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八节 来风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七十八节 来风


  花幼兰忍不住苦笑,这家伙说得倒是轻巧,是真的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在中央部委里边当然可以笑看风云,可是在地方上,哪有这么轻松简单?

  像自己这样执掌一方的,一个几千万人口的大省,经济要发展,财政要增长,老百姓生活要进一步改善,大学生和农民工要就业,前面几届都遇上了经济黄金期,轮到自己了,就成逆转下滑了,你怎么来解释,怎么向上边交代?哪怕这是一个全国性的大趋势大气候,但谁又愿意落到自己身上呢?

  摇了摇头,丢掉一些情绪,花幼兰重新恢复了沉静,“为民,你觉得随着你所说的这种经济下行的常态化趋势出现,作为地方党委政府可能要面临很多棘手的难题,你觉得这种局面下,可能会出现那些问题呢?”

  “经济下行带来的问题太多了,哪一个摆出来都是棘手事儿,比如财政减收,目前很多地方上的财政有很大问题,尤其是在结构上的不合理,非税收入,尤其是土地出让金占到了相当高的比例,一旦经济下行,房地产业会首当其冲,届时不但税收会下滑,而土地出让金收入可能更会大跌,很多城市这几年把规划做得过于宏大,投入过高,结果遇上这种情况,恐怕就会是债台高筑了。”

  陆为民没想到花幼兰会问这个问题,这说明花幼兰也是认可自己的判断的,而且已经在着手考虑如果真的如这种情况,需要来怎么应对。

  说实话陆为民也没有太多的高招,每个地方的情况都不一样,而且在总体经济形势下行的情况下,局部地区很难有逆天之力,顶多也就是下滑速度慢一些,产业的结构通过调整更科学合理一些罢了。

  “经济下滑还会带来地方债务偿还困难,甚至变成接新债还旧债,这几年地方债务急剧攀升。各种融资平台大肆融资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因为这些投资不但能改善所谓投资环境,还能有面子,同时也能拉动gdp增长。但他们往往忽略了这是否和自身经济发展相适应,或者说有没有这个偿还能力。这和我们国家这种官员负责制有一定关系,反正我就这一届,债务再高,我只要拖过去。那就该是下一任的事情了,我借债再多,但是本届政绩干得漂亮啊,那我就升官了,债务留给下一任,成了下一任的责任了,这就很不正常,离任审计不审遗留下来的债务是否合理,而仅仅是审查其有无贪腐,这有失偏颇。贪腐固然要审,但是这种在位乱为乱政的行为,我觉得一样应该受到追究,别说升官了,就是升了也得要给他撤下来,退下去的也要追究其党纪政纪责任。”

  陆为民的话让花幼兰也有些心焦,她明白陆为民所提到的这些问题在各地都广泛存在,湘省也不例外。

  在城市化建设进入的这几年里,哪个地方不是靠这种手段来带动经济发展,房地产业火爆。那么卖地就是一桩再合适不过的买卖了。

  卖地的大笔土地出让金投入到基础设施建设上去,可以圈出来更多的地,而一转手又可以回收更多的资金,这看似良性循环。但却需要建立在城市化进程一直这样下去,老百姓对房地产的购买力和购买热情永不消退的情况下,但现实往往是残酷的,哪里可能有一直火爆高烧的市场?

  而地方上如果养成了这种依赖土地出让金来充当第二财政支柱,进而忽略了税源税基的培养的话,那么一旦土地出让不再吃香。那么这条断瘸的腿就没有什么能够弥补了。

  “经济下滑还会带来很多问题,比如农民工的回流,当沿海地区产业结构调整,无法在沿海挣到满意的工资,很多民工就回回流到本地,加上每年毕业的大学生,新进入市场的劳动力,这又会成为政府需要解决的就业问题,……”

