峰亲自过问,就算是不能亲自抓,也起码要安排常务副州长或者常委级别的干部去跟着,这就是差距。

  雷志虎也和谭伟峰探讨过脱贫和经济发展的辩证统一,同时也还要涉及到既要青山绿水,又要群众致富这个辩证统一。前者的辩证统一好说,后者辩证统一就有些考校人了,像昌西州这样本身经济基础就比较差的地区,你要指望高科技新兴产业的项目落地于此。本身就不现实,而一些从沿海地区转移过来的产业,有多多少少都带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要么高耗能,要么高污染,要不就是被淘汰的落后产业。对于州里来说,似乎就没有多少选择余地,你不接,人家就走别的地方去了,有的是地方愿意接,这种情况下,对人来说是一种煎熬。

  “雷书记,中央也应该意识到了这一点,在对贫困地区的转移支付力度也在加大,但是总的来说还不够,还远远不够。”谭伟峰也唏嘘了一口气,“贫困地区的落后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困难,都在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对贫困地区也要授人以渔,但是这个授人以渔怎么来实现?资本也是要讲回报,你说要把项目拿到这边来落地,你一没有合格的熟练劳动力,二没有充足的能源保障,三没有良好的交通基础条件,人家企业来也是要将效益的,你各种成本都高了,人家怎么赚钱?就算是勉为其难的来了,但是看到赚不到钱,他也一样要走人。”

  “对啊,所以这个授人以渔,首先就得要让我们这些落后地区有好的渔网,才谈得上怎么来授人以渔,渔网没有,你把打渔的本领教授得再好,我们两手空空,怎么来打渔?”雷志虎接上话,语气更重,“可渔网怎么来?我们现在连织渔网的能力和材料都没有,就得要靠中央靠省里支持,先让我们能有几张渔网,能把鱼打起来,自己养活自己,然后才能说得上学着自己织网,再发展到织效果更好的网,这才说得上市一个良性循环,否则一切都是空谈,像伟峰你刚才说的,合格的熟练劳动力,这就需要加大在教育上的投入,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基础教育需要投入,职业教育更需要投入,能源保障,我们昌西州不缺能源,尤其是水电资源,问题是我们这里的水电资源分布零散,需要多笔投资,而要开发这些水电资源,前期道路交通又需要投入,这从成本上来说,就不合适了,这就又成了死结,交通基础条件的改善也不是我们州级财政能解决的,甚至省一级财政也无法完全支撑,这就需要中央的通盘考虑。”

  “说来说去,说到最后还是投入问题,落后地区之所以落后,也就是这么几个问题,一是教育的投入,二是交通的投入,这两项的投入是大问题,在本地财政无法解决的情况下,中央的确是要考虑这个问题。”谭伟峰赞同道:“只有把最基本的瓶颈问题解决了,我们这些落后地区才能说得上走上发展的良性轨道。”

  两个人的探讨一直进行到抵达和陆为民约好的地方。

  陆为民选择是中联部附近的一处商务会所。

  对于雷志虎和谭伟峰的联袂来访,陆为民还是有些惊诧的,自己在蓝岛工作时,这两位虽然也有联系,但是却没有这样还要专程登门拜访,或许是觉得自己在中央工作的缘故?但陆为民不认为自己在中央政研室或者中联部工作,就和地方上的工作能牵扯多少关系。

  陆为民先到,开了一个商务型的大包间,其实也就是一个小型的会客间,在这种经常有会务接到的会所里,这种小会客间也很多,简洁大方,但是设备也一应俱全。

  “志虎,伟峰,好久不见了,看你们俩这副模样,昌西州的工作就可以让人放心了。”看着雷志虎和谭伟峰进来,陆为民老远就笑着打趣。

  “陆主任,您这是觉得我们俩面泛红光神清气爽么?昌西州环境优美,空气清新,可能欠缺了点儿大城市的气息,但是对于养生保健却大有好处啊。”

  雷志虎也非吴下阿蒙了,气度从容,落落大方,应对陆为民的打趣也是恰到好处,谭伟峰就要收敛得多,只是微微含笑点头,但这份内敛却更能体现出对方的干练。

  “呵呵,志虎,就凭你这一句话,我就知道你肚子里有怨气啊,我得先提醒你,我只是中央政研室副主任,中联部副部长,别觉得这个位置有多么管事儿,政策研究,你们应该懂得这层含义,而且我分管的工作也是偏重国外,国内的事情,有专门的领导负责。”陆为民也能感觉到一点儿什么。

  “陆主任,建言献策嘛,我们懂,中央的智囊,不能说只局限于一隅吧?哪一方面也关乎全局吧?”雷志虎没理睬陆为民的预防针,自顾自的道:“咱们这次来,一是来拜会您老领导,二也是来向您老领导诉苦汇报实情了,您来昌江考察,也没来咱们昌西州,肯定也是知道咱们昌西州的具体难处,我和伟峰就还打算好好把这些难处向您说说呢。”

  继续码字求12点之后的推荐票!(未完待续。)

  ...

  (启蒙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