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六十九节 马不停蹄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六十九节 马不停蹄


  “庆文,可能我的判断有些偏激,或者说过于夸大了,但是我们要注意到一点,就是北非西亚这些阿拉伯国家看似政局稳定,但其实因为经济结构单一,政治体制僵化,其国内民主政治根本没有形成真正的参政议政模式,而且因为这种模式的固化而带来的贪腐现象尤其严重,加之因为牵扯到宗教/民族和部族等各类因素在其中,这种结构模式其实是非常脆弱的,在外部力量不彰,内部尚未收到经济因素冲击时,也许看起来很光鲜,但是一旦受到经济因素冲击,再有外力作用的情况下,就很可能由一个小火苗变成满天大火了。”

  陆为民知道窦庆文有些不以为然,但是他更知道“茉莉花革命”的起因和最终结果,无论是突尼斯/利比亚还是埃及亦或是叙利亚,在当时看起来其政权都是极其稳固的,远胜于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那些非洲国家,结果呢,一些看似细微的因素,当局应对不当,再加上背后一些别有用心的外界因素煽动造势,立时就成了难以挽回之局了。

  从这个角度来看,陆为民也不认为中国能够在其中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哪怕能够提前做一些准备工作也无法起到根本性地改变。

  陆为民的想法很简单,现在中国能做的就是加快本国军事力量在这一区域的布局,增强中国在这一区域的话语权,同时最大限度地避免中国在这一区域的利益被出卖而遭受巨大损失,哪怕是最后迫不得已,起码从撤侨这个角度也能最大限度地彰显本国军事投射力量的变化,凝聚本国民心,同时也提升自身在该地区的地位和。

  陆为民的这番话窦庆文能够接受,但是这也只能说是有这么一种可能,并不确定,而像中东地区本身就是热点地区,局面并不算平稳。几大民族,阿拉伯人,波斯人,奥斯曼人。犹太人,还有库尔德人,这些民族之间的恩怨情仇写上十,这些民族和国家之间的纠葛更是无时不刻存在,出现任何状况也都可能。所以他觉得陆为民的这个并没有太大的说服力,当然,既然陆为民这么郑重其事地交代自己,他也会按照陆为民的意见去好好摸一摸这方面的情况,先把情报信息收集起来,分析评估之后再来说其他。

  见窦庆文勉强接受了这一说辞,陆为民也知道自己只能做到这一步了,毕竟现在能支撑自己这个观点的依据太薄弱了,本身“茉莉花革命”其中既有必然性,但是亦有其偶然性。如果从一开始应对得力,事情会不会走到最后那一步,还真的很难说。

  交代完窦庆文,陆为民又把话题转给关一介:“老关,庆文闲不着,你也一样别想歇着,我早就说了,我来中央政研室也好,中联部也好,就是想做点儿事情。可能在你们眼里我是外行,但是外行也有外行的优势啊,我对国内地方上的情况了解更透彻,更了解咱们国内利益如何上升为国家利益与国际形势连为一体。怎么来为我们的国家争取更多的利益,我有一些想法,但是可行不可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打算试一试,先摸摸底。尝试一下,然后请高层来评估一下效果。”

  关一介也知道陆为民不会就此罢休,把自己留下来,肯定也是有安排的。

  在他眼里,陆为民似乎就像是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从一到中联部这边之后,似乎就没有停歇下来过,从前期的调研摸底,然后为12月出访非洲八国做准备的考察,然后就是出访,出访大获成功,自然而然就是拿出考察成果报告,结果在中央高层备受重视,连带着整个团队都得要围绕这个出访重新进行全方位综合性的报告撰写。

  当然,这活儿也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中联部的报告能够进入中央决策层视野,并受到高度重视,这对整个中联部的工作来说都是一个莫大的鼓舞,虽然中央政研室那边也分了一些润,但是高层肯定也知道这一次究竟是谁在里边出了大力。

