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七节 向往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七节 向往


  花幼兰能理解陆为民的心情。

  在地方上做实际工作做惯了,到了部委里边,要么就是程序性的来往接待,要么就是考察调研,这恐怕对于一个年富力强正处于人生最黄金年华的官员来说是有些失落的,尤其是.陆为民先后担任宋州市委书记和蓝岛市委书记,称得上是手握重权,现在这两座城市的经济总量都已经进入了全国城市前十强,从蓝岛市委书记骤然到中央政研室副主任和中联部副部长,虽然名义上是进京受重用,但是从陆为民本人来说,心理上恐怕还是有些落差的,一些调适不好,恐怕还容易出问题。

  好在陆为民对自身的掌握把控能力很强,迅速进入了状态,而且也干出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来,不过花幼兰觉得从陆为民本身来说,恐怕还是更愿意去干一些具体性的工作的。

  中央让陆为民进京的目的比较复杂,按照花幼兰的判断,是既有磨砺锻炼的因素在其中,也有缓一缓让陆为民内敛沉淀一番的意思在其中,毕竟陆为民在近十年来的发展也太顺了一些,几乎是节节拔高,38岁就担任副部级干部,也算是开创了一个历史纪录。

  但是磨砺也好,沉淀也好,这只是一个较短的敬礼过程,会有多久?两年也是磨砺,三年也是沉淀,所以不好断言,但花幼兰判断时间不会太长,她的预计也就是两年到两年半,现在陆为民已经在中央工作了一年半时间了,也许就只有一年半载的时间了,而这段时间的磨砺沉淀对陆为民的成长意义却不容小觑,尤其是在陆为民还能在这两个岗位上一样干得熠熠生辉。

  “为民,也不必太急躁,中央有中央的考虑,你在昌江和齐鲁的表现有目共睹,怎么,你还担心在京里的表现会影响到中央对你任用考虑?怕把你留在京里?”花幼兰含笑问道:“这可是人家求都求不来的好事儿呢。”

  “那倒不至于,幼兰书记你也知道我这段时间干的事情,争议颇大,既有赞同支持的,也有反对批评的,在我们系统内部也还是引起了一些反映,这其实说明我并不太适合在这个领域工作,或者说我并不太适合现在这种环境下工作,当然我也并不认为做的工作有什么不妥,只是上边要考虑更周全慎密一些,可能需要一些平衡吧。”陆为民的话语很含糊。

  花幼兰摇了摇头,“我倒不这么看。如你所说,很多工作需要与时俱进,不能墨守陈规,二十年前的中国和十年前的中国不一样,十年前的中国和现在的中国又不一样,情况和局面都发生了变化,我们当然需要对症下药,研究适合现在我们国情和国家利益的政策,我只是建议你在做法上考虑周全一些,并不是说你就应该在自己的观点上让步退缩,事实也证明了你的观点意见是符合当下时局的,中央高层也给予了你肯定,足以说明一切了。”

  “不完全是这方面的因素。”陆为民也摇头,“中央政研室也好,中联部也好,也需要有充分的基础知识储备才能真正发挥出来,我现在不过也就是投机取巧,从一个外来者的角度打破了某种窠臼,所以让高层有点儿耳目一新的感觉,实际上只要捅开了这层薄膜,大家也就能明白过来了,而我觉得我还是欠缺了一些最基础性的东西,短期内是无法弥补起来的,所谓术业有专攻吧,再要继续下去,也许我就要露馅了。”

  陆为民略带自我调侃的话语让花幼兰和陆为民都笑了起来。

  “为民,我相信中央有安排,你这块金子总要放在最合适的时候才会绽放最耀眼的光芒。”花幼兰说这话的时候倒是很有些自信。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花幼兰明显感觉到国内经济似乎像是走到了一个波峰开始有下行的趋势了。

  虽然去年的几万亿刺激计划再度让国内经济增速昂起了头,但是她觉得经历了这么多年的超高速增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而成为第二大经济体并非就全都是好事,起码有一点如此庞大的经济总量,哪怕多增长0.1个百分点都不简单,单纯依靠投资拉动增速的老套路恐怕有失效的迹象,但是到目前高层似乎也还没有找到更好的解决办法,还处于一个摸索期,加之国际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对于国内经济的挤压也越来越严重。

