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八节 心结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九十八节 心结


  陆为民的重返昌江之旅也就算是从昌西的调研开始拉开了序幕。

  脱贫工作压在了陆为民肩膀上,让很多人都有些幸灾乐祸,不过他们更想看到的是陆为民的反应态度。

  让他们有些失望的是陆为民似乎欣然从命的接受了尹国钊的发招,安之若素的开始把这项在很多人眼中都觉得是烫手山芋的活儿给接了下来。

  这有些不符合陆为民的风格,但是想一想陆为民才来,尹国钊好歹也是在昌江工作了几年的省委书记了,陆为民这般态度也说得过去,只是没有看到一番龙争虎斗,让他们颇感遗憾罢了。

  陆为民从昌西州调研考察归来,也专门找尹国钊汇报了一下昌西州调研的感受,谈到了一些自己担心和观diǎn。

  尹国钊也很重视,对于陆为民的姿态也比较满意,起码陆为民现在还是很守规矩的,安排的工作也做得很认真扎实,这一去就是十天时间,愣是没有回昌州,把昌西州的区县市跑了个遍,这份风格倒是让尹国钊有些佩服。

  脱贫工作不好做,尹国钊倒也不是想要为难陆为民或者说要给陆为民来个下马威,⌒dǐng⌒diǎn⌒小⌒说,.≈.↖o作为省委书记,他还没有那么气量狭窄,更何况陆为民也是土生土长的昌江干部,他也无意要和陆为民把关系弄得多么僵,不利于工作,虽然说陆为民似乎和杜崇山关系不错,但是他相信在工作上,陆为民作为一个成熟的领导干部,应该明白该怎么来处理好手中的事情。

  之所以把脱贫工作交给陆为民,尹国钊也是基于几个原因。

  一来,脱贫工作本身难度大,涉及面广。时间长,一般的副省长接着这项工作推动起来效率未必好,而且副省长们手中的具体工作都不少,如果要把脱贫工作交给某一位,肯定也多多少少有些怨言的,本份儿工作忙起来。也许这项工作就搁在一边了。

  二来陆为民本身就是以搞经济工作出身的,脱贫和发展本身也就是一项工作的两个方面,要辩证的来考虑这个问题,陆为民在经济工作上有十分突出的能力,那么他来接手脱贫工作是比较合适的,加之他又是省委副书记,协助自己处理党务工作,相对务虚的事情多一些,把这个担子交给陆为民。也算是为他加加压,尹国钊也相信陆为民能够承受得下来。

  三来陆为民是土生土长昌江干部,对昌江的情况相对熟悉,党建和脱贫,这两项工作也可以有机的结合起来,相辅相成。

  对于外界的一些风言风语,尹国钊也不是没有耳闻,但是他相信陆为民能够理解。哪怕是一时半会儿有些情绪,但随着时间推移。尹国钊也相信对方会接受自己的这个安排。

  “一舟来了?”看见壮硕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尹国钊招呼道。

  “陆书记走了?”闻一舟见尹国钊一人,有些惊讶,“他说他要上您这里来汇报工作,我说和他说一说秘书的事儿,他都说稍微缓一缓。”

  “哦?他的秘书还没有安排下来?”尹国钊也微微皱眉。他知道陆为民这个人某些方面还是有些特立独行的,像这个秘书问题,据说他在中央政研室和中联部工作这一年多时间愣是没有安排专职秘书,就这么晃悠晃悠的过来了,现在回昌江省委了。居然又没有要秘书,这显然有些不合时宜了。

  “那不是怎么的?我和他提起过,他说稍微缓一缓,然后就到昌西考察,一去就是十来天,这不回来我找他,他又说太忙,要到您这里来汇报工作,我找过来,他又不在了,这样老是没有秘书,不好联系,办公厅和政研室那边也不方便工作啊。”

  闻一舟从外形上来看是个典型的东北彪形大汉,粗豪,爽直,但是只有尹国钊才了解这一位曾经和他共事过的同僚,率直中也夹杂精细,还有diǎn儿小狡黠,所以他才力主把他要到昌江来给自己当秘书长,按照他的想法,闻一舟在省委秘书长干两年,完全可以进入省政府那边,不说常务副省长,起码常委副省长绰绰有余,也便于自己工作的开展。

  “嗯,这事儿你要催着他尽快处理好,如果他觉得办公厅和政研室这边没有合手的,也可以让他自己到其他部门去挑嘛,这样拖着也不是办法。”尹国钊想了一想,“到时候我和他说说。”