  陆为民随口举了几个例子,花幼兰都只是听着,没有插言,一直到最后,花幼兰才问道:“为民,那你觉得这里边最棘手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陆为民一愣,想了一想才道:“恐怕还是要解决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发展的问题,这是根本,归根结底,还是要有针对性的进行产业调整,培育出一批具有市场竞争力的产业和企业来,带动经济发展,抵御整个经济下行的冲击。不是说没有夕阳的产业,只有夕阳的企业,市场始终是存在的,经济下行带来的压力只能说是让市场变得更具残酷性,但是只要你具有竞争力,你就一样可以生存下来,甚至活得更好。”

  “还有呢?”花幼兰并不满意,这个问题不是最急迫的,而且大家也都清楚。

  “恐怕就是要让我们的政府要意识到勒紧裤腰带过日子的必要性了,要让他们明白靠卖土地过日子的时光已经成为过去了,现在要学会过紧日子,如果还不明白这一点,等到真正房地产业冷下来的时候,那是要冻死一大批人的。”陆为民毫不犹豫的道。

  花幼兰走了,不过却给陆为民带来了一些意外的消息。

  陆为民不确定花幼兰带来的消息是否属实,或者说连花幼兰自己都不太清楚她的这个消息准确性。

  昌江省委副书记孙章华因病可能不会再担任昌江省委副书记,而昌江省的常务副省长乔国章又才赴湘省担任省委副书记,常务副省长职务都还暂时尚未补缺,所以昌江省委一下空缺出两个重要的职务,中央近期可能有意要动人补缺。

  花幼兰没有说其他,陆为民却明白她的言外之意。

  如果自己有意要下地方,无疑这是一个机会,常务副省长肯定是不会考虑的,也就是说昌江省委副书记应该是一个比较合适的位置。

  当然花幼兰觉得陆为民这个时候下地方担任省委副书记可能有些吃亏了,但是陆为民却不这样认为。

  自己本来担任蓝岛市委书记时间就不长,加上升任副省级时间也很短,到中央部委里边来也就是这么染一水,下放下去就想要直接担任省长这一类的角色本身就有些不现实,像杜崇山在齐鲁也是以齐鲁省委常委兼任蓝岛市委书记,比自己任职时间更长,担任副省级干部时间更是长了不知多少年,到昌江来也还是从常务副省长干起,继而接任省委副书记,才担任代省长和省长。

  当然,自己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任职表现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台阶,博得了高层领导的认可,只是这能不能转化为自己下地方时的优势还不好说,没准儿也还要成为一个障碍,没准儿那位领导认为自己还真的就更适合在部委里边工作,那就弄巧成拙了。

  花幼兰先前提到这个事情的时候,陆为民还没有太在意,在他看来恐怕自己这样频繁的挪动位置有些不太可能,一两年换一个位置,好像感觉有点儿夸张了,但是转念一想,自己这一步一步走下来,好像还都有点儿这种味道,在丰州,在宋州,再到齐鲁,似乎没有哪个位置自己呆上四年以上。

  这个时候陆为民的心思才略微有些活泛,说实话他是真不太喜欢在部委里边工作,尤其是在现在的政研室和中联部,当初来的时候还有些兴趣,那是因为自己还仗着有点儿前世记忆带来的优势,可以指点江山一番,现在该用的也已经用了,蝴蝶翅膀也那么略微的煽乎起了一些风暴,有些变了,有些依旧,但总的来说自己能为国家做的也做到了,下一步就已经不是自己能掌控的了,甚至连影响都很难做到了。

  不过要想下地方工作也不是他想去就能去的,一要看机遇,二要看中央的意图,昌江他当然愿意回去,哪怕现在昌江的情况也不是太好,但是毕竟这是一个自己熟悉的地方,人熟地熟,进入状态可以更快,而且面对当前的经济形势,陆为民也很希望自己能够为家乡出一份力。

  只是这些事情也由不得他,花幼兰给了他这样一个希望,让他也有点儿心思浮动,处于他这种状态下,似乎又不可能去找哪位领导反映或者表示什么,还真是一件难事儿。

  求票!(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