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一节 昌西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一节 昌西


  昌西州的情况比较特殊,这是雷志虎和谭伟峰在昌西州呆了这么几年才逐渐体会到的,有些狭隘而又保守排外的情绪在昌西州内一直若有若无,这在昌西州的县处级和科级干部中尤为突出,这一点其实昌江省委也意识到了,所以在最初采取了对州委州政府的班子进行调整之后,也开始有意识的对各县的县委书记进行调整,像当初谭伟峰/李幼君/冯西辉都是通过这种渠道到昌西州的。+◆+◆,

  昌西州是少数民族地区,人口335万,除了汉族,共有9个少数民族时代世代生活在这里,其中土家族/苗族/瑶族/侗族/白族/回族等多个民族人口比例相对较大,呈现出大杂居小聚居的态势,汉族人口最多,占到了46.6%,土家族/苗族/瑶族是最大的三个少数民族占到了50.8%,其他少数民族占2.6%。

  谭伟峰之所以能出任昌西州州长,也是有特殊原因的,他是原籍是昌西州茂源县人,也是土家族,但是考上大学之后参加统分分配到了宋州教书,后来在学校里也历任校团委书记,后调到宋州团市委工作,最后到市委宣传部担任副部长,最终到市教育局担任局长。

  从宋州到昌西州,担任州委副书记兼昌西市委书记时,谭伟峰就意识到了这一点,虽然自己是昌西州人,但是从大学时代开始就没有再在昌西州工作生活,可以说对改革开放以来昌西州的情况一无所知,但是组织安排,也就有意图,他当然只有服从。

  不出所料,他很快就升任了昌西州长。担任昌西州长之后,才感觉到了更大的压力,昌西市算是昌西州情况最好的实现了,但是仍然让谭伟峰意识到了落后地区和发达地区的差别有多么大,而要改变昌西州的面貌有多难。

  困扰昌西州的难题不仅仅是基础设施道路交通以及资源这些方面的问题,关键还是在于这地区的干部思想作风。跟不上改革开放的步伐,仍然还停留在**十年代,要改变这种思想状况和作风,其难度可想而知。

  这一次陆为民第一站就走昌西州,足见对昌西州工作的重视,这让雷志虎和谭伟峰都感觉到了巨大压力。领导对你这个地方的重视,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事是既然重视。那么你就受关注,获得的目光更多,同时可能领导也会给你带来更多的资源和政策,坏事是你工作上的不足和缺点,都会呈现在领导焦点之下,这种放大效应,会让你这段时间都倍受煎熬。

  陆为民来昌西的第一站固城县情况还略好,这是昌西州东出的门户。无论是自然条件和干部素质都要相对偏好,而且受到青溪这个昔日昌江较为开放发达的地区影响。全县经济条件也要好一些,对这一点雷志虎和谭伟峰心里都还不是很担心,但是第二站是罗崮,这就有些麻烦了。

  罗崮在固城北边,距离固城45公里,但这45公里都是山道。道路状况一般,但是因为大部分都是在山区中盘旋,很是考验驾驶员手艺,而这45公里山道也直接把罗崮和固城划开了,罗崮自然环境恶劣。人口只有不到30万,城镇人口不到四万人,其中县城人口仅有三万余人,是一个典型的山区农业穷县。

  而罗崮的情况也不容乐观,连续三年经济增速在全州垫底,也是全州贫困人口比例最高的县份,罗崮的班子建设也是难以尽如人意,雷志虎和谭伟峰搭档之后已经对罗崮县委班子进行了调整,但是其效果仍然不佳,原来寄以厚望的州社保局局长官耀良出任罗崮县委书记之后,仍然是起色不大。

  *************************************************************************************************************************************************************************************************************

  斯柯达和一辆跟随的途锐越野车进入昌西州境内之后,陆为民就沉默了下来。

  他的目光一直在窗外徘徊,从青溪新田出青溪境,到固城县城大概还有接近四十公里,连绵起伏的山岭和葱绿金黄夹杂的秋色,再加上时不时从窗外缝隙里传来夹杂着山野独有的清新空气,让人心情都格外愉悦,不过对于陆为民来说,他心里却怎么也说不上轻松愉悦。