  说实话,对于辛苦劳累,关一介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自己辛苦劳累拿出来的东西能不能被人认可,尤其是能不能被上司甚至高层认可,而现在陆为民已经用他的表现证明了许多,证明了高层对其的思路观点的看好,而陆为民的一些别出心裁独具慧眼的想法连关一介也得要承认有时候还真需要一个局外人才能跳出窠臼以不一样的角度和位置来考虑问题,这样才能收到不一样的效果。

  跟着这样的领导干事儿,心里踏实,而且关一介也相信通过这一类的专题研究报告,更能凸显自己的业务能力,远比呆在政研室里边做那些枯燥而繁琐的日常研究强,当然这些日常研究积累的东西又是不可或缺的,离了这份积累功底,只怕陆为民又瞧不上自己了。

  “陆部,您尽管安排,老关没别的本事,就自己的本职工作还是有些底气的,别的不敢说,你安排下的活儿,我老关绝不含糊,保证完成任务。”关一介连忙拍胸脯打包票。

  对于自身本职工作关一介还真有这个自信,只要是工作范围之内的事情,无外乎就是辛苦一些,多加几个班的事情罢了。

  他现在四十好几了,儿子在读大学不在家,老婆成天健身,基本上算是寡人一个,本人又没啥特别的爱好娱乐,所以只要有符合口味的工作,他还真愿意卖点儿苦力。

  都说士为知己者死,陆为民虽说对自己还没到那一步,但是也算是对他不薄了,在部务会议上据说也是多番赞誉,他也是有些渠道的,听得见这方面的消息,自然心里也愿意跟着陆为民干,尤其是陆为民现在很有点大红大紫风头正劲的味道,高层对其的很多观点颇为看好,若是能跟随其拿出一些让高层入眼的东西,自己日后无论是在职级晋升还是其他评优评先的事情上都能占个上风。

  “唔,老关,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也不是啥新鲜玩意儿,我在访非期间也就和你探讨过的事情,就是怎么来通过民间社会组织,包括民间智库机构和民间社会组织来实现与相关国家的往来,密切双方关系,实现从高到低,从官方到民间的交流互动,增进了解,互通有无。”陆为民也不客气,“现在我们国家的民间智库和民间社会团体建设较为滞后,如何来支持和扶持这些智库和社会群团组织的发展,促使它们能够主动通过对外交往和联系来为国家利益服务,这一点我们还处于一个半空白状态,所以在这方面我们需要对国内这一类的智库机构和社会群团组织进行一个摸底,然后分门别类的来进行一个梳理,对其的发展状况和未来前景进行一个分析评估,然后提出我们的意见,……”

  这也是陆为民最为看重的一项工作,国内在智库机构和民间社会团体组织的建设上相当滞后,尤其是带有这种和国外交流沟通职责的组织建设就更欠缺,而恰恰是这一类的民间组织可以有效的弥补国与国/党与党之间的官方交流效果,尤其是对地方上民间的互通了解具有很好的效果,甚至很多都是官方交往无法达到的,但恰恰是这一点上国内忽略了,陆为民希望自己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任职期间,能够就这项工作提出一些建设性的建议,推进这项工作亡羊补牢。

  *************************************************************************************************************************************************************************************************************

  赵家淮也深刻感受到了陆为民带来的不一样的工作风格,这甚至对整个部里的工作也有相当的触动,还真就有点儿如一泓清泉注入了显得有些沉闷的工作环境里,让整个工作氛围也一下子活跃了许多,连部里边其他几个领导似乎也都受到了刺激,在几项工作的开展上效率都显得高了不少。

  赵家淮也有些可惜,他甚至觉得也许陆为民还真是干这一行的一块好料子,尤其是在政治敏锐性和国际大局观上,陆为民表现出来的超强水准,连赵家淮都叹为观止,这一点甚至连本来看陆为民不太顺眼的外交部那边不少人都不得不承认。

  求支持,票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