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官道无疆 >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一节 板块

第二十卷 冷眼向洋看世界 第一百零一节 板块


  应该说曲阳算是昌江的一个缩影,从2009年以来,昌江制造业经济就陷入了下滑的境地,尤其是一些传统重化工业为主的地市,像西梁的采矿业和有色金属冶炼压延业,像曲阳的化工产业,像昌州和宋州的钢铁和纺织业,像桂平的金属冶炼和加工业,都受到了相当程度的冲击。

  金融风暴带来的影响正在更进一步深入,陆为民很清楚,最艰难的时候还没有来到,现在几万亿的刺激还有一些效果,还能够刺激国内基础设施建设对经济的带动,但是当这几万亿的刺激效应一过,一些问题还会更加恶化,像建材行业/钢铁业已经一些较为低端的机械加工制造业等都会进入一个去产能化的残酷阶段,到那时候才是真正的寒冬来临。

  每到一个地方他都会有些下意识的要去了解一下各地经济发展状况,这几乎已经成了条件反射,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提醒自己,自己只是专职副书记,自己的工作重心是党建工作,抓好关乎党的建设的组织/宣传/纪律等工作,这才是自己该做的,当然如果涉及到贫困县的脱贫工作,倒是可以过问一下。

  从昌西州和西梁市反馈回来的消息都不容乐观,陆为民也清楚,像曲阳/桂平以及洛门的情况也不算太好,目前真正情况算是比较好的只有宋州/昌州和丰州。

  宋州的钢铁和机械产业虽然受到了冲击,光伏产业更是遭遇了酷寒,但是宋州在产业结构上已经提前开始了调整,像整个钢铁产业受到冲击,但是高端的特种钢材生产却呈现出方兴未艾的境地,复兴集团接手华达钢铁之后继续投入了巨资对华达钢铁进行改造升级,高端产品的产能进一步得到了提升,基本上抵消了低端产品线压缩带来的影响,而光伏产业虽然没紧缩,但是机械制造业升级工作走到了前面。仍然在全市工业总产值中占据着绝对主导地位,尤其是像机器人产业和智能装备产业异军突起,依托不二越/安川等多家日德以及本土的机器人和智能装备制造企业云集,宋州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机器人和智能装备制造基地。

  这也是陆为民最为得意之笔。虽然自己已经离开宋州四年,但是那个时候播下的种子,现在终于开始结出硕果了。

  宋州机器人和智能装备产业产值在2009年就已经突破了100亿元,现在正以每年百分之六十的增速快速增长,截止到今年10月。宋州机器人产业产值已经突破了150亿元,机器人制造企业打到28家,但这些企业中绝大部分还是较为简单的助力机械为主,真正具备较为高端技术和拥有完整专利技术的企业还不多,其中多半还是以国外著名企业为主,属于国内的企业还寥寥无几。

  宋州机器人和智能设备制造业的发展除了提前一步谋划发展的先手优势外,更重要的是宋州拥有的机械制造/纺织/服装/电子这些行业对于助力机械和机器人的需求比较大,尤其是这两年虽然受到金融危机冲击,但是人力成本增长还是相当显著的,一些企业也就开始考虑引入一些较为低端的助力机械来作为辅助减轻劳动强度。提升劳动效率,效果还相当不错,这也就为这宋州的智能设备和机器人产业提供了一个较好的市场环境。

  和宋州的发展有些类似,虽然昌州的钢铁/重型机器制造等行业受到经济下行冲击,但是以航空航天/高端电子/汽车等产业为主的工业板块仍然保持着较快的增长,尤其是大飞机工程以及国防军事设备订货的不断增长,也使得整个昌州的航空航天产业增长迅猛,而汽车产业也同样发展很快,尤其是汽配产业更是成为了供应长三角地区汽车整装企业最重要的零部件生产基地了。

  丰州的情况略有不同,以消费电子/智能家电/家具板材/食品四大行业作为支柱的丰州经济在这一轮金融风暴中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尤其是后面三大产业都仍然保持着较快增速,这也使得丰州经济总量在迅速逼近昆湖,也成为丰州的一大骄傲。

