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六十七节 在其位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六十七节 在其位


  从地方到中央,角色的变化也需要思维发生改变,这一点陆为民感受尤深,你得跳出地方工作的思维窠臼,着眼全局乃至全球,从国家整体利益来考虑问题。

  中央政研室那边没有给自己明确的任务,只是给自己划了一个大概范围,以国际研究局所覆盖的领域来结合中联部涉及的工作来开展研究,而中联部这边给自己定位就更模糊了,分管研究室,还有党群外事协调局,这研究室几乎就是覆盖整个中联部工作的领域,也就意味着自己更像是内阁里边的一个不管部长。

  你什么都可以管,你也什么可以不管,当然这两个部门赋予自己的职责还是以政策研究为主,这给了自己很大的自由度,但同时也意味着你一旦介入某项工作,那么你就得拿出一番像样的东西来,否则你很难对上边有个交代。

  在其位谋其政,身兼二职,给自己划了一个大概范围,陆为民也就打算在这个范围内好好干点事情,尤其是在前世记忆中依然有不少价值的东西存在时,从这方面入手来动作,陆为民觉得还是很有价值和意义的。

  《对非的外交思维转变》,这是陆为民在访非之后的第一份综合性报告材料,结合了上报给中央的情况汇报和后半部分自身的一些思路想法,也包括在向总书记和总理做专题汇报时的一些内容,这份堪称厚重的报告在春节后一个月终于出炉了。

  陆为民在这份报告中煞费苦心,从中国当前国际政治角色地位的扮演,外交传统的创新,党际交往的特殊意义和价值,经贸联系的主导性作用,军事价值与关系密切化的恒定架构。民间社会往来和舆情引导的意义,发展程度和价值观的趋同性,涵盖了多个角度来论述中国对非战略的考量,并相应的提出了很多对策。

  当然这份报告不可能是陆为民一人手笔,只能说是陆为民的不少思路观点贯穿其中,加以不断充实润色而成。

  林杰铭/窦庆文以及中联部政研室的关一介也都在里边花费了大量心血。可以说从非洲访问归来,这三位的主要精力都花在了这份对陆为民来说相当宏大的报告上了。

  对他们三位来说,陆为民的很多思路获得了高层的认同和赞许那就是最大动力,能够参与这份报告的撰写本身就是对自身能力的认可,他们三人都很清楚这份报告是要上达天听的,甚至可能要进入核心层传阅,这份意义非比寻常,远比上某份核心期刊或者内参意义重大得多,可以说能把名字列于其上。让高层领导有那么一个印象,那就什么辛苦劳累都值得了。

  春节后的这一个月中,陆为民也是和这三位基本上每周都要碰头两三次进行探讨研究,每一个章节部分都要有详实的论据来依托,同时每一个突破性的观点也一样要有合理理性的思维来支撑,撰写很辛苦,修改润色就如同千锤百炼,更见功力。

  有几个这类工作的专家高手来执笔。对陆为民来说也是一大幸事,起码自己不需要那么苦熬了。这个时候陆为民才意识到自己岭南大学历史系毕业这点儿文字功底如苏燕青所说,还真的就只能胜任一个厅级干部的秘书角色,再高,就有点儿吃不消了。

  这几位都这方面的高手,陆为民只需要把自己的思路观点提出来,他们自然能够从中进行延伸推证。围绕着中心主题进行阐述论证,而且他们掌握的资料信息也不是陆为民这个才来一年不到的角色所能比拟的,很多东西陆为民刚刚提一个思路框架,人家就已经能顺着你的思路拿出一个大概内容来了,让陆为民也叹为观止。

  除了这三位外。赵家淮也出力不少。

  初稿一出来,陆为民也就交给了赵家淮审阅,赵家淮考虑问题的角度和深度又不一样,对于陆为民提出的一些较为激进的观点意见也进行了修改,当然这又免不了和陆为民争执不下,两个人也辩论了不下三回,在几个问题上都是争得面红耳赤。

