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节 危机重重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节 危机重重


  陆为民初来乍到,就和尹国钊的观diǎn有了一些分歧,显示出这两位领导在风格上的不一致,闻一舟也有些作难,有分歧很正常,但是这么快就露出头来,不是一个好兆头,日后要协调好这两位之间的工作,对自己这个省委秘书长也会是一个极大的考验,再加上还有一个不省心的杜崇山,更是考纲。

  闻一舟也不认为陆为民的观diǎn有什么不对,在他看来,这可能也就是和尹国钊所处的身份角度不同,各自考虑的侧重diǎn略有差异罢了,并没有太大问题,只要两人能够保持一种平和的心态来看待,没啥大不了,但是如果两人都把这种分歧看得太重,太过于计较,那就不好说了。

  尹国钊也是一个硬性子人,而陆为民据说也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甚至软硬都不吃的角色,这要针尖对麦芒,其实对尹国钊更不利。

  闻一舟很清楚中央对昌江两位主要领导不睦也还是有些看法的,尹国钊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瞒他,书记和省长不和,一般说来上边也都会倾向支持书记,班子会达到省长身上,但如果新来的副书记也和你搞不好关系,一样水火不容,那对尹国钊就很不利了+∠dǐng+∠diǎn+∠小+∠说,.☆.※o,这一diǎn也是尹国钊要竭力避免出现的。

  “也罢,那就等等看吧。看来为民的想法挺多,这也是好事,省里边现在就需要能有新思路新想法的人来考虑问题,从不同视野角度来考虑问题,能够跳出窠臼。”尹国钊似乎是接受了闻一舟的说辞,缓缓diǎn头,“党建和脱贫发展这两项工作上有很大的关联度,为民这样琢磨,也有道理,且看看他调研结束的意见。”

  闻一舟舒了一口气。尹国钊也不是那种固执不化不懂变通的人,现在昌江的确需要同心合力而非各行其是,尤其是在当前经济发展处于下行阶段的大环境下,凝聚共识共谋发展才是正理儿,尹国钊应该看得到这一diǎn才对。

  但是闻一舟也凑过尹国钊最后一句话前端那一个“且”字里边嗅到了一些不太和谐的味道,显示出尹国钊对陆为民的观diǎn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

  和尹国钊相处这么多年,闻一舟还是比较明白尹国钊的思路的,陆为民这对昌西州提出的这些观diǎn有些要放弃大力发展第二产业经济的味道,这是尹国钊绝对无法认同的,在尹国钊看来。昌西州要发展,必须也只能依靠第二产业的发展,他赞同陆为民在改进干部工作作风,提升昌西投资环境上的意见,最终还是要围绕着昌西州大力发展第二产业来做文章,失去了这个支撑diǎn,昌西州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脱贫致富。

  而陆为民的观diǎn显然有些差异,侧重diǎn也发生了变化,认为昌西州的发展要考虑自身特diǎn。要以生态环境保护作为支撑diǎn,以提高农民收入作为出发diǎn,并不一定要以发展第二产业作为必备要素,第一和第三产业可以作为更好的选项。这就和尹国钊的思路背道而驰了。

  闻一舟现在也只能居中调和,但是这个分歧的导火索已经埋下了,虽然尹国钊貌似退了一步,要等到陆为民在调研结束之后像省委做汇报时再来作定论。但是这种本质上的分歧要想弥合的难度太大,闻一舟完全没有信心能做到这一diǎn,而这两位又都是不太让人的角色。在原则问题上,似乎更难以妥协,闻一舟甚至有一种感觉,只怕陆为民来了,自己身处这个位置,比杜崇山更难打交道。

  *************************************************************************************************************************************************************************************************************

  从西梁回来,陆为民有些疲惫,他打算休整一个星期,再下去。

  西梁三个贫困县,他也逐一走到了,让陆为民比较满意的是西梁情况要比昌西州略好,西梁市委副书记吕腾全程作陪,三个县跑了四天,再加上在西梁市里逗留的时间,一共五天。

  吕腾是前年年底从昌西州委常委/组织部长升任西梁市委副书记的,算是一个不错的升迁,但是总的来说,还是落后地区到落后地区,只能说是相对好一些,西梁市七个区县,仍然有三个县属于贫困县,都基本上集中在与昌西州接壤地区,说来也怪,西梁市七个区县,靠南边与昌西接壤的这几个县与其他几个区县情况就截然不同,那几个区县都有较为丰富的矿产资源,铜/钨/钼矿/铅锌,矿产资源富集,但是靠南边的三个县情况就不一样,一样是山区,但是就是没有矿产资源,或者说有,都没有较为集中富集的地区,一些零星发现,在大规模开发上却不太符合经济效益。