  宋州/昌州和丰州的崛起和复兴,固然让昌江省委颇为骄傲。但是这也更凸显了昌江其他十个市州的经济发展不平衡,除了黎阳/洛门/普明三个城市的发展差强人意外,像昆湖/青溪/桂平不同程度的受到了冲击,经济增速出现下滑,而宜山/曲阳这些年来则一直是一蹶不振,陆为民就听到秦宝华很含蓄的提到过。尹国钊有意要在年轻对宜山和曲阳班子动大手术,估计主要领导都要进行调整。

  曲阳市委书记也算是老熟人,尤连邦,这一位昔日和自己竞争丰州市长的角色,在曲阳担任市长,然后一步一步走到了曲阳市委书记位置上,也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真的对地方工作不太适应,尤连邦在曲阳的表现真的只能说是乏善可陈来形容,甚至连表现平平都有些夸大了。

  曲阳的支柱产业是化工产业,前几年化工产业兴盛时,曲阳没有抓住机会实施产业升级,这一两年随着国内经济下行,化工行业下滑明显,再加上老百姓环保意识越来越强烈,都曲阳一些排污严重环保存在问题的企业反应越来越大,不但多次上访曲阳市政府,而且已经有几次到了省政府,环保部也多次收到来信,甚至在陆为民来昌江工作之前,就有一批曲阳老百姓代表到了国家信访局反映问题,同时已有一些律师主动要求要打公益诉讼,状告曲阳市政府和省环保局不作为,这也让昌江省委省政府头疼无比。

  宜山的情况也差不多。

  陆为民也搞不明白,原来一度位居全省经济前五的宜山究竟是怎么了。

  98年宜山的经济总量还位居全省第五位,但是印象中自打谭学强担任了宜山市长后来又接任了市委书记之后,宜山就像是害了瘟病一样,一蹶不振了,虽然后来昌江省委也果断的调整了谭学强,将其从宜山市委书记位置上挪了下来,但是宜山却再也没有能恢复到昔日的盛况,而且是每况愈下,到现在宜山的经济总量已经下滑到了全省第十一位,仅比曲阳和昌西州略好,这让宜山人也是无比的郁闷。

  据说到现在宜山的那些个本地网络论坛上都经常网民有骂谭学强的,说谭学强耽误了宜山发展的最黄金时期,结果导致了宜山的发展滞后,再也没有能够重振旗鼓,,尤其是再对比一下旁边的宋州和丰州,这份反差就更让人难以接受。

  现在他还没有调研过曲阳和宜山,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曲阳和宜山的发展滞后是肯定和班子建设有很大关系的,而班子强不强,关键看头羊,尤连邦在曲阳的发展问题上是肯定难辞其咎的,所以当秦宝华不经意的提到了可能要对曲阳班子进行调整时,陆为民并没有发声表态,现在他还处于熟悉适应期,也还轮不到他来指手画脚。

  现在的昌江就处于一个三个板块的分化状态。

  以宋州/昌州和丰州这三个城市作为典型,虽然受到金融风暴的一些冲击,但是这三座城市产业后劲很足,能够很好的自我调整过来,依然保持着较快的经济增速,这算得上是昌江的发展希望。

  以昆湖/青溪/桂平/普明/洛门/黎阳这几个城市为板块,受到金融风暴影响较大,经济发展都出现了较大下滑,还处于自我调整适应期,其中这个板块又可以分为两类,其中昆湖/桂平/青溪/普明四座城市受到冲击相对更大一些,至今都还没有看到有好转的迹象,而洛门和黎阳这两座城市情况略好,他们在发展新兴产业上先行了一步,虽然就目前来看新兴产业在经济总量中所占比例还不是太大,但是却已经成为引导经济复苏的新亮点,如果发展良好的话,这两座城市有望能尽快摆脱当前的下滑态势。

  而最后一个板块则是宜山/曲阳和昌西州了。

  这三个市州属于昌江经济发展中垫底的,但是情况又不一样,宜山和曲阳属于“失败的城市”,而昌西州则是因为自身条件的限制以及产业经济基础过于薄弱使得它虽然这几年的经济增速都不低,但是总量却仍然还相差这些城市较大。

  整个昌江的经济发展状况就这么慢慢的浮现在陆为民脑海中,他知道自己其实不必过于去关注这些城市的发展情况,作为省委副书记,他的主要工作重心不在这上边,但是他同时有很清楚,党建工作和一个地方的发展息息相关,而他自己也无法做到对这些地方发展出现的问题熟视无睹。

  要几张人气作家票啊!(未完待续。)