  连赵家淮后来都说本来就是六十岁的人了,却被陆为民这毛头小子给把情绪带动起来了,感觉就像是回到了二十年前一样,情绪高昂,非要争个胜负出来。

  有些观点陆为民觉得可以缓和,但是有些话题陆为民却觉得不能磨圆,否则就难以凸显其紧迫性和现实性。

  所以也是几经争锋才算是定稿下来,连关一介和窦庆文都觉得这份报告的争议性绝对够大,送上去只怕也是“祸福难料”,当然这个“祸福难料”只是针对领导,对于他们这些小虾米,只要能够进入高层的视野圈,那就算是成功了。

  *************************************************************************************************************************************************************************************************************

  看见陆为民终于把定稿的报告合上,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窦庆文和关一介都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

  这一个月来,周末基本上是贡献了,加班是常态,就是为了加班加点完成这份报告,因为涉及到太多的敏感性内容,既需要保密,又需要调取大量文件资料来进行研究,所以工作非常繁复,后期的增补工作主要就落在了窦庆文和关一介身上,两人虽然觉得辛苦,但是想到这份成绩,再辛苦也就甘之如饴了。

  “陆部,差不多了吧?这三易其稿都是最简单得了,我算了算,大修起码五次,小改动就不说了,数不胜数,连标点符号都反复斟酌了几次,造词用句都是到了极致,我估计就算是文学家来也差不多了。”关一介忍不住想要玩点儿小表功。

  他之前和陆为民并不熟悉,一直到要出访非洲时把他给带上了,这才慢慢熟悉起来,这人是个老学究一类的角色,没啥特别的爱好,除了喝茶之外,就喜欢泡在资料堆里研究琢磨,这一次出访非洲也是跟随陆为民几乎每一个活动都参加了,而且还针对每一个活动就专门撰写了活动分析和感受,进行评估,让陆为民回来之后也是受益良多,对此人也是高看不少。

  “老关,现在下断言还为时尚早,好不好,行不行,还得要上边看了之后才知道。”陆为民也把厚厚一份材料合上,双手压了压,很有些感触。

  “我知道大家都有些担心,觉得这里边是不是有些观点看法过于激进或者超前了,或者说超出了我们国家原来确立的一些原则方针,我倒是觉得随着局势变化,我们国家国力/地位以及国际形势都在变化,如果我们始终以一成不变的姿态去应对,那是要出问题的,以不变应万变的方略也未必就是最正确最科学的,我和家淮部长也探讨过,当前国际形势风云变幻,国内利益诉求转变为国家利益,要求我们对外的交往要有新动作,咱们也算是外交这条线上的,对内要熟知国情,尤其是我们国家当前的一些战略利益指向,对外要敏锐觉察局势变化,两相结合,进而寻找机遇和发现危机。”

  陆为民的话让窦庆文和关一介都表情严肃起来,很认真的倾听着,这里边窦庆文感触尤甚。

  他感觉这位新来的陆部长或许对外交这条线的基本工作并不是十分熟悉,但是这位陆部长却有着前所未有的敏锐嗅觉,或者说用直觉来形容更准确一些,像吉布提的军事基地问题,像东非国家的一些媒体态度,像埃塞俄比亚埃革阵的组织培训建设,这些方面的问题不是没有人考虑过,但是却没有人能够恰到好处的掐准这个时机,可这位陆部长看似唐突和直白的建议和举动却能很好的把握住了时机,让对方欣然接受,甚至迅速就提上了议事日程。

  现在总参谋长已经抵达吉布提正在进行访问了,下个月吉布提海军司令就要来华访问,而且据说6月份中国海军司令又要回访吉布提,如此频繁的军事互访,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含义,**代表团去年12月的出访吉布提肯定是取得了某种突破,只有这样才会使得双方的互动一下子就频繁起来,而且近期中方的一个经贸代表团也先于军方总参谋长出访而访问了吉布提,其中就包括拓达集团和中建集团/中铁建,传闻中方将在吉布提兴建一座火力发电厂和一家水泥厂,而且有意推动吉布提到亚的斯亚贝巴的铁路项目。

  求支持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