  她刚刚从省长接任省委书记,就越发感觉到这份压力的沉重,湘省也是一个以制造业为主的中部经济强省,但是受到国内外经济下行的影响,湘省制造业也呈现出了起伏不定的格局,虽然国内几万亿刺激计划再度带动了包括房地产业在内的经济复苏,制造业也从疲软中挣扎起来,但这种增长有多大的后劲,可持续么?花幼兰持怀疑态度,今天来,她也就是想要和陆为民交换一下这方面的观点,听听在嗅觉和眼光上都有着独到天赋的陆为民怎么说。

  在听了花幼兰关于当前经济发展局面的看法之后,陆为民心中也还是有些感慨,花幼兰作为省委书记还是颇有水平的,在这方面有些先见之明,她已经意识到了中国这种超高速发展的黄金时代已经进入了尾声,也许随后就该进入了中高速平稳发展的新常态了。

  但花幼兰话语里还是有些不确定,毕竟从今年的数据上来看,全国各地的发展速度仍然是相当可观的,国内很多经济界的人士仍然对中国经济发展看好,认为中国当前城市化率与发达国家相比,城市化率依然很低,还有很大的差距,仅仅是这个城市化的需求就足以支撑起国内重化产业的发展。

  他们判断中国经济发展起码还有二十年的黄金期,所以认为受到国外金融风暴的冲击当前中国经济出现的下行是短暂的,只要挺过这一段时间,中国经济的发展依然很光明。

  这个观点在国内很有市场。

  当然也有一些专家学者认为中国经济从长期看还是好的,但是随着经济总量的变化,中国成为了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和贸易大国,中国经济不太可能再像前些年那样保持着两位数的增长了,可能会逐步回调到8%到9%之间这种较为正常的水准,甚至可能进一步下滑到8%左右,但总体来说还是向好,毕竟在这个总量基础之上保持着8%左右的经济增速已经是非常可观了。

  “为民,你觉得当前这种情况会是一个转折点呢,还是会呈现出一种常态化的趋势?”花幼兰最后问道。

  “您是指什么转折点?”陆为民一时间没有听明白花幼兰的意思。

  “我是说,你判断中国经济的增速下一步会呈现出一种什么样的态势发展?”花幼兰道:“是掉头向下,还是能保持目前这种平稳势头?”

  “掉头向下是必然的,中国经济不太可能再回到两位数的时代了,我估计9%以上的可能都比较难了,但是这个向下并不是呈断崖式的高坠,而是一种平缓下滑的趋势,比如今年9%,明年也许就是8.5%,后年也许就是8%,再后年也许就是7.5%了,会呈现出这种逐年递减下降的趋势,且不可逆转。”陆为民很肯定地道:“这其实可以从多个层面看出来,一是产能过剩的形势会越来越严峻,甚至在这一波强刺激的情况后变得非常严峻,二是投资对经济发展的拉动也会越来越小,投资效率不断下滑,三是消费对经济拉动始终没有占据主导地位,这些问题解决不了,中国经济就难以走上健康发展之路。”

  “你认为今后几年经济增速都会呈现出单向下滑的趋势?”花幼兰有些惊讶,忍不住问道。

  陆为民很肯定的语气让她忍不住揪心,尤其是他预言几乎是每年0.5个百分点的下滑让人不寒而栗。

  作为省委*书记,她很清楚经济如果按照这样每年0.5个百分点的趋势下滑,对于像湘省这样的内陆以制造业为主的省份来说会带来多么大的冲击,就业,地方财政收入,产业调整,这些问题几乎一下子就要摆在面前,而自己刚刚接任省委*书记就要面临着经济持续下滑的这个挑战,不能不说赶上了一个不太好的时机。

  “这是不可避免的,也是不可逆转的,中国经历了这么十多年的黄金增长期,也该进入一个比较常态化的发展期了,这很正常,我觉得这也是好事,挤掉一些过剩产能,挤掉一些水分,同时优化产业结构,推动资本和技术输出,这本来就是一个很正常的发展历程,谁都要面对这个问题。”陆为民在花幼兰面前并没有遮掩什么,“国内经济本身也存在一些问题,通过这一轮的经济下行正好可以用市场规律来调整和规范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是好事。”

  晚上12点打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