  有吕腾作陪,陆为民的心情也好了不少,一路上总算是有一个可以能够和自己说话能投缘的角色了,不像在昌西州,卓仁义的表现让陆为民很失望,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年龄大了马上准备到人大去任职的原因,在陪同陆为民进行调研的时候,卓仁义基本上都是唯唯诺诺,很难听到他关于不同意见的发言,这让陆为民也只能摇头不已。

  吕腾在丰州工作时就颇合陆为民的胃口,陆为民离开丰州时也很是遗憾,觉得如果吕腾能跟自己到宋州去携手继续共事,那自己也要轻松许多,当然这也只能想想而已,组织部不是自己家开的,他只能说服从组织安排,没想到吕腾到了昌西几年,居然又调整到了西梁市。

  西梁这边的情况和昌西州那边情况大同小异,基本上还是局限于那几个因素,一是客观自然条件的恶劣,要加以改变投入太大,二是长期在山区中干部思想观念和意识作风受到了束缚和压制,没有真正解放思想适应新形势下的发展大局,第三就还是发展不平衡导致穷的越穷,虹吸效应明显。

  西梁的发展更大程度依赖于采矿业,这也让陆为民十分担心,尤其是铜/钨/钼矿的采掘和冶炼在西梁全市的经济中占据绝对的支柱地位,在工业总产值之中采矿业和金属冶炼业相关产业占到了百分之八十五以上,而在整个国民生产总值中也占到了百分之七十左右,可以说一旦采矿业和金属冶炼业受到经济大气候影响出现问题,那么整个西梁的经济就会受到极大的打击,这一diǎn上,吕腾也看到了,也在陪同陆为民考察过程中谈到了。

  西梁的经济结构相对畸形,一业独大的局面太过突出,而缺乏矿产资源的南三县情况就更糟糕,这也使得这几年来西梁的经济状况始终没有明显改善,一直位居全省下游。

  陆为民也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实际上不宜过多的去过问各地市的经济发展问题的,即便是脱贫工作落到了自己身上,如果过于积极的去过问干涉各地市的经济发展战略,也还是有些不合适的,这很容易引起其他人的反感和诟病,甚至包括杜崇山。

  但西梁的情况也不由得他不重视,加上南三县的脱贫工作,他在西梁也呆了接近一个星期。

  西梁的班子建设上也有些老化,市委书记彭伟国年龄即将到diǎn,这也是一个老熟人,只是彭伟国此人性格过于宽厚,驾驭能力却要弱一些,拿不客气的话来说,西梁市委现在是一团和气,但是在战斗力/纪律性和执行力上就差了一些,市委市府之间的关系没有理顺,而现任西梁市长陈昌俊也是老熟人,他和彭伟国关系不睦,一心想要接任市委书记,只不过年龄原因,加之陆为民觉得此人心胸狭窄,无容人之量,且对经济工作并不擅长,西梁现状,此人也有很大责任。

  连续跑了两个经济较为落后的市州,陆为民的心情也不太好,这一个月来的所见所闻,都让陆为民意识到昌江在这几年发展光鲜的一面,也存在着很大的隐忧和短板,像昌西/西梁的情况就相当典型,昌西是没有支柱产业,西梁是支柱产业畸形,而据陆为民所知,曲阳的情况也和西梁类似,在整个工业经济板块中,化工行业一家独大,在遭遇了经济下行大气候冲击之后,现在也是举步维艰。

  章明泉在电话里就说得很清楚,现在曲阳可算得上是自九十年代以来最困难的时候,产业结构调整走到了后面,现在面临整个化工产业不景气的影响,加上房地产行业的萎靡,曲阳的财政收入史无前例的出现了负增长。

  推荐票又危险了,求几张;人气作家票,谁还没投,赶紧投给老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