  “那敢情好,像这一次他去昌州,一去十多天,没有秘书,我就只能和老曲联系,但是老曲毕竟不是他的秘书,真要找他就只能直接打电话打到他手机上,遇上他在讲话或者参观,就更不方便了。”闻一舟摇摇头,“我听老曲回来说,陆书记和他这一趟下去,恐怕情况不太好,陆书记很不满意。”

  尹国钊吁了一口气,把身体往后仰了仰,喟然道:“能满意么?换了谁可能也不满意。我们省发展的不平衡情况很典型,宋州昌州和昆湖这些地市经济发展都很快,人民生活水平的提升增长都很快,但是在昌西州那边,山高皇帝远,本身基础薄弱,再加上思想观念守旧僵化,你想要追赶上来,难度太大,几近于无。”

  知道尹国钊还有话,闻一舟也没有吱声。

  “我没有指望昌西州的经济能发展到省内其他地市那样,今时不同以往,那种动辄百分之几十的增速基本上是不存在了,经济规模基数就决定了这不现实了。”尹国钊语气沉肃,“但是摆在我们面前更为关键的是我们的老百姓收入增长情况,昌西州就是典型,p总量只有宋州这些发达城市的十分之一,农民人均纯收入不及宋州的四分之一,这样剧烈的悬殊,怎么能让人坐得住?所以我们还是要以发展作为脱贫的主线,只有经济发展起来了,为当地老百姓创造了更多的就业和致富机会,这才是根本。”

  “陆书记这一趟看下来,大概也是这种情况吧?”闻一舟问话很委婉,他听出了尹国钊的一些言外之意,“他是搞经济出身的,在宋州和蓝岛都算是创造了奇迹,对昌西州的发展脱贫应该有好的建议和意见吧?”

  尹国钊眉宇间掠过一抹阴霾,表情有些复杂,但也只是转瞬即逝,“为民一去就是十来天,看得很仔细,了解得也比较详尽,他认为昌西州之所以贫困落后,因素很多,既有客观方面的,也有主观方面的,而且他认为主观方面的因素还重。”

  “哦?”闻一舟也大感惊讶。

  昌西州可以算是宋州系官员主政啊,州委书记和州长都是宋州出来的干部,再加上现在已经是常委副州长的李幼君,也就是说州委里边就有三个重量级的角色,甚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陆为民影响力最大的一个市州,雷志虎和谭伟峰都和陆为民有过共事,李幼君/冯西辉都算是陆为民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加上才调到西梁担任市委副书记的吕腾,也是和陆为民在工作上有过交织,在很多人眼里看来,昌西州都算得上是陆为民的“大本营”了。

  闻一舟以为陆为民肯定会认为昌西州之所以落后主要还是因为客观因素造成的,没想到陆为民居然会认为主观因素更大。

  “有diǎn儿意外吧?我也一样,昌西州我也去调研过,基础条件的确很差,当然干部作风也说不上好,但为民这一次调研认为昌西州还是有发展前景的,更重要的还是需要对县一级的领导干部作风进行整肃,要从思想意识和观念上来解决执政能力弱,作风纪律差的问题,他认为这才是导致昌西州发展迟缓的关键。”尹国钊一字一句的道。

  他的心情也还是有些复杂,陆为民第一站就走昌西,也符合自己的预期,既有昌西州是最大的贫困地区这个因素,估计也还是有昌西州的班子成员里他有不少旧识,有这重因素在里边,尹国钊也很想知道陆为民这一趟看下来会有什么样感觉,但没想到陆为民带回来的态度却让他太过意外。

  昌西州的情况不乐观,这很正常,陆为民提到主观因素占主要,尹国钊也能接受,无论陆为民是不是矫情,但昌西州发展不起来,主观因素是肯定存在的,干部队伍观念意识和纪律作风对全州的发展有较大的负面影响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是陆为民却认为通过对昌西州干部思想作风的整顿,昌西州的发展前途大有可为,而且也提出了昌西州应当通过科学的分析评估和规划来考虑其发展路径,提出了昌西州其实并不适合传统的产业发展途径,尤其是对工业的发展要有一个较为慎重和严谨的思路规划,他本人不太赞同省里现在对昌西州的一些发展构想。

  对于陆为民这一来就拿出了如此旗帜鲜明与省委观diǎn不一致的态度,尹国钊有些说不出来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