  固城算是昌西州中条件较好的县份之一了,从车窗外映入眼帘的景致来看,的确让人赏心悦目,可是为什么看似如此美丽的地方,却还是贫困县,老百姓的收入却依然很低呢?这一点的确值得深思。

  前面路标显示是一个下站口——高越,陆为民有些印象,高越是固城的东大门,从这里下站,可以直接沿着一条县道到罗崮,当然还一条省道是从固城县城到罗崮的。

  省委办公厅副主任曲江看了一眼一直沉默不语的陆为民,也有些猜不透这位新任副书记的心思。

  曲江到省委办公厅担任副主任时,陆为民已经不在昌江工作了,但他之前也早就听闻过陆为民的大名,当初他在省委党校工作,是孙章华担任省委副书记之后,他才从省委党校调过来,没想到刚升任省委办公厅副主任不久,孙章华就查出了病症,然后就是时断时续的工作,最后不得不从省委副书记岗位上下来返京养病去了。

  按照昌江省委内部约定俗成的规矩,省委是要有一名专门的副秘书长负责联系省委副书记的工作的,因为省委副书记是协助省委书记负责省委日常工作,也就是党群和党建工作,还要受省委书记委托处理一些专项工作,工作相当繁重,但在孙章华患病期间,省委这边很多工作尹国钊实际上是交给了秦宝华和闻一舟在负责处理,所以几位副秘书长的分工也重新明确了,也就意味着没有再设专门跟省委副书记工作的副秘书长。

  陆为民来之后,闻一舟也征求过陆为民的意见,陆为民认为现在几位副秘书长的工作已经相当满了,也分成了较为合理的几大块,没有必要再安排一名副秘书长来跟自己,所以就表示他的工作可以直接和办公厅对接,副秘书长/省委办公厅主任邬侠工作也很重,陆为民就干脆表示来一名副主任来联系自己,也不需要固定,就事论事。

  这一趟出来,邬侠安排了自己跟随,除了自己,办公厅还来了两人,加上扶贫办/发改委/民政厅/财政厅等几人,林林总总也有十来号人。

  新来的这位陆书记似乎话不是很多,也没有太特别的动作,这让曲江有些失望,他对于陆为民的印象还停留在前几年陆为民在宋州和丰州的表现上,这位声誉鹊起的副书记,在宋州和丰州都缔造了传奇,怎么出去走了一遭回来,高升了,却反而变得低调平静了下来呢?是外边的风风雨雨磨平了他的棱角?

  陆为民在看到高越下站口时,就有些想要从高越下站的冲动,他知道雷志虎和谭伟峰在固城县委等着自己,可是这种迎来送往的客套实在太耽搁时间了,像跑一趟昌西州,就有七个贫困县,如果按照自己的想法,既要包涵党建工作,还要囊括脱贫工作,以昌西这边的地形地势,时间太赶了,有些县份,一天你要跑三个乡镇,太赶了,估摸得早上六点半就得出发,晚上十一二点才能赶回来。

  犹豫了良久,陆为民最终还是放弃了本来想把曲江脚上让其他人先行去固城的想法,这样给人以太特立独行的感觉了,甚至会被认为是有意针对昌西州的“微服私访”,会把雷志虎和谭伟峰推到一个很尴尬的境地。

  不过陆为民觉得自己可能还是得需要通过更多的渠道来了解下边最真实的一面,而不能仅仅只停留于依靠州委和县委这一级的汇报介绍来了解情况,昌西州这边雷志虎和谭伟峰他还算比较了解,但是换了在其他地市呢,曲阳/西梁/宜山这些他根本不熟悉的地方,怎么来了解到最真实的基本情况,这是一个大问题,别回去之后就这么被下边市县给糊弄了还不知道,那就成了大笑话了。

  汽车沿着高速公路疾驰,秋高气爽,云淡天高,真真一个好天气,只是陆为民也不知道自己这一趟的考察调研,是不是真能让自己对昌江现下的局面能够有一个清楚的认识呢?

  晚上十二点打榜,求票!(未完待续。)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